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千人在京师,犹如大海里的一滴水。
    毕竟单单就皇宫便有十二卫的存在。
    但是这五千人的概念,是完全不同的,因为在朱英的麾下,不存在任何执行的任务,完全听朱英调度。
    朱元璋让蓝玉来选人,其中的意思就很明显了,明显就是让蓝玉挑选淮西的将士跟随,形成以朱英为主的核心将士亲信。
    “大哥,你那里能抽出多少人来。”蓝玉在思索了一番后问道。
    蓝荣皱眉,不解的说道:“你便是因为这事过来找我,你掌管中军都督府,区区无前任,岂不是随手可调。。”
    蓝玉目前可是官拜大将军,别说是五千人,哪怕是五万人都轻松调度。
    蓝玉摇头说道:“不可如此,虽然陛下未说,长孙殿下目前还不知晓此事,但我这边,顶多出一千人,其余的人,均是只能从别的地方选拔,且选拔最为精锐的将士。”
    蓝荣听到这话,看向弟弟蓝玉的目光顿时有所改变,不由问道:“你还怕避嫌呢。”
    自家弟弟的性格,蓝荣最为了解,从来都是天不怕地不怕,跟随着姐夫常遇春一同成长,也学了那股子气势。
    打仗的时候身先士卒,最为勇猛,虽素有谋略,但在其他方面,鲁莽无所顾忌。
    蓝玉听到大哥蓝荣调侃自己,不但没有搭茬,反而是沉声说道:“大哥,你并没有见过长孙殿下,连长孙殿下的底细也不清楚。”
    “我昨日在陛下那里,看到了跟长孙殿下有关的情报,这才知道为何陛下如此笃定长孙殿下的真实身份。”
    “说句实话,长孙殿下看上去不似勇猛武将,但个人的勇武,远超于我,前日在常府大劫那里就膳,我曾与长孙殿下小试一番,惨败。”
    蓝荣闻言,有些不可置信:“你说什么?你被长孙殿下击败了,这,这怎么可能。”
    弟弟蓝玉的本事,他这个做大哥的最为清楚,或许比姐夫常遇春要差上一点,但也是绝对的猛将。
    弟弟蓝玉这般说,只能是真的被长孙殿下给慑服了。
    然而,随后蓝玉的讲述,才是蓝荣震惊的开始。
    随着朱英的详细情报被蓝玉展露开来,蓝荣的嘴巴都快合不拢了,眼珠子都要掉在地上。
    “这,这未免也太过于传奇了吧。”
    蓝荣难以想象,一个八岁的孩子,用了十年的时间,建立了这么庞大的势力。
    简直是太过于夸张,就像是听神话故事一样离谱。
    这还是人能干出来的事情?
    还未见到朱英,在蓝荣的心中,就已经埋下了朱英无敌身影的种子。
    从西域伊始,再到大漠,草原。
    长孙殿下在没有得到任何帮助的前提下,开创了一个庞大的势力集团。
    “果然,陛下的孙子,是真正的龙孙,是天生的帝王,也唯有这般血脉才能铸造如此辉煌。”
    蓝荣惊叹不已,也就是现在的大明,没有卧槽的概念。
    不然蓝荣一连发出几十个卧槽也不过为。
    也就到了这个时候,蓝荣也真正的明白了,为何陛下对于长孙殿下如此相信,也不觉得是常人可以操控的。
    这般人物,必须得再来十个卧槽。
    就像是朱元璋看蓝玉一般,蓝玉也是笑意盈盈的看着大哥兰荣,心中呈现出一种莫名的快感。
    “所以说,长孙殿下这五千人,唯有从不同的地方调集才行,不然引起长孙殿下的猜忌,可算是得不偿失。”
    蓝玉开口说道。
    蓝荣点点头,这话完全没错,单单就从这些事情上来说,能够掌控如此庞大分散的势力。
    长孙殿下的心思手段,超乎常人的想象。
    真就是陛下的亲大孙,这般手段都可以说是半斤八两,不相上下。
    实则在蓝荣的心里,总感觉长孙殿下比陛下的手段,还要来得更为高明一些。
    “人员这块,你打算如何分配。”蓝荣认真的问道。
    蓝玉微微沉吟,说道:“我打算各出五百精锐,凑齐五千供殿下驱使,最好是能懂得火铳的优先,殿下对于火器尤为擅长,日后火器的装备当不会少。”
    蓝荣深有同感,说道:“那我便调集最为精锐的五百将士,供给殿下。”
    蓝玉再次说道:“我这便写信一封,让太平回来,跟随殿下。”
    蓝荣不由问道:“怎的不是让闹儿过来呢。”
    蓝玉摇头说道:“闹儿的性格过于跳脱,反观太平较为憨厚老实,稳重一些,在殿下跟前办事,当是以稳重为主。”
    蓝玉对蓝闹儿和蓝太平这两个儿子极为了解,虽然蓝闹儿是长子,但蓝太平显然更为符合要求。
    再者说了,蓝闹儿作为长子,日后可继承他的一切,次子蓝太平跟随长孙殿下,日后也能有一番作为。
    秦淮河畔。
    朱英没想到老爷子在这个点过来了,前面还让人带话让自己今日晚间进宫。
    怎的自己就直接过来了。
    “怎么,咱还不能来这里呢?”朱元璋佯怒道。
    朱英无奈,感觉最近老爷子总是喜欢这般小儿心态,不过看了看两鬓皆已经发白的老爷子,心中也理解。
    “哪能呀,孙儿住的地方,也是爷爷的家,什么时候过来那自然都是一样。”朱英回道。
    听到这话,朱元璋极为开心,随后说道:“今日你便到宫里睡,晚点咱带你去见个人,小时候还经常逗你玩呢。”
    朱英点头,不用想也知道,定然是哪个长辈,知道了自己的存在,想见上一见。
    晚上到宫里见面,单单就这个信息点,也不难猜出所见之人,必定是后宫嫔妃。
    能够让老爷子亲自提到的人,目前在后宫的地位想来很是尊贵,不过朱英对于后宫并不熟悉,也只能见面才知道是谁了。
    “月清,沏茶,待会直接送到书房里来。”朱英随口吩咐道。
    “是,东家。”伴随在朱英身边的叶月清,微微低头说完,便直接离开。
    “怎么,你这小子是咱肚子里的蛔虫不是,猜得咱有事情找你聊聊?”朱元璋笑呵呵的说道。
    “爷爷,都这个点了,你就让孙儿准备晚膳,孙儿要是还猜不出来,怕是有辱你的威名呀。”朱英笑道。
    听到大孙间接的奉承自己,朱元璋表示很舒服。
    大孙的奉承,那能和别人一样嘛,不过这话仔细思索,连带自个也夸上了。
    爷孙俩进了书房,随同而来的蒋瓛,刘和就在院子里等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