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个年代,女子的地位比较底下,相对于大明,其他地方更甚。
    朱英对于女子则完全不同,他明白在很多方面,女子比男子更有优势。
    所以朱英麾下,除了没有女子军外,其他方面对于女子极为平等。
    可以说在朱英这里,女子的地位得到了很好的提升。
    尤其是在潜伏和收集情报这一块,更是朱英麾下重要组成。
    而这些女子对于东家的崇拜,比其他成员则来得要疯狂许多。
    叶月清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东家。。”
    听到东家调侃自己,叶月清原本平静从容的面容顿时打破。
    一抹羞红浮上脸颊,心头小鹿乱撞,甚至已经顾不得去想,东家怎么会成为大明长孙。
    在这一刹那,天地黯然失色,整个世界都变成灰白,唯有站在他面前的东家,是鲜明的。
    她已经不知道如何回答,仿若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朱英看着面前低头羞涩的叶月清,有些错愕。
    他当然有叶月清的所有资料。
    在资料中,这个曾经某个富商的女儿,因为家道中落被贩卖,最后到了自己麾下。
    而后在群英商会的培养下,以惊人的速度提升自己。
    替换原本的高丽公主这样的事情,或许从朱英的角度来看,并不复杂。
    但是对于普通人来说,其中的难度之大,符合条件的人极为稀少。
    首先,替换赵香熙其实是早就确定的计划,替换的人必须要足够忠心。
    在最初的计划里,叶月清将会被当成钉子一般,钉在大明皇宫,在不暴露自己的情况下,为商会尽可能提供便利和情报。
    其中的困难可想而知,能给达到这个要求的人少之又少,而叶月清不管在任何方面,都可以完全胜任。
    必要的时刻,她甚至要牺牲自己,完成商会下达的政治任务。
    这个计划朱英清楚,他甚至知道在原本的历史中,在洪武三十一年,皇帝大行,诸多嫔妃将会殉葬。
    也就是说,当叶月清入宫后,顶多只有六年的时间可活。
    这很残忍,但在这个年代,什么事情能不残忍。
    所幸现在的朱英,已经不需要这个计划了。
    想到这里,朱英的心中不由生出一丝愧疚。
    因为洪武三十一年的嫔妃殉葬,只有他知道。
    “辛苦你了,从今以后,你就跟随在我身边吧,不必再去管高丽的事情了。”
    朱英沉吟片刻后,缓缓说道。
    曾经朱英对于婢女服侍,一直都是拒绝的,便是因为担心自己沉迷美色,乱了心志。
    不过现在已经不需要去考虑那些了。
    就目前来说,朱英在京师能够用的人手太少了。
    张伯需要对接的事情太多,也很辛苦,因为本身文化程度不高的缘故,在很多事情上也比较吃力。
    叶月清的能力他很清楚,完全可以弥补这方面的空白。
    “还愣着干嘛呢,快谢过东家,能够每日陪在东家旁边,这不是你日思夜想的嘛。”
    旁边的卫光见叶月清还在发愣,连忙催促道。
    叶月清听到催促,这才回过神来,眼中闪烁着惊喜,毫不犹豫单膝跪地,低头说道:“谢东家!”
    单膝跪地,是战士的礼节,而叶月清一直将自己当成东家麾下的战士,这是直接表达自己的忠诚。
    朱英也不估计男女之别,直接扶起叶月清。
    在身体被东家接触到的那瞬间,叶月清的身子不由颤抖了一下,顺势起身。
    头深深低着,不敢抬头,白嫩的脖颈都一片通红。
    朱英也懒得去逗叶月清了,嘱咐叶月清直接跟随自己,就朝着天界寺里面深入过去。
    “跟上呀,月清今天怎么回事,在东家面前如此失神,哈哈哈!”
    眼看朱英走远,叶月清还没有动静,卫光再次催促道。
    卫光极为清楚叶月清的想法,毕竟自高丽到大明,叶月清和卫光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也算是同僚的关系。
    对于这个坚强,年岁跟自己闺女差不多大的女孩,卫光很是欣赏。
    能够跟随在东家身边,达成她的梦想,也算是修成正果,最为完美的结局了。
    东家肯定不会亏待她的。
    “谢过卫叔叔。”
    当朱英离开,叶月清顿时恢复,眼神从迷离变得清明。
    而后迅速跟了上去。
    旁边,赵香熙见次,没有丝毫迟疑,紧紧跟随。
    我可是月清公主的贴身婢女,自然要跟着月清公主一起。
    “道衍法师,请准备一下,长孙殿下马上就要过来了。”
    锦衣卫小哥看着姚广孝,眼神中带着一丝恭敬的说道。
    他赌对了,长孙殿下真的亲自过来了,这说明道衍法师在长孙殿下的心里,还是有一定地位的。
    “多谢小哥,小哥的帮助,贫僧铭记于心,绝不敢忘。”
    姚广孝对人心的把握无须多说,娴熟无比。对于锦衣卫小哥的心思,自然清楚。
    锦衣卫小哥听到这话,很是满意,更是帮助姚广孝整理衣裳。
    没过多久,朱英在众多侍卫的拥护下,出现在这荒芜的藏经阁处。
    “贫僧道衍,见过长孙殿下。”
    两名锦衣卫单膝下跪,姚广孝双手合十,低头恭敬说道。
    朱英看着对自己行礼的姚广孝,心中颇为感慨。
    想起当初第一次和姚广孝见面的场景,距今连三个月都没有,两人的身份,已经发生巨大的逆转。
    这个在原本历史上,掀起了惊天巨浪的黑衣宰相,现在几乎是完全臣服自己。
    “起来吧。”朱英先是对两名锦衣卫说道,而后笑着对姚广孝道:
    “大师客气了,你我可是老熟人了,这般就见外了。”
    “最近这些时日,大师在这里可还是住得安心,我观大师平日过于繁忙,如今年岁大了,也是该好好歇息一下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