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皇长孙!
    “禀告大将军,反贼有使者前来求见。”
    “见什么见,拖出去斩了,尸身悬挂于山口,让他们知晓胆敢造反的下场。”
    “遵令。”
    蓝玉语气不屑,朱权这次倒是没说什么。
    什么两军交战不斩来使,那也得看什么情况。
    一群反贼,还搞什么登基称帝,没什么好谈的。
    使者被斩杀的消息,下午便就传到了山寨中。
    经过几日的摸索,大明军队也大概探明了反贼聚集所在,只是山路崎岖,对方又是以高临下,这个时候强行进攻损失过大。
    哪怕是拿下来了,也讨不到什么好处。
    蓝玉斩杀来使的事情,实则是得到了军中的一众认可。
    本来就现在的情况而言,跟反贼也没什么好谈的,最为主要的是。
    若是真的就这么招降了,那岂不是一个笑话?
    五万多将士,是绝对不可能同意的,涉水千里,远道而来,对于蓝玉等勋贵来说,不算是太大的功劳。
    但是对于中层军官,底层将士来说,是非常重要的。
    他们就指望着这次大战,得一些小的功劳。
    底层将士想要晋升,就必要有所斩获,中层军官想要晋升,就必要有所表现。
    这不符合所有人的利益。
    即便是真的投降,也要想尽办法,逼他们继续。
    包括朱权,也不希望镇压反贼的事情,就这么虎头蛇尾的没了,他连将士都没开始调动,封个山对面就投了,那有什么意思。
    可不是过来旅游。
    蓝玉久在军中,自然知道将士们的需求,所以才会在第一时间,立即传令斩首,并且悬挂示威。
    山寨,议事堂。
    气氛极为凝重严肃。
    高福兴面色淡定,田九成看似沉重的面容,实则眼底深处闪过一丝喜色。
    首先在提出投降的时候,田九成见高福兴打的眼色。
    而后散会两人密谈。
    待再次召开会议的时候,田九成就转变风向,同意派遣使者过去洽谈招安事宜。
    在这个时候,还借此机会,取下头顶冕冠,撤销汉明皇帝之帝号,以罪王自称,态度非常之诚恳。
    甚至在高福兴写下文书的时候,还特意强调,让其写明,放众多弟兄一命,自己愿意引戮就死。
    情真之意切,让所有人颇为感激涕零,不少真性情者,更是放声大哭起来。
    而后刻意的引导下,传遍整个山寨。
    那些被裹挟成士卒的百姓,不少为其跪地磕首,以示恩德。
    “愣着作甚,还不赶紧给陛下松绑。”
    议事堂中,高福兴一声大喝。
    原来为了更为逼真,在使者出发后不久,田九成就让山寨所有人收拾行李,并且以麻绳自缚,等候消息。
    作为田九成心腹的王金刚奴,掏出短刀,几步上前割开绳索,而后大声骂道:“俺就说了,那些明廷官军之人,最是用心险恶。”
    “平日里道貌岸然,实则背地里蝇营狗苟之事,什么时候做得少了。若不是被逼得没办法,咱们又怎么可能去造他朱元璋的反。”
    “朱元璋这个狗皇帝,说起来也跟咱们一样,泥腿子出身,不过是得了时势,得了这天下,咱们大哥哪点比他差了。”
    “看看他的那些将军,就知道朱元璋是个什么货色,当年那些为他打江山的兄弟,又有什么好的下场。”
    “现在你们可是知道了,应该如何吧。”
    王金刚奴这话,让议事堂的众人纷纷低头。
    现在后路断绝,已经没有后悔可言,只能一条道走到黑了。
    田九成看了眼王金刚奴义愤填膺的模样,心里头感叹,到了关键的时候,还是自家兄弟靠得住。
    摆摆手让其不要继续述说,而后问道:“现在山寨里的弟兄们,是个什么情况。”
    高福兴起身作揖道:“启禀陛下...”
    田九成抬手打断,苦笑道:“别叫什么陛下了,我这头顶冕冠,都已经交出去了,可惜是别人不收。”
    “哪有这样的皇帝,既然已经如此,往后便就不再说什么皇帝,如此模样,顶多便是个山大王。”
    田九成披头散发,看上去非常狼狈,这番话让许多人心中悲泣。
    高福兴顺势语气哀伤道:“大王,不可如此消沉啊,咱们山寨上下,可都是指望着大王呢。”
    “那些明廷官军,封锁大山而不攻,摆明了就是要拿咱们的脑袋,当上位的筹码,连两军交战,不斩来使这样的事情,都能如此直接,可谓是不留丝毫余地。”
    说到这里,高福兴走到议事堂中央,背对田九成,朝着诸方作揖。
    “各位,咱们已经真的没有退路了,唯有拼死一战,才能有一线生机。”
    “我已经得到消息,此番前来的明廷官军,乃是京师精锐,其带头之人,便是大明国公大将军,蓝玉。”
    “那个在捕鱼儿海一战成名之人。咱们比之,天壤之别,如皓月萤火。”
    “可是咱们也有咱们的优势,这十万大山,山道崎岖,路途险峻,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处处皆可藏人埋伏。”
    “他蓝玉再是出名,还能翻了这山不成。如今封山,说明他们怕了,否则何不一鼓作气冲上山来。”
    “再者言之,现在开春在即,明廷已定倭国征伐,更有辽东沃土,需大量将士镇守,草原上在此情形,亦虎视眈眈。”
    “咱们比起他们来,三万余人,算不得什么重要角色。”
    “咱们的粮食,即便是敞开了肚皮吃,也能维持两月有余,他们定不会封山如此之久,那些官军一个个的,可是娇贵得很,何苦跟咱们这些泥腿子来犯犟。”
    “到时候迫于压力,即便是蓝玉也只能黯然退军。”
    “哪怕他真守两月,咱们也不怕,大王那里自有路子,自暗道而来,提供足够粮食。”
    高福兴这番话,让议事堂内的众人,包括田九成在内都是精神一震。
    其中透露出几个关键点位。
    首先是哪怕在深山中,高福兴这里也是有着可靠的情报来源,不至于满眼瞎。
    其次点出虽然实力相差大,但是占据了山势,也不必过于害怕。
    然后把目前的形势,算是分析了一遍,让大家的心里头明白现在的情况。
    话音刚落,一将军起身道:“高天王说得在理,既然他们要拿咱们的人头去得赏赐,得功劳,那也没什么好谈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