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律生折割人者,凌迟处死,财产断付死者之家。
    妻、子及同居家口虽不知情,并流二千里,为从者斩。
    其实在历朝历代,皇位掌权者,毫无疑问对于这些人口贩子,都是实行非常严厉的刑罚。
    只不过财帛动人心,依旧有数量非常多的人,黑了良心去干这个行当。
    他们已经不是人了,也就没必要当人看了
    这一趟体察民情,很快就结束了,其中最不开心的,当属朱允熥,好不容易出宫一趟,不到两个时辰,一個烧饼,就结束了。
    “早知道就不吃这个烧饼了。”回去的路上,朱允熥嘀咕道。
    朱英闻言道天下,将不知有多少人,将会感谢你这个烧饼。”
    朱允熥有些迷糊,不过大兄的语气有些冷,似乎刚才小乞丐的事情,让大兄的心情不佳了。
    因此也不敢多问。
    回到宫中,朱英立即招来宋忠,询问明朝丐帮之事。
    “这丐帮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与本宫详细说说。”
    面对太孙殿下的问询,宋忠自然不敢有所隐瞒,一五一十的把所有了解到的情报,全部都讲述了出来。
    丐帮号称天下第一大帮会,盖天下历朝历代,无有不沦为乞丐之人,聚伙为帮,打抱不平,举止介乎正邪之间。
    而明朝的丐帮,要比以往时候,来得更加猛烈一些,这其中的缘由,最后转了一圈,竟然还能跟朱元璋扯上关系。
    朱元璋幼时孤寒,被送到元觉寺当和尚,但命运多舛的朱元璋又被逐出庙门,落到挨户乞讨的地步,现在丐帮盛行的敲打牛骨头就是从他开始。
    以至于乞丐供奉朱元璋的愈来愈多,当朝皇帝,俨然是成立当朝丐帮的精神领袖。
    凤阳花鼓很出名,然却是从朱元璋立国后才出现的。
    老家凤阳人,因为跟随朱元璋打仗的关系,多是损失惨重。
    而在立国之后,许多有关系的,便就拖家带口的跟着来了南京安定。
    以至于凤阳本地及周边地区,越发荒芜。
    为了让老家恢复生气,朱元璋便就迁徙了南富户十四万至凤阳,并严律私归者有罪。
    由于连年征战,田地荒芜,凤阳地方流离失所沦为乞丐者甚众。于是移居于此的江南富户每至冬季必扮成穷家门人,藉行乞潜归原籍,久而久之竟以行乞为业。
    其中凤阳花鼓更是传唱本是好地方,自从出了朱元璋,十年倒有九年荒,背起花鼓走四方。
    而在这个其中,自然是不可能所有的老凤阳人,全都来了京师这边,多数选择还是留在老家。
    乡土之情,古今皆是。
    这也就导致了很多真正的凤阳人,也成了这乞丐中的一员。
    这便就出现了一个问题,凤阳的乞丐,就连官府都得是小心翼翼。
    为啥?
    因为就这些乞丐中,许多都是跟朱元璋,或者淮西文臣武将集团,俗称老乡会,那可都是沾亲带故的。
    基层的知县,官吏敢于欺压,过上一段时间,就有乞丐到京师告状去了。
    这样的事,可不是说说,而是真实多例。
    像是在京师住着的淮西文臣武将,听着小时候的伙伴,亦或是熟人,不但沦为了乞丐,还遭人欺辱,会是怎样的心态?
    尤其不过是小小知县,甚至是衙役,那还能有半点顾忌。
    这样的事情一传开,自然就越演越烈,乞丐们也越发的肆无忌惮,不少甚至还打起了朱元璋的名头。
    别说地方大户了,官府都得是退避三舍,破财免灾。
    大家这么一看,好家伙,这当乞丐可以啊,不仅能游山玩水,还能有吃有喝。
    自然干不过,那就加入。
    凤阳多数地方,甚至有乞丐热潮出现,尤其是在凤阳先前出现造反被镇压后,越发如此。
    这队伍一壮大,规矩自然就多了起来。
    其中有几个能识字的,顺着那演义里的丐帮,就开始有模有样的学了起来。
    许多城里,甚至有丐贴的出现。
    所谓丐贴,便是向丐帮缴纳了保护费的大户人家,亦或是临街店铺,便有一黄纸贴于大门右侧。
    上有文兄弟不准滋扰。
    此纸,丐见之,即望望然而去。大门贴上黄纸黑字的丐条,管叫平日没有叫花子再敢登门勒索钱财,就像贴上门神驱鬼一样有效。
    若是遇到不肯交纳丐捐的人家,乞丐头会支使群丐终日登门强索硬要,闹得家宅不安鸡犬不宁,非妥协不可。
    往往即使闹到官府去,也不好使。
    这些乞丐被抓了,就在牢里待着,混吃混喝,且人数众多,县衙的地牢有时候都关不下,真正的领头也难以抓捕。
    因此,丐头按季带著徒弟逐户收取丐捐,平时遇到红白喜事就伸手索讨喜钱,帮徒日增组织愈密,大丐头俨然成为帮主,划界线分地盘
    以防止外来的饥民穷汉来占码头。
    为了做好与地方政府之间的公关,惯例将丐捐分为五份一份,群丐合分三份,其余那一份当然就是用来孝敬当地官府。
    当然,真正的丐帮,不存在什么一统之事,真要是形成大一统的规模,怕就是只得招来大军镇压。
    看官府作为与否,一般也只在局部形成气候。
    可能是一县,也可能是一府、一州。
    皆自家地头顾自家,自家自有生财道。
    有了钱财,这些原本破落的乞丐,还会去想整日衣衫褴褛,四处讨要嘛。
    自然是不想的,那就只能让别人去干了。
    这其中,就涉及到采生折割,流传得久了,这采生折割甚至成了家传的手艺,简直是骇人听闻。
    “京师丐帮的孝敬,你们锦衣卫跟五城兵马司是怎么分的,现在治安司有没有参合进来,说说吧。”
    朱英听完后,面无表情的直接问道。
    下面的宋忠闻言,噗通一下就跪倒在地上,额头大豆大的汗珠滚落,后背瞬间全湿。
    “没必要这般害怕,本宫的来路,你当是有知晓一些,这些蝇营狗苟之事,自然是有所了解的。把事情讲述清楚明白了,本宫自然既往不咎。”
    朱英见此,淡淡问道。
    宋忠咬牙,知道在这个时候,隐瞒已经不可能了,咬牙坦言道禀殿下,京师丐帮主要在西南区,其中所得,共分三份,一份于锦衣卫及兵马司共有,七三开来。”
    “治安司那边,倒是目前没有参与进来,其中新入职者,富家大户子弟居多,多是不屑与丐帮打交道,丐帮有人前往送礼,被直接打了出去。”
    朱英听完道信至锦衣卫,银子和脑袋,自己选一个。”
    “但凡京师乞丐,尽皆抓捕,老弱病残,统一照顾管理,余者但凡与采生折割有所关联,直接处死。”
    “无关联者,处以二十年劳役,本宫那边办厂建设,正是缺人,这倒是有个去处。”
    “还有,抄没所得,尽归内帑。”
    说到这里,朱英看向宋忠道脚不干净的,就不要留了。”
    宋忠连忙道遵陛下令旨。”
    不管是锦衣卫,还是五城兵马司,其中的油水,可是非常丰润,比俸禄至少要高出数倍乃至十数倍。
    这里面,是庞大的关系网络,其实在很多程度上,丐帮也为锦衣卫提供了大量的消息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