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皇长孙!
    华盖殿内的五位尚书,听着太孙的话,心里头升起一股子惊喜的味道。
    同时看向太孙的眼神,都变得亲和了许多。
    在此之前,由于凉国公蓝玉的关系,太孙亲近武将疏远文臣,这是所有人心中的固有印象。
    即便是在冬季严寒,体贴文武大臣得了许多感激,但近武的标签,难以改变。
    然今日这番话,让众臣是彻底的改观。
    要知道就刚才太孙殿下要动卫所制度的这个说法,这一动,动的可就是整个大明军队。
    其中茹瑺更是心中有些小小期待。
    这意味着兵部将会真正得到掣肘武将的权力。
    而不是现在的空架子。
    接下来,就看陛下的意思了。
    朱元璋半晌没有说话。
    并非是说大孙虽未明说,暗中有否认卫所制度的关系。
    能够打下偌大疆域,成就大明开国之朝,朱元璋在政务的施行上,从来就不是说绝对的乾坤独断。
    至少说采纳谏言这块,是肯定没有问题的。
    若非如此,在洪武初立,倭国斩杀明使时,就已经整备大军,远洋强攻了。
    “卫所制度,如今深耕大明各地,历时已久,即便是咱想动,也不是说随便能动的。”
    “大同左卫李林之事,还不够格。”
    良久,朱元璋缓缓说道。
    然这话,却让朱英,包括众位大臣面上流露出喜色。
    不是不动,而是时候未到。
    这同时也就意味着,陛下的意思是卫所制度,也不是不能改。
    不管怎么改,只要是改,那么就必然会降低武将勋贵手中权柄,这个是必然的。
    在场的大臣,哪个不是人精,这点自然都能想到。
    于此同时,詹徽的目光,有些闪烁。
    要知道现在的詹徽,位高权重,为吏部尚书,同时也得陛下宠爱。
    可就现在的情况而言,大多数人并不看好詹徽的未来。
    因为此前凉国公蓝玉,可是将詹徽暴打了一顿。
    明面上来说,蓝玉自动撤职,没了大都督的身份,田产都全部上缴
    暗中都知道,詹徽这边,肯定是入不了太孙殿下的眼了。
    太孙继位登基,就是詹徽下位的时候。
    尤其最近,蓝玉更是重登主帅之位,去陕西平反,虽然不过数万之军,但也象征着蓝玉再次回归了军队体系。
    不过现在嘛,似乎又多了一些变化。
    詹徽此刻,已经开始在心中盘算,如何才能与太孙对接上。
    不同于其他朝代,大明如今,没有皇位争夺的忌讳。
    当初太子朱标,就是直接亲近各重臣官员。
    现在换成太孙,陛下年迈,更是如此。
    “你们先退下吧,咱跟大孙聊聊私事。”
    朱元璋摆摆手说道。
    众臣作揖,低头面朝陛下,缓缓后退,直至出了大殿,这才转身离去。
    刘和蒋瓛二人,也是知趣的离开,并关上殿门,外面等候。
    “大孙,钦天监那边给咱传来了消息,定了个良辰吉日,便就在三月十八完成大孙婚典,大孙对此,可有什么想法。”
    朱元璋笑着说道。
    子嗣传承,国之大事,尤为重要。
    自己儿子孙子是够多了,但是嫡长这脉,大孙可还未能成家呢。
    面对老爷子的催婚,朱英也没什么好推脱的:“一切任凭爷爷安排。”
    “好!”
    朱元璋哈哈一笑,他还担忧大孙对此有些抗拒,没成想就去了一趟玄武湖,便就算水到渠成了。
    余下便开始自顾自念叨。
    “正阳大道这里,也差不多了,大孙既然想在这上面举行,也正好让大明百姓都来祝福。”
    “待婚典举行后,也差不多到了今年科举,今年的科举,就由大孙前去主持吧。”
    “待成婚后,除了科举的事情,其他的便就先放一放,好好放松一下心情,晚上多劳累几次,争取早些给咱生个重孙。”
    说到这里,朱元璋隐晦一笑道:“咱让月清直接搬入你寝宫了,她无父无母,也省了许多事情,咱们皇家呀,不必和民间一般,讲究太多。”
    “若是能在婚典前后怀上,那必然是相当不错。”
    朱元璋自顾自的推算着:“按月算,现在怀上,到了年底的时候,春节正旦前,咱就能抱到重孙了。”
    “若是月清的肚子争点气,生个大胖小子,那就得劲了。”
    说到后面,朱元璋浮想联翩,哈哈大笑起来。
    临到老了,不就盼着这个事吗。
    朱英认真点头:“孙儿必不让爷爷失望。”
    “好!!!”
    朱元璋抚须大笑。
    ......
    “大嫂,大兄在西域的时候,真的有这般威风吗,简直太不可思议了,那个时候的大兄,也就跟我如今差不多年岁吧。”
    坤宁宫后院中。
    朱允熥双眼放光的问道。
    叶月清来坤宁宫很多次了,朱允熥和朱明月住在这里,自然也见面不少。
    不过叶月清每次来的时候,都是匆匆而来,随即又匆匆而去,相互之间并没有太大的交际。
    两小的性格,一直都养在深宫之中,相对来说要腼腆许多,不可能主动去询问什么。
    这次跟着叶月清一起回家,朱明月好奇曾经大兄在西域的一些事迹,所以便就壮着胆子问了起来。
    叶月清自然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便就开始讲述曾经朱英在西域的一些英雄事迹。
    毫无疑问,朱英在西域的一些传奇故事,是非常精彩,而且又极具吸引力的。
    对于连京师都没怎么出去过的两小来说,那种异域风情的感觉,神秘又令人向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