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皇长孙!
    “占城?到也算是不错的好地方,允炆,你已经想好了吗。”
    坤宁宫中,朱英笑着说道。
    朱允炆没想到,大兄竟然这么好说话,看来娘亲的担心真的是多余的。
    便就肯定道:“大兄,我已经想好了,就去占城建藩。”
    朱英点点头,随即思索一番后,说道:“如今咱们大明,在安南有五万精兵驻守,和安南王室的关系也算是不错。”
    “不过占城跟咱们大明的关系一直很好,你现在过去时机尚不成熟。”
    “也别担忧什么,为兄自会给你安排,不过来往甚远,估摸着也得两年左右才行。”
    “正好你这段时间,也可好好操练一番,去了那边可不像是大明,兵荒马乱的,可不平和。”
    “明日,收拾一下行礼,到为兄新开的军事学院上学去,好好学点打仗的本事,免得遭人欺负。”
    对于朱允炆,朱英还真就没什么打压的心思。
    毕竟两人完全不在一个量级,不管是从身份上,还是其他方面。
    对于他的海外就藩,朱英没啥可看好,若是只有朱允炆一人去,怕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同意的缘由,无非就是在于吕氏了。
    占城这个地界,位置非常的关键,尤其是在航线路线上。
    占城国在大海南,南距真腊,西距交趾,东北际海,自福建之长乐县五虎门发舟西南行,顺风约十日可抵其国。
    国东北百里,有海口曰新州港者,港岸立石塔为标,船舶停于此。
    西南百里至王城,即占城。
    郑和七下西洋,占城都是作为海外第一站,从地理位置和的海上航线来看,安南的中南部海岸地区历来是华夏至东南亚海上线路的第一停泊站和必经之地。
    早在两汉时期,《汉书·地理志》就记载了华夏至东南亚的海上交通路线。
    从雷州半岛乘船出发,沿着安南海岸线南下,经敢浦只、暹罗,到达马六甲海峡,之后北上到锡兰,一条海上丝绸之路在汉朝已初步定型。
    曾经朱英在西域,远眺安南时,也是把占城包括在内的。
    安南驻兵,曾也给大弟子刘胜,交代过占城事宜。
    从一开始,朱英就没打算放过占城,安南到手后,下一步必是占城无疑。
    现在朱允炆过来祈求封国占城,也算是合了朱英的心意。
    倒是没想到,吕氏的眼光如此毒辣,直接相中了这块好地方。
    占城这边目前看来不算富裕,但等朱英的海上丝绸之路开启后,可算是在风口上腾飞的地方了。
    再说占城本身就有许多优质特产。
    乌木、加蓝香、观音竹、降真香这些名贵货物,都是占城国这边上好特产。
    如乌木,古语有云:家有乌木半方,胜过财宝一箱。
    加蓝香是最为上等的沉香之一,自古有占城奇楠,一片万金的说法。
    降真香,又名紫藤香,几十年才能结香,可谓是一两黄金半两香。
    原本占城朱英打算安排朱允熥去的,可惜朱允熥的军事天赋不行,或者说他根本志不在此。
    给了他反而更加容易出乱子。
    占城不能直接打,若是师出无名,当会毁坏天朝上国的名声。
    吕氏这样的过去就非常合适。
    现在的吕氏,在皇宫这里表现得很是乖巧,但通过一些细节,朱英已经注意到了这个‘继母’。
    在自己生母薨逝后,能够得到太子朱标的宠爱欢心,还有老爷子的认可成为继妻,这可不是说一般人就能办到的。
    因为她的家世并不显赫。
    明朝皇帝取普通女子,以防后宫干政的说法,是从中叶开始有的,现在老爷子在世,基本上安排的都算门当户对,名门望族。
    每个皇子皇孙,甚至是皇女,皇外孙女,起步都是有名有姓的勋贵大户了。
    最为关键的是,吕氏很识大局,懂取舍。
    成了太子妃后,便就抽身而退,相夫教子,哪怕是在朱允炆继皇帝位后,也没说要干政啥的。
    当然,她也不是全能,至少在军事上指定不懂,否则也不可能后期让燕王夺了江山。
    而这样的吕氏在朱英看来,真就是去占城的最佳选手。
    朱英可不觉得,占城那边的国王大臣,能够玩得过吕氏。
    这边朱允炆听完大兄的安排,自没有其余的想法,老实道:“行,我都听大兄的。”
    朱允炆这边的事情安排妥当之后,朱英就开始谋算工厂了。
    对于现在的大明来说,工厂是必须要立即发展起来的东西。
    因为粮食在今年之后,已经会逐渐够百姓们吃的,至少不存在大面积饿死这样的情况。
    曾经的番薯盛世,便就是这么一个说法。
    而当劳动力有了闲置的可能,肯定不能浪费啊。
    促进工业的基础,就是最好的方式。
    实业兴国,可不是什么玩笑之谈,而是实实在在能够做得到的东西。
    尤其是像造纸厂,印刷厂,水泥厂这些,就是目前最为缺失的。
    只说靠群英商会一家独大,根本没有办法兴盛起来。
    国营只算是一个基础的保障,有时候宁愿亏损一些,也都首先在于社会效益,而不是经济效益。
    百花齐放,才是良性的循坏。
    开房民营,是必然要走的道路。
    现在时机已经成熟,再和老爷子打过招呼后,朱英把开放民营的消息,直接就刊登在了京师邸报之上。
    顿时,京师还没消停,又开始高涨起来。
    最近这段时间,对于京师的老百姓来说,真就是过几天一个天地的感觉。
    有些外出不到一个月回来,发现自己都有些跟不上时代的节奏了。
    好像突然集中的大爆发,新的东西飞快的涌现出来。
    这就是朱英累加到现在,只用了短短半年的时间,所产生的成果。
    而这次开房民营,看热闹的是百姓,真正动了心思的,是那些行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