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英原以为,打倭国是明年六月大明的事情。
    在姚广孝出发的时候,他确实跟姚广孝交代过对于倭寇,倭国的一些想法。
    尤其是高丽的战略位置。
    没想到啊没想到,这家伙有事他是真的上啊。
    “东家,道衍法师目前几乎将我们在高丽所有的势力都调动了,现在里李成桂估计,已经完全清楚了。”
    叶月清分析着说道。
    朱英微微一笑,道:“知道了又如何,难不成他目前还有什么反抗的能力嘛。”
    “道衍法师这一步棋,走得极妙,我们在高丽埋下的种子,现在很多估计生了二心。”
    “毕竟李成桂如今,眼看着就要自己封王了,他们这些人,若是选择跟随李成桂,那就是从龙之臣。”
    “而我们群英商会,很有可能会被当成投名状。这个事情,我也早就有估计到。”
    “现在道衍法师这么一搞,强行逼迫那些生了二心的人站队,在目前的利益驱使下,他们只能选择我们这边。”
    朱英越是分析,越是感觉姚广孝这一招,走得极为巧妙。
    正好是卡在这个环节上。
    这种搞法,一般人还真的不敢,这几乎瞬间是调动高丽举国之力,去跟倭国干架了。
    不过,确实很爽。
    也特意容易提起高丽百姓,将士的士气。
    高丽距离倭国如此近,早就苦倭寇久矣,这番一打,高丽全国上下支持。
    加上明年开春,大明也会对高丽用兵,可以想象现在就是一个最好的时机。
    朱英内心有些感叹,黑衣宰相就是黑衣宰相。
    不管是丢在哪里,都能迅速的实现价值,关键是这人,可没有什么民心的概念。
    如同只有理智的机器人一般,只会讲究如何利益最大化。
    换个角度来看,如今高丽整军十五万,其实有着非常大的负担。
    除非是一鼓作气打到倭国,掠夺大量财富,不然一旦拖个一两年,整个高丽都要被拖得一穷二白。
    河南瘟疫的事情,到现在算是接近为尾声了。
    虞王的名头,已经开始在整个河南地区开始传唱起来,并且迅速的向周边蔓延。
    这其中传播速度如此之快,自然少不了朱英背后推波助澜。
    朱英很清楚自己的身世,个中的悬念比较多。
    其实他也没什么能够解释的地方。
    没有前身的记忆,又过了十年。
    或许除了老爷子,是真的没有人绝对的相信,他就是朱雄英。
    他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像是蓝玉,如此热情,终究还是参杂了太多的个人利益因素在其中。
    所以朱英所需要的,是真正的掌控兵权,而不是依靠蓝玉,依靠某部分的将军。
    而是要和老爷子一样,士兵跳过将军,对自己的中忠诚。
    而民心,也很重要。
    看似百姓和将士,好像是两个群体。
    其实从本质上来说,他们本就是一个群体。
    普通兵卒,大部分本来就是农民,屯田制代表着他们的双重身份。
    想要士兵的忠诚,好的名望,还有百姓的支持,是难以避免的。
    人心所向,就是这個道理。
    完全依托蓝玉,到时候将士只认蓝玉不认皇帝,那跟傀儡也没太大的区别了。
    “殿下,京师那边有陛下的传信过来。”
    秉笔太监郭忠进来汇报说道。
    朱英接过一看,原来是帖木儿帝国的使臣朝贡大明。
    且这次来的人,是帖木儿帝国的孙子。
    “东家,帖木儿帝国很强,我们在草原上的势力,正在不断的收缩。”
    “金帐汗国如今面对帖木儿的大军,已然是节节败退,难以对抗。”
    “帖木儿不仅仅是对战金帐汗国,更是多线开战。”
    朱英看完后,把信传给叶月清看。
    叶月清回到朱英身边后,就重新负责情报收集分析的工作,看完后,叶月清像朱英介绍其帖木儿帝国。
    对于帖木儿帝国,朱英前世了解得并不多。
    唯一有点印象的,就是关于百万大军东征大明的事情,这在历史上,算是一个很大的军事行动了。
    不过这次东征,帖木儿在路上病亡,然后整个帖木儿帝国分崩离析。
    所以在朱英的心中,也没太过在意。
    然而朱英不知道的是。
    他这只蝴蝶挥动翅膀,已经开始在改变原有的历史。
    草原上,
    数列马车,在数百骑士的保护下,向着帖木儿大军军营过去。
    此刻帖木儿大军的军营中。
    阿史那隼正和属下们饮酒作乐。
    阿史是属于贵族姓氏,这代表着阿史那隼的身份,是天生的贵族。
    也只有像他这样的贵族,才有资格统领万人级别的大军。
    “不知大将军,是否听说过群英商会。”喝酒之余,一名将军突然开口问道。
    这个将军和其他人不同,在一众彪悍身材的围绕中,显得有些瘦弱。
    “拔也,群英商会的雪花盐,那真的是非常好的东西,我们现在所享用的,不就是他们提供的嘛。”
    阿史那隼狠狠咬下一口烤好的羊腿肉,哈哈一笑说道。
    拔也回道:“大将军,我想说的是,在群英商会里面,有一个专门为大贵族才提供的特殊服务,不知大将军是否听说过。”
    阿史那隼一听,顿时就来了兴趣。
    大贵族这个词,无疑激起了他心中的荣光。
    在唐朝时期,突厥人的贵族,唯有阿史这个姓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阿史那隼就是真正的传承大贵族。
    现在突厥人和蒙古人,基本上都差不多了,但也更加讲究血统。
    “快快告诉我,到底是怎样的贵族服务,竟然连我都不知道。”阿史那隼催促说道。
    拔也见到大将军的神情,知道自己的计划有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