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师震动,无人不惶恐。
    当国家机器完全行动起来的时候,在其面前,生命显得脆弱无比。
    昨夜的杀戮,不过是开胃小菜,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在被抓捕的过程中,稍微有点反抗的动作,就被立即斩杀。
    锦衣卫的命令很明确,但有任何是锦衣卫认为有反抗意识的,直接就地格杀,这个中的原因,主要还是牵扯的人太多了,一些无关紧要的,就不需去诏狱的牢房里占坑位了。
    当诏狱装不下的时候,只能是往五城兵马司里面送。
    毕竟诏狱在锦衣卫衙门,皇宫之中,地牢不大,主要是抓重要人员,以官员为主。
    能够去到诏狱里的,也算是稍微有些身份地位才可。
    那些被斩杀的尸首,便是由五城兵马司负责处理。
    据统计,当夜惨死者,就将近上千人,而这些人,不过是附带的,甚至都不算在案件卷宗里。
    而太孙殿下被人谋刺的消息,也在整个京师开始扩散开来。
    “太孙殿下多好的人呐,怎么会有人谋刺他呢。”
    “是啊,那可是救苦救难的大菩萨,听说群英商会就是太孙殿下打造的。”
    “真的吗,我说怎么招工的工钱那么高,原来是太孙殿下的意思,太孙殿下真是好人。”
    “我是从河南老家逃疫来的,家里人那边亲戚写信过来,就是太孙殿下亲自去了河南,把瘟疫都给镇住了,瘟疫见着太孙殿下,都得绕路走。”
    “说什么话呢,哪里是绕路走,分明是直接就消散了,太孙殿下天上的神人转世,自由神佛庇佑,瘟疫见了,那还不得退散。”
    “有道理,不过我这里可是有个消息,你们不知道吧。”
    “什么消息,快快说来听听。”
    “快说快说,吊人胃口跟断人财路可没啥区别。”
    “嘿嘿,你们不知道吧,太孙殿下,那可是太子殿下的嫡长子,在这之前,可没谁听说过,那是因为,早在十年前,就已经薨逝了。”
    “可这般老天爷瞧不下去了,入葬的那夜,孝陵星象大变,地龙翻滚,硬是把太孙殿下给救了出来。”
    “这可是真正的死而复生,不过死而复生失了忆,这也导致在外流浪十多年,最近几个月呀,才被燕王殿下找回来。”
    “天啊,你这说的都是真的吗,原来太孙殿下,真的是老天爷眷顾之人。”
    “不可思议,不过确实老朽在此前十多年,确实从未听闻过太孙殿下,这般说来,倒是有几分真。”
    “那是几分真,可真是真真切切,毫无虚假。”
    关于太孙殿下的议论,于整个京师迅速的升起了热议,在这个没有通讯的年代,消息的传播都是通过口口相传。
    前几个月孝陵的热度,使得京师大街小巷几乎人人知晓,而这次的爆料,很容易就被百姓所接受了。
    当然,这样的爆料,自然不是随便传的,能够在半天之内,整个京师大半的人都知晓,这背后自然少不了锦衣卫的功劳。
    也少不了朱元璋的暗中操纵。
    在名声这块,朱元璋能够干到今日,即便各种屠杀下,还能在底层百姓有这么高的名声,得到大多数人的拥护,个中手段可见一斑。
    随着涉案人员被抓捕归案,常规流程上的三司会审,也就到来了。
    当然,这就仅仅是个流程,主要针对的群体,在于外臣,官员。
    其中最为凄惨的,便就是倭国的外臣,还有占城的外臣了。
    这两国外臣,直接就被牵连了进去。
    倭国的外臣,在今年七月的时候,就有人过来,想要跟大明开启朝贡交易,但一直都被拒绝。
    占城那就更加不用说了。
    洪武二十三年前,还是有过几次朝贡贸易的,但在这之后,因为扰乱边境的缘故,一直都是被聚集的对象。
    这次的事情,正好可以拿他们开刀。
    官员牵扯的并不多,连百人都没有。
    这些官员,大部分都是群英商会提供的情报,在很大程度上,便就是那些商会背后的主事人。
    其中以江南地区的官员,占据了八成之多。
    审讯很简单,几乎问几句话,就差不多了。
    签字画押都不需要,有三司记载一个过程,便就可以了,连口供都是直接省去。
    在朱元璋的授意下,这次有关于谋刺太孙的案件,一定要做到快。
    三天之内,必须结案。
    这般谕旨,没人胆敢违背,所以不可能有什么深究的过程。
    直到第三天上午,浩浩荡荡数千人,被压往承天门外的广场。
    便就是之前,太孙册封大典,阅兵的广场。
    一如既往的人山人海,各有大片的哭声。
    一排排的犯人穿着囚衣,只等午时三刻一到,便就斩首示众。
    按照上头的意思,是不可能少于三千人的,所以在今日被斩首者,总数为三千六百九十七人。
    无一例外,全都死刑,立即执行。
    这在京师,亦或是整个大明,都很难想象,仅仅是第三天,谋刺太孙案,就这般破案结束。
    速度之快,古今第一。
    “吉时已到,行刑!!!”
    随着一声呐喊,处决开始。
    此刻,坤宁宫中,朱英看着面前的奏章,久久未曾下笔。
    看了看天色,朱英知道,皇宫外有三千余人,正因自己惨死刀下,以朱英的心态,终究是有些不忍。
    在西域的时候,他敢孤身返陷,斩杀上百敌寇。
    也敢跟异族,于草原之上,一决生死。
    可这般血腥手段,虽说在古代,是极为正常的现象,甚至就连那些观看的百姓,都不认为有什么特殊。
    很多被行刑的犯人,几乎都是对着顾双贵开口大骂,而不是骂朱元璋,更不是骂他朱英。
    然朱英心中,极为不适。
    “殿下,喝口桂圆莲子羹吧。”
    叶月清端着汤碗,轻声的说道。
    朱英微微迟疑,接过一口喝光,心中的一些郁结,这才稍稍消散。
    他心中很清楚,老爷子的话,是对的。
    在当今这个年代,想要维持皇家威严,维持老朱家的统治地位,维持至高无上的皇帝权威。
    就必须要让有所冒犯之人,付出血的惨痛代价。
    只有这样,才能让官员,百姓,生出敬畏之心。
    其实若不是顾忌大孙想法,这次的谋刺案,何止数千人,怕是得上万人的株连,才会消朱元璋心头之怒。
    是朱英不理解,多年战场上下来的人,对于生死,对于无辜牵连,早已看淡。
    要的,只是最后会产生的结果。
    至于这个过程,并不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