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皇长孙!
    吃肉,对于大明的绝大多数百姓来说,都是一件非常奢侈的事情。
    即便是寻常人家,一年到头也就是正旦时分,才能吃上两口肉。
    这里的两口肉,不是虚指,是实指。
    真就是两口,再多一口都没了。
    因为大多数的家庭,从来都不是一个小孩。
    官府鼓励生育,百姓们心中也有一个认知,便是多子多福,家族兴旺,人多力量大。
    用后世的话来说,那就是质量不够,数量来凑。
    一般能吃到的肉主要是六畜,也就是所说的:马、牛、羊、鸡、犬、豕。
    豕就是猪。
    牛,尤其是耕牛,是严禁宰杀,即便是老死了,或者病死了,都要上报官府进行查验之后,才能杀牛吃肉。
    马就更不用说了,属于战略物资。
    哪怕是驽马,也是价值高昂,至少可以用作马车。
    可别小看车夫,能够自家有辆马车的,都是温饱之上了。
    羊倒是不错,不过除了草原等适合养羊的地方,那些昂贵的饲料一般人也养不起。
    所以能够食用的,也就是鸡、犬、豕。
    自古有言,杀鸡取卵。
    母鸡下蛋,公鸡打鸣,寻常哪里舍得。
    狗能看家护院,作用很大,因为不管是农耕还是其他,家里头都很难留人,狗的体现就很强了。
    所以最可能吃到的肉,那就是猪肉。
    因为除了被吃,猪没有其他作用。
    在大明多数地方来说,养猪还算是比较便宜的,寻常人养一头猪,到年底卖掉,自己留点猪肉,其余用来换取钱财,也算是能小富一波。
    而朱英之所以把主意打到白猪头上,最大的想法,就是让更多的人,都能吃上肉。
    就味道上来说,白猪肉并没有黑猪肉好吃。
    但黑猪的生长周期太长了。
    一头黑猪,正常来说需要将近一年,十月至十二个月的时间才能出栏,须得从年头养至年末。
    而白猪的不同,只需要三四个月,就可以出栏了。
    也就是说,在一年中,白猪可以达到三次甚至四次的售卖,而黑猪只能是一次。
    这可谓是三四倍的相差。
    而且白猪的产崽,要比多数黑猪品种更多。
    自然,朱英前世并不是什么养猪大王,对于白猪的产地,品种,优势等等一系列数据没有半点认知。
    可这并不妨碍他一道令旨,下达群英商会。
    从西欧各地,大规模采购白猪至大明。
    ......
    “你与本宫倒算是有些缘分,原本以为你就跟着我三叔去了,没成想兜兜转转,又跑到本宫这里当了邸报的主编。”
    “说说吧,对于邸报,有些什么想法和建议。”
    朱英微笑道。
    对面坐着正是袁佳驰。
    袁佳驰微微低头,不敢直视太孙殿下,生怕犯了忌讳。
    这段时间,他可谓是春风得意。
    先前成了晋王食客,至少也算是吃喝不愁了。
    而后听到邸报招聘主编,编修,便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参加考核。
    本来也没报多大的希望,结果一跃而成邸报主编。
    现在更是得到太孙殿下的亲自接见,可谓是人生巅峰,高光时刻。
    最大的改观便是,他作为邸报主编,每月工钱二十贯钞。
    这都快接近正七品官员的月俸了。
    虽说没有实物,大明宝钞的价格在朱英不断的控制下,价值还是很高的。
    听到太孙殿下的问话,袁佳驰显得有些紧张。
    说到底,还是因为没见过什么大世面。
    脑子一片空白的情况下,袁佳驰语气有些颤抖的回道:“草民一定不会辜负殿下的期望。”
    听到这牛头不对马嘴的回道,朱英有些无语。
    从案台上抽出袁佳驰之前的策问答卷,摆在面前,说道:“这上面的讲述,是你自己写的吗,还是从旁人那里听来的。”
    虽然没有很是严肃,但袁佳驰整个人都吓傻了。
    作弊这个东西,在古代,那可不是简单的惩罚。
    一旦有所涉及,除了皮肉之苦外,相当于向上的大门,将会被永久的关闭。
    袁佳驰没有别的选择,直接跪地磕头不止。
    “殿下饶命!殿下饶命!”
    若是换了别人,亦或者任何一个官员见此情景,大致也就认定袁佳驰的答卷有抄袭的你成分。
    朱英却是知道,这人完全是给自己紧张的。
    因为答卷上的回答,跟目前的文人主流思想相违背,即便是学识渊博,也不会写出这样的回答。
    “不必紧张,好生回答就是了,难道本宫像是吃人的野兽吗,让你这等害怕。”
    “这次本宫让你过来,是想跟你好好聊聊往后邸报的发展,若是你这幅模样,怕也难以胜任主编之职了。”
    朱英的话,如一头冷水泼在袁佳驰头顶。
    他当然知道如果主编之职被撤下意味着什么。
    这引发的后果,可能连晋王都会将他赶出府门。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袁佳驰这才开始道;“殿下,得见天恩,草民心中惶恐不安,方才六神无主,让殿下见笑了。”
    朱英闻言,点点头,并未过多计较,道:“好,那你就刚才的问题,好好述说一番吧。”
    袁佳驰接下来便开始讲述,自己对于邸报日后发展的见解。
    朱英认真的听着。
    其实袁佳驰所讲述的这些,朱英当然早就明白,而且之前跟老爷子也认真的讨论过。
    可这并不妨碍像是其他人,没有这个意识。
    可以说朝廷上大部分的官员,都没有想过这个事情。
    “殿下,草民最为佩服的是殿下只收三文钱,三文钱的邸报,绝对可以最快的让天下人了解到其中的信息,哪怕是农人,亦可明白国家大事。”
    “据草民估算,只是这成本,确实是一个大事,只能从其他方面想办法弥补亏空,才能不断的维持邸报的发行。”
    ?说完后,袁佳驰躬身作揖。
    朱英满意的点点头,能够说到这一步上,已经很是难得。
    看似简单,实则已经隐约超出时代的见识。
    朱英心中沉思过后,道:“正阳大道,作为目前大明最大之工程,影响极大。”
    “这样的大事,在京师邸报发行的第一版自然要着重讲述。”
    “尤其是水泥的发明,对于大明道路建造之功效,也得是条理清楚。”
    “本宫跟爷爷聊过,在正阳大道建成后,将会把南京直达北平的官道,以水泥扩宽至四丈宽,计划于今年年底结束。”
    “在此道上,将会设立功德碑,以作捐献之用。同时,能够立于功德碑上者,在不耽误军国大事下,可享有官道行走之权。”
    ?“便这三点,作为京师邸报第一版,你与各编修,以最快的速度,写出论述,言明利害,而后交由本宫定夺。”
    ?“记住,邸报的文,不必用雅文,须得以大白话讲述,可是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