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凉国公和长孙殿下,在锦衣卫衙门见面了,现在应该是去了常府。”
    大明皇宫内,蒋瓛向正在用膳的朱元璋禀告,而后将其中的详细述说清楚。
    用膳的规矩很多,不过在蒋瓛过来后,朱元璋就让尚食局的人退下。
    朱元璋边听边吃,蒋瓛控制着语速,差不多在朱元璋吃完的时候,正好讲完。
    听完,朱元璋轻轻一叹,问道:“蒋瓛,你说咱大孙,为何就不回来住呢,仅仅只是一夜,就回去了。”
    朱元璋没有去问关于蓝玉如何,其中的关心点,在于大孙将龙撵还了回来,自己也回到宅院中去住了。
    “想来殿下当是有自己的想法,如今而言对于殿下,住在皇宫中过于招摇,而且也很容易施展不开。”蒋瓛闻言,小心翼翼的述说着心中的想法。。
    要是换了以前,或者说是别人,一般情况下蒋瓛都会保持沉默,但涉及长孙殿下,肯定要帮着解释两句。
    “咱心里清楚,咱就是舍不得,大孙的回来,对咱来说,是老天爷的礼物,咱真就想每时每刻,都让大孙陪在咱的身边,咱年级大了,身体的情况,咱也清楚。”
    “这日后啊,还不知道能看见大孙多少时日。”
    朱元璋有些唏嘘的说道。
    “陛下龙体安康,身强体壮,尚能食饭三大碗,臣观自长孙殿下回来后,陛下精神越发抖擞,臣心里也极为开心。”
    蒋瓛恭声回道。
    朱元璋听完,哈哈一笑,对着蒋瓛说道:“你呀你,什么时候连你都跟那些文臣般,学会奉承这一套了。”
    “陛下明见,臣句句实言,皆是发自肺腑。”蒋瓛连忙低头说道。
    “好了,咱知道你忠心,吩咐过去,把那常森放了吧,好歹也是咱大孙的小舅,关了这些天,也当是涨了记性。”
    “凉国公倒是滑皮,真以为特意卡着这个时间过来,咱就不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嘛,也不想想,咱要是对他有想法,他还能怎样。”朱元璋先是交代了一下关于常森的事情,而后对着蒋瓛说道。
    蒋瓛这个时候,就是选择沉默了。
    会不会弄凉国公蓝玉,别人不知道,他还能不知道嘛,跟蓝玉有关的罪证他都搜集了一大堆,人员也是罗列了大部分。
    要不是长孙殿下的出现,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人。
    便是在这个时候,司礼监掌印太监刘和进来禀告:“陛下,火药司那边传信过来,说是长孙殿下安排的火绳枪已经制造出来。”
    听到这个消息,朱元璋心下一动,不过随即微微皱眉。
    他有心想去看一下火绳枪的威力如何,只是今日跟军政分离有关的章程,还没有定夺出一个大致,便是今天的晚膳,都是推迟了一个时辰。
    不仅仅待会还要继续跟大臣们商讨,往后几日都没有太多的时间。
    朱元璋深知,关于兵权的改革,相比较火绳枪而言更为重要。
    军阵分离不是简单几句话就能搞定的,其中对于人员的安排尤为重要。
    如若随便安排一个文臣跟随,对于武将而言,根本不可能形成掣肘,也没有太多的意义。
    譬如蓝玉这等国公爵位,普通的文臣无法对抗,过去了对于蓝玉来说,也只是多一个后勤的下属,并没有任何的意义。
    “让大孙过去看吧,这是他整出来的,是不是如他意最为清楚。”朱元璋微微思索一下,就对着刘和说道。
    说完之后,朱元璋突然就自顾自的笑了起来。
    有大孙的感觉真好,反正有什么事情,就让大孙去做就行了,最为关键的是,大孙还是如此的优秀。
    “臣遵旨。”
    “雄英吾孙!雄英吾孙!”
    初到常府,蓝氏带着震惊和惊喜的目光,在蓝玉的解说中,了解到朱英便是朱雄英后,便是立即起身,一把抱住朱英,眼泪哗啦啦的落了下来。
    朱英有些尴尬,不过并没有挣脱,而是任由蓝氏抱着。
    他能感受到,面前的老奶奶,对于自己犹如老爷子一般,是毫无保留的慈爱。
    旁边常升和蓝玉看着,相互对视一眼,唯有哭笑。
    方才只是简单的说了一下朱英的身份,蓝氏似乎就已经认定,这就是自己的外孙。
    良久,蓝氏这才松开,而后双手紧紧的拉着朱英,目光在朱英的脸上仔细瞧着,嘴里念道:
    “让外婆好好看看,这都多少年了,还是这般俊朗,和小时候差不多一个样,真好,真好啊!”
    旁白的常升有些无奈,见二舅蓝玉不说话,只好开口说道:“娘,要不我们坐着聊吧。”
    蓝氏闻言,脸色顿时变化,呵斥道:“就你事多。”
    说完后,又拉着朱英的手,在自己座位旁边坐下。
    “怎得就这般瘦了,这些年在外边,吃了不少苦头吧。”蓝氏絮叨着问着。
    朱英微微迟疑过后,便开口说道:“除了刚开始的时候稍微难一点,后来就挺不错的,只是小时候的记忆都没了,也不知道自己是谁。”
    “这些年来东奔西跑的,没能早点到京师看望外婆,还请外婆见谅。”
    听到这话,蓝氏泪眼婆娑说道:“真是孝顺的娃,外婆在这里过得好好的呢,就是时常会想起你,真是老天爷开眼,让老身半截身子入了土的人,还能见到外孙回来。”
    “感谢老天爷,感谢菩萨,感谢佛祖。”
    蓝氏说着说着,双手合十开始念叨起来。从蓝氏的手腕上的念珠可以看出,蓝氏比较喜欢礼佛。
    蓝氏对于整个常府,甚至是凉国公蓝玉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存在。
    别看蓝氏是个五十多岁的老太太,但在某种意义上,蓝氏和朱元璋,是属于‘嫡系’的亲家,这概念就完全不一样了。
    朱雄英的目前,太子妃常氏怀孕的时候,蓝氏就一直在宫里帮忙照顾,朱雄英出生后,虽然一直都是由朱元璋和马皇后带大。
    但除开两人外,带得最多的,便就是蓝氏了。
    甚至于蓝氏对于朱雄英这个外孙的关心,要远远超过自己的三个亲生儿子。
    有什么好玩的,好吃的,第一想法就是带到宫里面去,或是给宝贝外孙留着。
    当然,其中或许也有一些其他的想法。
    毕竟从朱雄英出生的那一天开始,所有人就知道,这将会是大明帝国未来的第三任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