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皇长孙!
    “好,好一个沐春,果有其父之风,看来西南交给他,当不会让咱失望。”
    早朝之上,边关急报,现任西平候沐春,率领二十万大军,大破麓川,阿瓦,孟艮三国联军,所有失地已经收回。
    目前请示朝廷,是否继续进军。
    听到这样的消息,之前有弹劾西平候沐春的文官们,尽皆是低头不语。
    而五军都督府这边的武官们,一个个兴高采烈。
    沐英之子沐春,多数的五军都督府的武官们,都是相熟的,像是傅友德,曾经打云南的时候,就是跟沐英一起。
    当时的沐春便已然跟随从军。
    沐春在沐英的教导下,对于傅友德等人,自然是以叔伯相称,关系亲密。
    况且沐英作为朱元章义子,也属于淮西勋贵武将集团的一员,曾经太子党核心,虽说而后镇守云南,交际少了,但关系摆在那里。
    “既然西平候胜了,接下来关于对于三国的处置,诸位爱卿便就聊一聊,是接着打下去,还是让三国作些赔偿。”
    朱元章接着开口道。
    话音刚落下,户部右侍郎傅友文,便是傅友德的堂弟,便就上前一步说道:“臣请奏。”
    朱元章道:“准奏。”
    傅友文道:“臣认为,麓川多次反叛,心思不良,其王室受我大明恩惠,不知感恩,当以镇压为主。”
    “此番联合其他两国,欲趁我大明对外征战时,趁机侵犯,可见其脑后反骨横生。”
    “如今掌管麓川国者思任法,野心勃勃,即便是黔宁王先前定边之战,破其元气,依然没有半分真心实意臣服的道理。”
    “不若大军直上,取其国都,撤其王室,另立新王,为我大明之敕封。”
    “如此方可是长治久安,麓川国不敢再犯。”
    听完傅友文的上奏之后,朱元章没有表态。
    片刻后,兵部左侍郎陈思道出班道:“臣请奏。”
    朱元章道;“准奏。”
    陈思道作揖:“臣认为傅侍郎的想法,过于激进了一些,如今我大明起兵五十万征讨倭国,耗费极大,目前尚无可见收益之处。”
    “现如今倭国战事虽说一帆风顺,但缺粮甚为严重,近日已有大量粮饷上船运送,对于我大明国库负担不小。”
    “麓川,孟艮,阿瓦三国,虽有趁火打劫之意,但已经被西平候一举平定,此刻若是再行征伐,损耗过大。”
    “单说云南一地,极为辽阔,各方土司也并未彻底稳定,偶有叛乱。”
    “倘若西平候一路得胜,倒还好说,但若有半分不顺,西南境内有所不服土司,定然不甘心臣服,从未再生叛乱。”
    “如此这番,大军南下,西南境内空虚,极其容易境内不稳,届时大军回返便是前功尽弃,若是不返,又难以镇压,处于进退两难之地。”
    “况且麓川,阿瓦,孟艮三国之所,山林密集,稻田极少,加之水汽颇高,不适宜高产作物,二十万大军所需之粮,依赖云南屯田,恐难满足,届时只能朝堂国库运粮,空耗国库。”
    “是以臣认为,可停征伐,当以稳定云南为主,如果云南疆域广阔,西平候一力镇之,已然是有些勉强,如若疆域再行扩大,怕就有些难以维持了。”
    陈思道的话,自然也得到了不少文官的认可。
    关键在于最后一句。
    现在云南的军政大权,都掌控在沐春一人的手中,虽然只是侯爵,但跟云南王实际上已经没有了什么区别。
    对于兵部来说,现在云南一省,早就不再掌控之中,几乎所有的调令,都是云南这边,或者说沐王府自行决定。
    朝廷对于云南一地,权力已经降到了极致。
    尤其是现在沐英已死,继承的是沐春。
    曾经的沐英是陛下义子,自然没什么好说的,但沐春可不是,谁能保证他没有野心了。
    从目前的情况上来看,沐春的二十万大军,不说征伐三国,打下麓川是问题不大的。
    但这就使得沐王府的权势,得到进一步的扩大。
    云南地处边关,疆域广阔,再行扩大之后,那兵马人口,就更多了。
    一路臣服还行,倘若有不臣之心,对于大明而言,可谓是一场灾难。
    随着户部右侍郎傅友文,兵部右侍郎陈思道的上奏结束后,奉天殿就开始热闹起来。
    不断有官员上奏,或是赞成,或是反对。
    其中的焦点,都是围绕在战和不战之见开始分析其中的利弊。
    看到这一幕,朱英心中有些感叹。
    当皇帝,是真的不容易。
    就目前的双方论点来说,是完全看不到差距的,可谓是各有道理,很难说一方能够彻底压倒一方。
    而事情最后,进行最后决定的,自然就落到了皇帝的身上。
    哪怕是朱英,也不敢说到底哪方的选择,是完全正确的。
    像是有些历史上,才能比较平庸的皇帝,这个时候做出选择,谁又能知道对错呢。
    一些看似昏庸的决定后面,指不定也有着其当初的道理所在。
    朱元章抬手,旁边的司礼监掌印太监刘和,立即朗声道:“肃静!”
    奉天殿的讨论声,便就此安静下来。
    朱元章开口道:“大孙,关于这件事,你是如何想的。”
    朱英就知道,老爷子肯定要问到自己的身上来,也算是一种考验吧。
    朱英回道:“孙儿认为,打还是要打的。”
    朱元章没有反驳和赞同,问道:“大孙,说说你的看法。”
    朱英点点头,分析道;“傅侍郎说的没错,关于麓川国,已然有多次反叛,显然暗藏不臣之心久矣,但凡有任何的机会,都会立即行叛乱之举。”
    “此番联合其余两国出兵,显然并非是临时起意,而是筹谋已久。”
    “即便这次不打,往后的倘若我大明有任何机会,也会再次叛乱,由此看来,麓川王室,已然成为狼子野心之辈。”
    “所以孙儿认为该打,且不当是麓川,孟艮也不能放过。”
    听到这话,朝堂中一片哗然。
    即便是主站的傅友文都没有想到,太孙殿下不仅要打麓川国,还要打孟艮国。
    朱元章也皱眉道:“同时征伐两国,这给西平候的压力就很大了,倘若不顺,便就有些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