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皇长孙!
    “大孙!你不要离开咱!
    !”
    深夜,乾清宫。
    朱元章勐的惊醒过来,一声大喝。
    听到声响,外面十多名留守宦官就急忙赶了进来,迅速掌灯。
    而后屋外更有整齐的脚步声响起,大量禁卫军出现,将周围全部封锁起来。
    为首的统领,更是眼神锐利四处探查,而后快速走入寝宫内,看到陛下周边没有什么可疑人物,亦或是其他不妥,这才放下心来。
    单膝跪地,听从陛下吩咐。
    诸多宦官宫女,在完成掌灯,使屋内一片通亮后,也是跪在地上,等候陛下的吩咐。
    当黑暗被驱散,朱元章直着身子,模湖的眼神看清楚周边的景象后,眼神的害怕这才逐渐消散。
    原来方才,只是做梦。
    没消多久,司礼监掌印太监刘和,就小跑了过来。
    “陛下。”
    朱元章深深呼了口气,而后道:“咱刚才做了个噩梦,梦见咱大孙离开咱了。”
    “你传咱的谕旨,立即把蒋瓛叫过来,让他跟马上汇报咱大孙的行踪。”
    很明显,现在的朱元章,依旧带着几分后怕。
    人就是这样,尤其是对自己的孙儿。
    当思念他的时候,就生怕出了什么问题。
    平时有没有好好吃饭,会不会瘦了,又或者是不是遇到了什么意外。
    下意识的,总是会去往坏处去想。
    所谓儿行千里母担忧,便就是朱元章此刻最佳的写照。
    对于现在的他来说,目前大孙的动向,是最好的安抚。
    在朱元章的吩咐下,一名禁卫披上一身朱红色长袍,举着火把,深夜中骑着马,就这么在皇宫里奔驰起来。
    巡逻的护卫见着,立刻让路。
    在皇宫里的条例,凡是骑马着红袍者,就是在行驶陛下的谕旨,但所见者,立刻放行。
    值守宫廷各个门户的禁卫,远远瞧见红袍缇骑,毫不迟疑立即开门。
    红袍缇骑一路飞奔,迅速来到锦衣卫衙门。
    值夜的锦衣卫见着,也是马上打开大门迎接。
    缇骑人在马上,大喊三声:“传陛下谕旨,立即召见锦衣卫都指挥室蒋瓛入宫觐见,附带太孙殿下今日行踪。”
    随着三声大喊,锦衣卫衙内一阵响动。
    不到半刻钟的时间,就见到蒋瓛已经出现在衙门大院。
    一边快速行走,一边穿戴身上衣物。
    显然是刚起床。
    见着蒋瓛,缇骑立刻下马,抱拳作揖,而后解开红袍,双手递上。
    “陛下那边什么情况。”
    蒋瓛边系红袍,边开口问道。
    缇骑连忙回道:“蒋大人,陛下应当是做了跟太孙殿下有关的噩梦,所以此刻急需知晓太孙殿下是否安然无恙。”
    听到这话,蒋瓛终于是松了口气。
    心里也有了底,翻身上马,迅速朝着宫廷内驶去。
    于此同时。
    钦天监衙内,一名宦官大声宣读:
    “传陛下口谕,责令钦天监内,立刻卜算太孙殿下吉凶。”
    “完成之后,立即前往乾清宫禀告。”
    衙内一众钦天监官员,立即伏地磕首:“谨遵陛下谕旨。”
    传旨的官宦也没走,马就在这放着。
    等这边出结果,马上就快马加鞭,带着人到宫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