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皇长孙!
    五部尚书及翰林学士,怀着激动的心情,在早朝之后来到了华盖殿。
    朱英也就把早就定夺好的一些制度拿了出来,让大家查缺补漏。
    大明的俸禄制度,严格来说是十八个阶梯。
    从九品,正九品,到正一品,从一品。
    每一个品级,都有正从两职,九品中正制,也就对应着十八阶。
    按照现在朱英定下的,最低品级的从九品每月的宝钞俸禄是五贯钞。
    听上去似乎有点少。
    正常的三口之家,吃饱饭的情况下,是需要四贯钞,这里面不仅仅是包含了大米,还柴油盐酱醋茶等。
    初看到,众人也平常心态,能吃饱就行。
    不过看到后面的福利,就有些动容了。
    首先是吃饭。
    按照新的制度,所有的衙门,不管是哪个类别的,包括宫里头,都会单独开设官员食堂。
    并且不是一日两餐,而是一日三餐。
    如若遇到加班的情况,更是可以提供宵夜。
    单单就这一点,让五部尚书,翰林学士大为动容。
    把吃饭的问题解决了,可就是解决了大半的问题。
    这还不止。
    在其后面,每个季度都会有相对应的新衣,包括一些附带。
    所谓配送,就是享有一定程度上的津贴,这些就不是实物了,而是柴,油,盐,花椒,之类的作料,数量不算多,但意思到位了。
    每个地区的附带并不明确,会根据当地的情况变化,具体的数额是季度的五贯钞内。
    也就是说每三个月,相当于发放四个月的俸禄实际。
    除此之外,对于地方官员,京师官员马车的配额,使用,也大致的定了一个计划,具体的详细,就是需要五部尚书和翰林学士共同来完成了。
    而后便是关于伤病之类的。
    首先便是医药全免。
    听上去有些夸张了,其实这还真不多,在各项福利待遇里面,反而是最低的。
    可不要拿着后世高昂的医药费来对比,如今的大明,现行的中医,大部分的医药都是非常廉价的。
    这年头行医,讲究的是一个悬壶济世,医德,名声最为重要。
    尤其是对于中医来说,像那笑比较有疗效的土方子,可能患者自己就能去取了。
    药店里的药材,几包下来,顶了天就几十文。
    大夫的针灸,推拿,包括接骨这些,基本上就包含在看诊费里面。
    去药堂看诊,总共就几文钱。
    你若是骨头折了,便就当场给你接好,若是哪里不通畅了,来一套针灸,若是得吃药,那就开个方子,便就没有别的费用了。
    义诊在大夫这个行列里,是最为常见的现象。
    讲究的就是一个药到病除。
    若是吃了你的药,三日还不见好转,那可就是砸招牌了。
    其实在如今的大明,大夫的地位并不高,对于大夫的划分,是属于百工之中。
    也就是说,大夫的地位,是跟工匠对齐的,也就比商人的地位高一点。
    当然,这只是说一个普遍的现象,不包括御医,太医,或者说当代名医。
    不管是大夫,还是药店,也不存在什么暴利赚钱,因为他们服务的对象,主要还是一些穷苦的百姓。
    指望从百姓身上刮出很多油水来,显然是不现实的,一些没钱的,宁可就这么拖着,也不会说花钱治病。
    什么偶感风寒,那就自己扛着。
    吃饭都吃不起呢,还看啥子病哦。
    况且对于许多老人来说,一些普通的病症,都懂得几个老方子。
    受了风寒,那就是一碗姜汤搞定,出身汗就好了,哪里需要去看什么大夫。
    食疗在百姓这边,才是很普遍的现象。
    而大夫这边,面对的病症多是以疑难杂症为主。
    而调理身体,主要还是在于一些达官贵人,偶有什么不舒服之类的,便就会请大夫来把脉看看。
    大夫这个行业,主要还是传承。
    师传徒,父传子。
    自小就开始跟着把脉看病,抓药开方。
    严谨且便是一辈子的活计。
    是以朱英把所有官员的医药全免,还真就是一个非常小的方面。
    其实这一条并非是针对朝廷官员的,主要是给地方官员。
    朝廷这边,基本上有什么伤痛病症的,宫里头的太医,御医就给治了,费用也是宫里头也出了。
    几位尚书还有翰林院的学士讨论了半晌,最后是刑部尚书杨靖开口问道:
    “殿下,这按照官职的品级发放俸禄,可有些官员是实权,有些官员是虚职,也按照如此定夺吗。”
    但凡是官,就有品级。
    不过这个品级也是五花八门的。
    像是翰林院的修撰,一些从官,还有副官等等,诸如此类的繁多。
    若是按照这般发放的话,就好像没有了什么区别。
    简单来说,就是不同工却同酬。
    那边累死累活,手握大权,一个月是这么多。
    这边清水衙门,整天无所事事,一个月也是这么多。
    如此看上去,好像就有些不公平了。
    朱英闻言解释道:“杨尚书说得在理,不过这般核算下去,就显得比较繁琐了。”
    “这便是相当于要给每一个官职,都要重新去订立一个俸禄的标准。”
    “是以在我和爷爷的商议中,决定把这块的区分,体现在津贴方面。”
    “每个月会根据衙门负责事务的不同,总体成立一个数额的津贴,而后自上到下,分别按照官职品阶发放。”
    “是以所处之位事务多一些的,自然津贴也就多一些,事少一点的,津贴也就少一些。”
    “这一块是个重点,便正是需要几位尚书,学士共同探讨一下如何制定,往后变动的话,会根据每年的户部赋税营收的情况不同,也有所变化。”
    在场的俱是人精,听到太孙殿下的这番话,如何不能理解这津贴的重要性。
    简单点说,九品十八阶梯的俸禄,便就是相当于一个基础保障的待遇,而津贴的大小,才是官员区分的关键。
    这自然也是催动官员积极性的一方面。
    像是犯了过错的官员,自然津贴和奖赏就被全部取消了,只能有基础的保障。
    反过来说,若是政绩到位的,津贴自然就会更高,其他的奖赏也会更多。
    “太孙殿下果然高明。”
    刑部尚书杨靖夸赞道。
    显然太孙殿下这边,把很多细节都已经敲定了。
    随着讨论的继续,很多问题在朱英的解释下也越发的清晰起来。
    不说详细到每一个官员,但是大致的情况基本上都已经开始定夺下来。
    具体俸禄改革,尤其是福利待遇这方面,自然不可能说一挥而就,也需要一个过程的酝酿。
    包括衙门这边伙房的搭建,厨师的招聘,也都是一个缓慢的过程。
    但是这大致的纲要,就要今天必须敲定下来,明日早朝,便就得开始公布。
    下个月十五号,就要实行发放了。
    次日早朝的时候,京师这边的印刷坊,已经连夜将官员俸禄制度的详细,印刷了上千份。
    到了朝会上开始文武官员人手发放一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