笔趣阁 > 未分类 > 雷帝的宠妻 > V118 狼狈为奸
    云轩默默的坐着,独自饮酒,几杯酒下肚,醉意微醺,抬手喊服务员要了一杯冰水,喝完之后,他就站起来离开。
    云轩倒是一个很谨慎的人,也非常爱惜自己的生命,他不会为了情绪的波动和内心的痛苦而过分失控,从小他就处于一个尴尬而危险的境地,不提高警惕那就等死吧。也许是处于本能,从小他的自控能力就非常强,不管谁挑衅,他都不会动怒,脸上一直挂着温和的微笑。
    酒吧里灯光闪烁,舞池里音乐震天动地,男男女女疯狂的扭动着身躯。
    看着这样狂野淫靡的景象,云轩微微蹙眉,有些厌恶,转身之际,却在不经意间瞥见了一道妖娆的身影。
    闪烁的灯光下,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穿着一袭黑色的性感蕾丝裙,在舞池里和一个妖孽般的男子暧昧起舞……
    怎么会是她?
    看着舞池中风情万种的女人,云轩冷冷一笑,他并不意外自己在酒吧里遇上了云华,虽然她刻意画着浓妆,掩饰真面目,可是他还是认出来了。最让他感到奇怪的是那个男人……
    那个陌生的妖孽男人让他感到了莫名的危险。
    静默了一瞬,云轩转身离开酒吧,表情淡淡,仿佛什么都没看见一般。
    舞池里,拥着云华跳舞的撒勒漫不经心的抬头,似笑非笑的看着云轩离开的身影。
    “宝贝,我们到房间里。”低喃一声,撒勒不顾周围的目光,弯腰抱起云华走到房间里。一进去,他就将云华扔到床上,面无表情的看着在床上妩媚妖娆的女人。
    “撒勒,来嘛,我想要。”没有发现撒勒的异常,云华扭动着身躯,摆出各种撩人的姿势诱惑着他。
    看着风-骚的女人,撒勒缓缓扬起唇角,眼底闪过一抹厌恶,却还是坐到了床边,倾身覆在云华的身上,“最近你是不是太饥-渴了?难道没有人能够满足你?要不要我帮忙?”
    “要……快点来……哦~”云华难耐的扭动着身躯,纤纤玉手伸到密地,居然当着撒勒的面动手自=慰起来。
    眼神倏然一冷,撒勒抓住她的手往里面狠狠一插,“真是骚-货!”
    突如其来的深入让云华尖叫起来,像是痛苦又像是极致的欢愉。
    看着意乱情迷的云华,撒勒冷笑,加快手中的动作,可是却在最后关头,握住云华的手抽了出来。
    “撒勒,快点啦……我等不及了……我要你……”得不到满足,云华痛苦难耐,娇喘着恳求。
    撒勒厌恶的松开她的手,冷漠起身坐在床边,“得了,快点起来,别骚了,我有话跟你说。”
    察觉到不对劲,云华一怔,眼底飞快的闪过诡谲的光芒,深吸了几口气,浑身的躁动才平静下来。云华爬起来,扑到撒勒的身上,“撒勒,你怎么了?生什么气嘛?”
    “给我坐好,不要靠近我。”撒勒推开她,脸色阴沉。
    没得到满足又被羞辱的云华恼了,“你什么意思?我哪里得罪你了?撒勒,别高估了自己,你现在只不过是丧家之犬,”
    撒勒阴鸷的看着她,表情阴冷,如同黑夜里的毒蛇,“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哼,你只不过是云族有名无权的族长罢了,上次要不是你勾-引我,非要把我留在车上,我的计划不会那么快就会被识破!说不定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果然,女人就是祸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什么?你竟敢责怪我?当初我要喊停,可是你非要霸占我,好不容易才发现神兽的一丝气息,都是因为你让神兽逃跑了!现在倒好,居然把所有的错都赖到我头上来了,撒勒,你别以为云族是吃素的,要不是有我,你早就死了。”
    一提到上次的事情,云华也是很恼火。
    她的胸前戴着一条蓝宝石的项链,可是只有少数人才知道,这个宝石可以感应到神兽的方位。如果说以前她对神兽还有所怀疑的话,那么现在她可以肯定那个东西是存在的了,至于那个诡秘的传说……大概也是真的了!
    这条项链她戴了很久,可是从未有过反应,上次好不容易有反应了,可是偏偏被撒勒缠住无法脱身……为了这件事,她没少发怒,可是她还没跟他算账,他居然指责她的不对了!
    蓝色的眼眸危险眯起,撒勒忽然露出微笑,面容诡谲的看着云华,在云华惊愕的目光中,他倏地攫住她的脖子,缓缓的靠近她的脸庞。
    “宝贝,别把自己说得那么高贵,虽然云族有点本事,可是倘若没有我的背后支持,你们能撑到现在?别开玩笑了!我今天不是和你吵架的,让你的人想办法把黑夙元的妻儿弄出来。”
    看着阴冷诡谲的撒勒,云华还是有些害怕的,她当然知道他口中的“你的人”是指谁。没想到他竟然连云轩也盯上了。
    没得到回应撒勒也不急,慢悠悠的说:“对了,我忘了告诉你,你所说的神兽说不定和那个小女孩有关系。”
    “你说什么?”一听他的话,云华眼前一亮,也顾不上脖子被撒勒握住,焦急的问,“撒勒,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是不是发现了什么?难道有人看见了神兽?快点告诉我!”
    撒勒微微一笑,一只手握住她的脖子,一只手缓缓的在她的脸上抚摸游走,“告诉你可以,但是你要告诉我,你隐瞒了什么秘密,比如说关于云族不可告人的……宝藏?”
    轻声细语,犹如情人间的呢喃,可是却让云华在心底硬生生的打了个冷颤。撒勒怎么会知道?谁告诉他云族宝藏的事情?
    可是,云华也不是什么好欺负的货色,心中的惊愕与害怕愣是没有表现出来,娇美的脸庞露出一抹笑意,“撒勒,你在说些什么?我不是说了为了顺利当上下一任族长,所以才必须找到神兽的吗?难道你忘记了?”
    “宝贝,你少糊弄我。如果不说那就不要怪我。”撒勒的手忽然加重力道。云华脸色一变,感到了痛苦的窒息,没想到这个混蛋竟敢来真的。
    “撒勒,你疯了吗?快点放开我!”云华冷冷的看着他,没有挣扎,眼底带着嘲讽的笑意,即使她的脖子真的很痛,也装出一副毫不在乎的模样。
    “撒勒,你是不是走投无路了才会想出这样可笑的念头来?我说过,寻找神兽只是为了下一任族长的位置,倘若你不相信,你就杀了我吧,反正,没了我你也好不到哪里去!”
    撒勒微笑的看着她,蓝色的眼眸定定的看着她,冰冷的视线如同毒蛇的信子不停舔着她的脸颊,有些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