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皇长孙!
    次日清晨。
    “就不要去打扰太孙妃了,让她多睡一会。”
    正在外屋更衣的朱英,开口交代道。
    “遵令。”
    郭忠的脸上,泛着喜色回道。
    于此同时他的眼袋似乎更加厚重了,精神头也有一些萎靡,眼眶隐约有些黑。
    昨日晚上,郭忠可谓是一宿未睡。
    整整给听了一晚上的墙根。
    听墙根这个习俗,即便是皇家也不能避免。
    其实外面的动静,朱英也是明白的,但是有些事情,哪怕是身为太孙,也是身不由己。
    唯一的选择,只能是直接无视。
    看着穿戴完毕,没有丝毫颓废的太孙,稳健的走出坤宁宫,郭忠的脸上唯有惊叹。
    心腹小官宦此时说道:“公公,太孙殿下当着是龙精虎猛,竟是整整折腾了一宿,鸡鸣方休,如此雄壮,大明洪福啊。”
    “想来陛下若是知道这个消息,定然会极为开心。”
    郭忠闻言,一巴掌拍在小宦官的头上,笑骂道:“你这个小兔崽子,既是知晓陛下会高兴,那还不赶紧给陛下报喜去。”
    小宦官闻言,跪地连连磕头:“谢谢公公,谢谢公公...”
    郭忠摆摆手:“好啦,赶紧些去吧,动作麻利点,陛下怕是也一直在等着这个消息。”
    小宦官连忙起身作揖:“小的这就过去。”
    而后撒开腿就飞奔起来。
    这等报喜的事情,在官宦群体中,可谓是最香喷喷的好事了。
    尤其这对象,还是陛下。
    陛下高兴,金银财宝倒是其次,下回有什么升职的,指不定就落在自己头上了。
    宦官,最主要的,就是要在你皇家面前混个脸熟,这往后的生活,可好过多了。
    郭忠喜气洋洋,不过随即安排宫女紧守寝宫。
    其实这么好的事情,郭忠也想亲自去,可太孙妃还没醒呢,自然是得伺候着才是。
    再说他如今已经达到这个层次,些许露面的事情,也没执着的必要。
    能够稳住现在的地位,不出什么差错,便就已经足够了。
    在如今的大明,不管是哪个阶层的官宦,第一个想法就是活下来。
    ......
    当叶月清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
    “太孙殿下!”
    一声惊呼,叶月清想要起身看下周边情况,然而一阵疼痛感传来。
    记忆回归。
    叶月清只想再次躲入被窝中去。
    一幕幕难以启齿的场景,在脑海中盘旋,还有身体某处的疼痛不断的在提醒她昨夜的疯狂。
    “太孙殿下这般凶猛,怎得是我能经受得住的,看来只能是快点想办法,找几人分担。”
    叶月清嘴角有些苦涩。
    两人都是初经人事,没得章法可言,在分寸上,朱英也没什么把控,这就是经验太少。
    感受到身体的情况,叶月清非常清楚,只怕是近两三天都是够呛。
    然不能伺候太孙,这让她心中极为愧疚。
    想到这里,便就挣扎着起身。
    外面郭忠听到响动,立马安排宫女进去伺候,自己则在屋外等候。
    虽说是阉人,但郭忠极为谨慎,定下规矩,服侍太孙妃的人,只能是宫女,即便是宦官们,也得是该避则避,不可放肆。
    更衣后,叶月清召来郭忠。
    “今日晚间前,你将安南安秀公主陈慕月,安排到坤宁宫来等候。”
    “老奴明白。”
    ......
    “咱大孙果真是如此虎猛?”
    朱元璋眼睛都瞪了起来,起身对着传话的小宦官质问道。
    小宦官胆小,被这般一瞪,脑子一片空白,跪倒在地连连磕头:
    “陛下饶命,奴婢所言句句属实,请陛下明察,万万不敢欺瞒陛下。”
    朱元璋见此,哈哈大笑起来。
    这声笑,笑得那叫一个肆意,爽朗。
    这大早上心情都更加的愉悦了。
    “咱的好大孙,咱的好大孙呐!!!”
    “咱是真的没想到,大孙辗转西域大漠,竟然还真就是保持着童子之身。”
    “能够这般猛烈,便就是十九年的力道,全都给使上去了,好大孙,嘿嘿嘿,咱的好大孙!”
    对于大明来说,严格说在当今这个社会,男人雄风是非常重要的。
    尤其是皇家,更为看重。
    处理政务国事是一方面,能干,那也是一个方面。
    如此这般,何愁不能开枝散叶,子嗣兴盛。
    “不行,咱这还真是低估了大孙,精力竟是这般旺盛,这都大半宿没睡,还能跑出宫去,这便说明了,远远没有达到大孙极限。”
    “月清这女娃儿,怕是一个人根本无法承受得住,咱得想办法多给大孙几个女人。”
    想明白后,朱元璋眼神流转,心里头就有了主意。
    ......
    关于太孙殿下龙精虎猛,鸡鸣方休的事情,不到半日,就已经传遍了整个宫廷。
    或许在后世看来,这不像是什么好的事情,可是在如今大明,那真就是顶顶好事。
    按照文臣的话来说,这可是社稷之福,大明之福。
    朱英怎么也想不到,原以为就听个墙角的事情,现在闹得人尽皆知了。
    现在的朱英,正是赶往京师邸报的办公之处。
    邸报的办公选址,并不在繁华的京师街道,反而是在外城。
    且即使在外城,也算是个较为僻静的地方。
    和后世的办公环境截然不同,这是连着的两个大院子。
    京师邸报的主编,编修,平时就是在正堂里摆上案台开始编撰。
    距离不远处,就是群英商会用于印刷的地方。
    “拜见太孙殿下!”
    正堂上,作为主编的袁佳驰,领着众位编修,作揖行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