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调令的下达,数十骑绕开京师主干道,从皇宫侧门,后门飞奔而去。
    平安茶楼旁边,一名锦衣卫奋力挤入张伯旁边。
    张伯看到来人,连忙问道:“可是殿下有什么令旨传达。”
    锦衣卫气喘吁吁,长吸一口气道:“张伯,宫中旨意传来,让张伯暂时先不要说暂停招工的事情,先稳定住百姓的情绪,以免发生动乱。”
    张伯重重的点点头。
    其实在不久前,当人群聚集过多的时候,张伯就想停止来着,但下意识的感觉,若是这般停止招工,怕是要出大乱子。
    便就一直安排人,硬着头皮不断记录来者的户籍姓名。
    人群中,突然传来大声的喝问:“锦衣卫来人,难不成是不想招工了吗,我等从昨日凌晨就开始苦等,这是要将我们当猴耍不成。”
    此话刚落,立刻就有人附和道:“没错,真是耍猴呢,我可是等了足足一宿,到现在滴水未进,就这般结束,谁能甘心。”
    “兄弟们说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对呀,凭什么,凭什么我等就不能进,前面的就能进。”
    “我也是昨夜凌晨就在等的,现在肚子都饿扁了,还不敢离开,生怕被人抢了位置。”
    “今日,必须要给个说法,不然我等就不走了。”
    “说得对,群英商会湖弄百姓,必须要给个说法。”
    一下子,人群一下子变得沸腾起来,本来有序的排队,趁着混乱,很多人开始故意插队,破坏秩序。
    被插队的人怎么可能甘心,一处处顿时就发生争执,不少都动气手来。
    动手的人,误打到旁人,波及越来越广。
    这一切的发生,不过在短短十几个呼吸内。
    一下子,场面变得极为紧张起来。
    张伯眼睛微微眯起,想在人群中找出最初的那几个闹事着来,不过显然没有用。
    人太多了,那些人往人群里一钻,根本难以发现。
    面对这样的场景,不管是锦衣卫亦或是小厮,身子都紧绷了起来,
    在他们的感觉中,接下来就要大爆发了。
    张伯的面色,依旧沉稳,即便看着越来越乱的人群,也没有丝毫变色。
    而是吩咐小厮搬来桌子,一个跳跃,就站在了桌面上,并对着众多小厮道:
    “与我同喊!”
    “随同喊捣乱者,取消招工资格!”
    听到张伯的吩咐,小厮们立即扯开嗓子大声喊道:“随同喊捣乱者,取消招工资格!”
    就这么简短一句,在小厮们不断的呐喊声中,人群开始渐渐的平息下来。
    百姓们过来,都是为了能够混个工钱,如今听到这喊声,自然不敢再如何。
    张伯眼尖,盯着人群不断扫视,当人群开始安静的时候,那几个想要制造混乱的,极为明显。
    “抓住他,凡是抓住此人者,皆可直接进厂!!!”
    张伯勐吸一口气,如同炸雷般的声音响起,作为曾经草原上的勇士,张伯的嗓门大得很。
    周边百姓,下意识的就朝着张伯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人还在不停说着不甘心的话语,试图掀起更大的混乱。
    被张伯的大嗓门惊到,那人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就想钻入到人群中。
    然而,刚才屡试不爽的套路,已经没用了。
    现在的他,就跟一个香饽饽似的,哪还有逃跑的机会,旁边的百姓,更是眼睛都冒出绿光了。
    下一刻,旁边的十多人,直接就围了过来。
    头,脖子,胳膊,手臂,腰,大腿,小腿。
    但凡能够被抓住的地方,没有一个落下的,所有人都很明白,此刻只要抓住他,不仅能免去排队之苦,甚至还能直接入厂。
    “抓我干嘛,不是我,抓错人了,快,那人要跑了,抓他啊!!!”
    那人连忙大声呼喊,初听上去,似乎还真是另有其人。
    好几双手,都犹豫着放开了。
    眼看大伙就要都放手,去找别人的时候。
    张伯再次大喝一声:“是他,就是他!可别被诓了!”
    这一声喊,本来脱离的几双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返回,且似乎还多了几只。
    这下子,此人欲哭无泪,知道自己跑不掉了。
    其目光,下意识的朝着周边的同伙看去。
    同伙明白,已经不能救了,悄咪咪从人群中熘走。
    看着同伙在人群中消失,此人放下心来,而后坦然的被百姓们包裹了起来,拖向张伯这边。
    “很好,将人交给锦衣卫,去那边登记吧,留下住址,而后会有人通知入厂时日。”
    “也可最近关注告示,自己前来。”
    张伯信守诺言,对将那捣乱者团团围住的七八名百姓说道。
    听到这话,那些百姓立刻欢呼雀跃去登记了。
    人也交到了锦衣卫这边。
    那人面色傲然的看向张伯,意思非常明显,不管你向我问什么,我是绝对不会说的。
    不过出乎此人意料,张伯只是看了他一眼后,就没搭理了。
    就这么让锦衣卫压走。
    “你就不想知道我是谁吗,为什么要来特意过来捣乱。”那人对着张伯喊道。
    然而张伯并不想搭话,头都未回。
    那人不甘心的被锦衣卫押走。
    而在接下里,张伯对着人群大声道:“父老乡亲们,大伙不要急,我也知道都等久了,可是人太多了。”
    “大伙也都是看着的,咱们这边的登记,也从来没有停止过。”
    “接下里,还请乡亲们注意周边,若是有谁再像刚才这人般,故意挑拨,只要抓住他的,都能直接入厂。”
    听到张伯的话,而且还有刚才的经过,任谁对周边的人,都开始虎视眈眈起来。
    更多的人,极为惋惜刚才的机会,若是在自己的旁边,那该是多好。
    趁这个机会,张伯看了眼登记册,已经都要见底了。
    其实招收单单就平安茶楼这个点,就已经有千人被登记了。
    而在整个京师,像张伯这样登记点,足足安排了四个。
    这也就是意味了,目前招工的人数,早已经超过预定的计划了。
    可张伯没有丝毫要停的意思,反而让小厮去茶楼,再准备一些册子过来。
    他在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