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夜,暴雨过后的夜晚更加澄净,天空中繁星密布,月光明亮。
    “陛下,雄英他现在都是在坤宁宫内。”宁妃询问道。
    朱元璋闻言点点头,道:“想来大孙此刻或是在批阅奏章,或是在筹划禁卫操练事宜。”
    说起大孙,朱元璋略微有些疲惫的面容中绽放出一丝笑意。
    宁妃见此,心中却越发担忧。
    她没见过朱英,对于朱英的突然出现心里是有提防的,上次跟陛下说过的滴血认亲,陛下好似忘记了一般,也没提起。
    反而直接将宫廷禁卫全部交其统领,这事他还是从弟弟郭英那里听来的。
    只是看了眼宁妃的表情,朱元璋何尝猜不到宁妃心中的想法。
    他当然没有忘记滴血认亲的事。
    但搞亲子鉴定这种事情,在朱元璋看来,相当于是对大孙的不信任。
    就像是后世某个人的父亲,突然提出跟他做亲子鉴定,这会让其非常难受。
    这事不能急。
    朱元璋心中很清楚,自己和大孙的感情,好不容易建立起来,若是因为这滴血认亲而有了间隙,那可就太过于得不偿失了。
    滴血认亲,在朱元璋看来,就像是当初挖掘孝陵虞王陵墓般,并非是证明给自己看,而是证明给别人看的。
    朱元璋和朱英接触极多,像大孙这般人,根本不可能被人操控,像是老四,还没开始和大孙斗,就被直接压制了。
    这里面的条条道道,朱元璋当然看得清楚,也正是因为了解,所以朱元璋才这般信任。
    别的不说,单单先前大孙的几条帮助。
    ‘以工代赈’,‘军政分离’,‘摊丁入亩’,‘火绳枪’,‘高产作物’,‘操练军士’。
    像是科举的改制这些还没看到的不说,只说这六条,是一般人能够想到的吗,一条可以说是运气,连续出来六条,那可就完全不一样了,甚至可以用妖孽来形容。
    这些方面,涉及到军权,民生,内政,兵器,是可以让整个大明都为之腾飞。
    甚至朱元璋隐约感受到,大孙掌控的学问,可能还不止这些。
    对于大孙对这些方面的了解,朱元璋也并不奇怪,毕竟大孙原先的想法,就是要以安南封国,所以从一个皇帝的层面去思索全局也很正常。
    但一个人优秀到超越所有人,甚至古今都难以企及的时候,那么他的身份就没有质疑的必要了。
    这才是朱元璋之所以没有过于在乎滴血认亲,或者说大孙一入宫,马上就要来一场滴血认亲。
    “现在也还早,你便随咱一起去坤宁宫见见大孙吧,你未见过他,有些东西自然想不明白,等待会见着了,便也就知道了。”朱元璋解释说道。
    若是换了别人他不会在乎,宁妃不同。在感情上当然不能和大妹子相比,但也是目前算是携手一路走来的女人。
    可以说现在朱元璋的身边,唯一能够聊上几句心里话的,也就只剩下宁妃了。
    “臣妾遵旨。”
    宁妃万福回道。
    她确实也很想看看,这个让陛下只是一眼就认定为自己大孙的人,究竟长得是何模样。
    乾清宫和坤宁宫是前后相邻的两个宫殿,很近,从乾清宫后门过去,便就是坤宁宫前小广场了。
    此刻的朱英,并没有批阅奏章,而是在白纸上写着自己的一些想法。
    这些天以来,通过不断的批阅奏章,整个大明的情况也开始逐渐的被他慢慢的知晓。
    说句实话,大明现如今的状况,让朱英还是非常的意外。
    不是太强,而是太弱了。
    弱到和朱英意识中的大明,完全不是一回事。
    历史上对于洪武年间的大明,无一不是夸赞为主,单单从政治清明的角度上,确实如此。
    但实际上,就现在洪武二十五年,在朱英心中估算中,整个大明至少有五成的百姓,依旧处于吃饱和吃不饱之间徘徊。
    这还只是个保守估计,也就意味着稍微一点灾乱,就会有大批的百姓因此踏上逃荒之旅。
    大明的百万雄狮,实际上大多数都是屯田兵,也就意味所有军户目前的主要工作,依旧是种田,和农民没啥太大的区别。
    多数奏章上,军户逃荒的也是多不胜数。
    当然,就目前这个情况,也不是仅仅大明如此,天下大抵皆是如此。
    像现在的帖木儿帝国,只不过是将内部的矛盾转移到外部,通过不断的征战,掠夺钱粮养足自身。
    一旦停止征伐,陷入内斗,也没啥好日子过。
    在了解到这些具体情况后,朱英接下里就是策划关乎整个大明的第一個五年计划。
    用五年的时间,让大明自上而下整体进行一个极大的改变。
    这听起来,似乎有些天方夜谭的感觉,但朱英仔细想过,理论上是可以达到的。
    这前提的老爷子对他的绝对支持。
    思索间,书房的门被推开,打断了朱英的思路。
    抬头一看,正是老爷子,在老爷子的旁边,还有一位依着华丽的妇人。
    宁妃虽然年纪大了,但保养还不错,依稀能看到年轻时候的美貌。
    当朱英抬起头,和宁妃对视的时候。
    宁妃眼神一下子就颤抖起来。
    仅仅不过一瞬间,她就彻底明白,为何陛下会这般认定。
    在大明建国前,宁妃就已经跟随朱元璋了。
    那个时候,家里主事的,自然便是马皇后,宁妃这些妃子,每日都和马皇后一同生活。
    马皇后,宁妃等人,皆是从年轻貌美的时候一路走来,情同姐妹。
    在朱英的身上,宁妃看到了年轻时候马皇后的影子。
    “雄英,真的是你吗。”宁妃语气颤抖,有些不可置信的开口。
    小时候的朱雄英,宁妃也是时常陪伴在一起的。
    朱英没有搭话,而是有些疑惑的看向老爷子。
    朱元璋介绍道:“这是宁妃,小时候和你奶奶一同照顾你。”
    说完,转头对宁妃说道:“大孙虽侥幸逃过一劫,却失了忆,曾经的事情都记不得了。”
    “宁妃娘娘。”朱英作揖称道。
    宁妃年纪大了,视力差了许多,尤其是晚上更看得不算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