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深,两小都过去睡觉了。
    朱英还在查看奏章。
    恰好便是看到关于跟大明盐官相关的部分。
    “好家伙,要不是这奏章,最近这些时日过来,我都快把你们给忘记了。”
    “这般些年了,也是够肥的了吧,拿了我旳,都要给我吐出来。”
    朱英微微停顿,脑海里顿时出现前些年,自己为了雪花盐的销路,和这些盐官们打交道的场面。
    还有那想尽办法,用各种形式的手段去送礼。
    “到也不能一刀切,里面还是有部分盐官,也算得上正经办事的。”
    朱英仔细回想一下,虽然盐官贪污比较多,但其中少部分,虽然也收礼,但终归还是有自己的原则在。
    针对于那些收礼不办事的,朱英当时恨不得直接上人,将这些盐官都给干翻了。
    当时那个气呀,银子也没少砸,但就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对于这种类型的官员,朱英那是必须要严厉的打击,首先给自己出一口气再说。
    正想着,房门外传来响动声,熟悉的脚步声,立即就让朱英了解,这是老爷子过来了。
    果不其然,门口很快就出现了朱元璋的身影。
    朱元璋进门,看到大孙点着烛火,正在批阅奏章的身影,眼中不由闪过一丝欣慰。
    不得不说,最近这段时间以来,朱元璋的负担明显的减小了。
    在朱英批阅奏章之初,朱元璋还会过手一次,以防止有出现什么情况。
    然后多次查阅之后,朱元璋就发现了一个情况。
    大孙在处理各方面奏章的时候,完全没有其他皇子皇孙那般以居高临下的姿态去处理。
    而是真正意义上从民生上出现,其中包括一些刑部的奏章,对于各类案件的处理上,更是体现出一个‘仁’字。
    在案件中有疑惑,不清楚的地方,绝不会因为案件的复杂,而随意去结案。
    而是要求下面必须查清楚事情的原委。
    其中有一个案子,朱元璋印象特别深刻。
    仅仅是通过证词的对照,本来看似已经敲定的案子,硬是让大孙不予结案,重新彻查。
    很快,原本要服刑的原告,竟是被人诬陷。
    当时朱元璋看到,都没有想到这一块。回想起自己当初,仅仅因为偏听一面之词,就将番禺知县道同直接赐死。
    虽然后来也将朱亮祖与儿子朱暹被一同鞭死,但道同的死,在朱元璋的心中,一直都是觉得极为惋惜。
    道同是真正为百姓服务的官员,他公平、公正,执法严明,能够不畏权贵,不怕困难。
    使得被称为‘烦剧’的番禺县治安平稳,百姓能安居乐业。面对朱亮祖的强权,他又毫不畏惧,秉公执法。
    道同之死也被称为是明朝冤案之首。
    所以看到大孙如此尽力,朱元璋感触颇深,但凡当时自己多多思索一番,道同也不至于在谕旨没有赶到的时候,就被赐死了。
    “爷爷,这般晚了,怎么还不去歇息呢。”
    朱英看着披着单衣的老爷子,关心问道。
    自从朱英搬进坤宁宫来,他就发现前面乾清宫寝宫的烛火,总是很晚才会熄灭。
    于是朱英就向朱元璋提出,子时之前必须休息,这是为了更好的保障身体。
    当时的朱元璋也是不同意,最终还是朱英,以未来的重孙为由,说服了老爷子。
    “咱这不是想着大孙嘛,说起来,这些时日,倒是辛苦你了。”
    朱元璋先是笑呵呵的,说到后面,语气变得有些唏嘘起来。
    这一刻,在朱元璋的眼中,大孙的身影,和曾经朱标的身影,有些重叠起来。
    曾经朱标,在朱元璋的培育下,也是这般夜以继日的批阅奏章,过度的劳累,导致身体被拖垮。
    便是一场风寒,就导致去世了。
    想到这里,朱元璋声音有些低落的说道就你这么一个大孙了,你总是要咱好好歇息,好好歇息,当初你父王,也是这般跟咱说的。”
    “咱歇息好了,他却倒下去了。”
    “大孙,往后你也早些歇息吧,不必这般晚了。”
    看着老爷子颇有些伤感,朱英想要辩驳几句。
    比如自己的身体很好,经常锻炼如何。
    不过话到了嘴边,看到老爷子的目光,心中微微颤动。
    最后轻声说道,听爷爷的。”
    “咱肚子有些饿了,不如让厨子们弄几个小菜,咱爷孙俩喝上一蛊?”
    朱元璋提议道。
    朱英迟疑了一下,还是点头应允。
    现在老爷子的情绪不怎么稳定,就这么回去睡觉,反而会更加伤感。
    便是补了一句小蛊?”
    “好,听咱大孙的,一小蛊。”
    坤宁宫的院子里,朱英和朱元璋相对而坐。
    马皇后曾经极为喜欢花草,坤宁宫的院子,也是有着各种树木花草,错落有致。
    一阵清风徐来,还能闻到淡淡花香。
    “咱还记得清楚,当年你奶奶,最喜欢的就是那边紫色的花。”
    “那是咱打仗的时候,从一个蒙古人高官家里发现的,咱和你奶奶结婚的时候,也没啥东西送,就将这花补上了。”
    “你奶奶对于这些紫色小花特别喜欢,经常说大红大紫吉利。”
    朱元璋的角度,刚好能望到在朱英侧身,一小片盛开的紫色花朵。
    朱英下意识的转头看去,一眼就认出了,正是后世极为出名的紫罗兰。
    紫罗兰原产地中海沿海,为欧洲名花,在大明,也是如牡丹,梅花一般的存在。
    只是朱英虽说住进坤宁宫里有段时间了,并没有关注过这些花朵。
    这般仔细一看,在紫罗兰的附近,还有其他各类花朵。
    紫罗兰在这个时候,能够抵达大明京师,显然跟元朝分不开干系。
    朱元璋痴痴的望着紫罗兰,显然这是马皇后生前最为喜爱的花朵。
    能够让紫罗兰在这里保存下来,马皇后必然也花了不少心思。
    看着老爷子的目光,朱英知道老爷子这番便是睹物思人了。
    看着看着,朱元璋突然就笑了起来,转过头笑呵呵的对朱英说道r>
    “大孙,或许你不记得了,在你五岁的时候呀,调皮得很,这几盆紫花,差点就被你给糟蹋了。”
    “咱还记得,当时大妹子那个模样,明明很是生气,但一见到大孙你,又不得陪着你玩,哈哈,咱当时都笑岔气了。”
    “这可是你奶奶的宝贝,都不给咱碰一下子,不过比你这心肝,再好的宝贝,也得靠边站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