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皇长孙!
    “客观要买什么酒。”
    “花凋酒。”
    “哪里的花。”
    “城里的挂花。”
    “请跟我来。”
    在暗语对上之后,掌柜便就带着赵立山进了后房。
    不过赵立山并没有多留,见到一名来人后,只是把手中的纸条交出,便就选择了离开。
    那人有些强壮彪悍,一看便是行伍之人,打开纸条一看,顿时童孔一阵。
    只是稍微的迟疑,便就迅速离开。
    ...
    “这京师的夕阳真美啊,感觉在宫里头看着,又不是那么一个样。”
    “咱这辈子,还没见过这么繁华的景象呢,曾经在元大都的时候,咱便是以为那是最为雄伟壮观了,没成想咱自己的南京城,比之那蒙元大都,还要来得更为热闹一些。”
    “大孙,你说咱想把都城迁徙到凤阳去,这个想法能不能成呢。”
    秦淮阁楼上,有三层楼高,站在这里,可以看到辽阔的京师繁华。
    常言道,衣锦不还乡,犹如锦衣夜行。
    在朱元章的心里,其实一直想着迁都的事情。
    对于老家凤阳,更是有一种特别的牵挂。
    现在凤阳中都皇宫的基础已经建立好了,先前因为户部财政的问题,所以导致修建了一部分便也停工。
    现在户部有钱了,内帑的钱财也是满满的,看到京师的景象,朱元章便也就再次生起了迁都的心思。
    朱英沉思了片刻,说道;“凤阳如今稍显荒芜,无水利之便,尚且不能彻底掌控江南,又不利于北方发展。”
    “无大江河流,大宗货物抵达将更耗人力。”
    “如若在这个时候进行大规模的迁徙,对于如今大好的局势,当是一个打击,未有难以意想之祸端。”
    随着不断的学习,朱英对于天下局势也更加的清晰了然。
    凤阳固然是老爷子的家乡,可位置不行。
    且朝廷势力之中,淮西勋贵均为凤阳老家,一旦迁都凤阳,势力盘根错节,虽可镇一时,不可镇一世。
    于大明后代皇帝,也相当是留下了一个隐患。
    朱允炆听着。
    果然是大兄,直面反驳皇爷爷。
    其实朱允炆对于凤阳也不是太看好,那里比起江南一带来,过于荒芜了。
    他去过,但他不想待在那里。
    朱元章对于大孙的话,并没有反驳。
    其实他心里头也知道,迁都凤阳只能是一个想法了,无法真正的实行。
    再者说,先前到凤阳去的时候,对于凤阳的老乡们,他也是失去了卷恋。
    当年去凤阳考察,恰是凤阳出了花鼓戏,街头巷尾的,好听上口,朱元章听着非常亲切,命锦衣卫去打听看看是不是歌颂自己的。
    当回奏歌词,朱元章听完后脸色大变,心如死灰。
    “说凤阳,道凤阳,凤阳本是好地方,自从出了朱皇帝,十年倒有九年荒。”
    这就比较扎心了,朱元章心中比较崩溃,他希望家乡好,为了家乡搞建设,老百姓富裕丰足。
    没想到各级官员盘剥百姓,老百姓流离失所,去要饭逃荒,而且嫌弃讨厌他。
    他的心里落差太大了,既然家乡人们不欢迎自己,那还回来干什么?
    自从,再没有回到凤阳。
    想到这些往事,朱元章也没了什么看景色的兴致。
    不过迁都的事情,还是要说的。
    南京,并不是一个好地方。
    南京皇宫的风水也不是很好。
    朱元章在建设应天宫殿的时候注意了风水的问题,以紫金山的富贵山为靠山。
    但是由于选址的局限,内廷部分是在被填平的燕雀湖上建造的。
    虽然在施工时采用了打入木桩,巨石铺底,以及石灰三合土打夯等方法加固地基,但日久之后仍然出现北部地基下沉的问题,宫殿地势前高后低,风水不吉。
    此外内宫在下雨时容易形成内涝,排水不易。同时宫城离外城过近,战时不易防卫。
    说起来有点玄学,自古定都南京的王朝,都很短命,气运国祚也不是很好。
    东吴,东晋,宋齐梁陈,都非是大一统的皇朝。
    而现在大明是天下一统,自然就要有些变化。
    “大孙觉得西安如何。”朱元章问道。
    西安地处关中平原中部、北濒渭河、南依秦岭,八水润长安,十三朝古都,风水自是不用说。
    始皇一统,强汉盛唐,均是以西安为京都。
    包括宫殿的修筑,周边的一切,都曾经被大力开发过,迁都到西安,可谓是损耗的财力最为低微。
    而且迁都西安,在天下人看来,大明将会继强汉盛唐后,成为再度主宰中原的盛世王朝。
    朱英道:“西安是个好地方,地理环境十分优越,其坐落在号称“八百里秦川”的关中平原之上,四周山河环绕。”
    “秦岭在南、陇山居西、北有黄土、东隔黄河,有黄河淤泥的沉淀,关中一带沃野千里,形势险要。”
    “且对外交通十分便利,有孔道直通关东,以便遥控,有渭河运输物资,可保城中粮饷不断。”
    见大孙说得如此详细,朱元章点点头,遂又看向旁边的一直没怎么说话的朱允炆,问道:“允炆,你有什么想法呢。”
    朱允炆一愣,他都不知道皇爷爷多久没有考校过自己了。
    没想到在这个时候,突然考校自己,这让他心中欢喜之余,连忙心中急思,而后说道:“大兄所言极是。”
    听到这话,朱元章颇为有些不满,不过朱允炆显然不是只说这一句,接着道:“秦朝范雎就曾对秦昭王说过咸阳。”
    “四塞以为固,北有甘泉、谷口,南带泾渭,右陇蜀,左关坂,奋击百万,战车千乘,利则出攻,不利则入守,此王者之地也。”
    “虽说我大明如今繁荣昌盛,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祸兮之旦福,倘若多年以后,天下生变,西安通过各处关隘就可以扼断南、西、北三面,仅留东面一处。”
    “可慢慢地休养生息、等待时机东出以争天下,秦朝始皇、汉朝刘邦、隋朝杨坚、唐朝李渊皆以此成就帝业。”
    朱允炆侃侃而谈,倒是让朱元章还有朱英,对于有些刮目相看了。
    其实没有了皇位的牵绊之后,朱允炆的心思,基本上就是在读书上了。
    虽说儒家有着诸多限制,但是在治国定策上,无疑还是有很多优秀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