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奉天殿后的谨身殿里,朱元璋正在看书早课。
    不过良久,也没见得朱元璋翻过一页,他的心思,早就不在这书籍上,总是忍不住将思绪飞到大孙那里去。
    就在朱元璋自顾自笑意盈盈的时候,有太监回过禀告。
    “陛下,长孙殿下醒来了。”
    朱元璋闻言,回过神来,不由问道;“咱给大孙准备的新衣裳,大孙可是喜欢。”
    “喜欢,长孙殿下非常喜欢呢,殿下在铜镜面前,看了许久,一直都带着笑。”机灵的小太监回道。
    朱元璋闻言,顿时更为开心了。。
    昨日的朱元璋,睡得是真的香,他不知道多少年,已经没有睡过这么舒服的觉了。
    尤其是大儿朱标走后,更是每日每夜都睡不着,只能靠着奏章来麻痹自己,实在困得不行了,这才睡觉。
    每天睡眠的时间,不到三个时辰,对于身体的伤害,是难以估计的。
    若不是曾经年轻时候,有着良好的身体基础,早就跨了,就是凭借着一口气硬撑。
    他知道自己还不能倒下,他一旦倒下去了,这偌大的大明江山,将会陷入一轮巨大的动荡。
    早上起来的那一刻,朱元璋都以为自己是在做梦,直到看到旁边的大孙,这才明白是真实的。
    看着大孙熟睡在自己的身边,朱元璋轻手轻脚的起床,没有打扰大孙。
    在询问了刘和后才知道,大孙昨日一直守在自己的身边,很晚才睡觉。
    朱元璋嘱咐刘和,不可吵到大孙,这可是十年以来,大孙第一次回来睡觉呢。
    自然是要多睡会。
    最开始起床的朱元璋,本来想要取消这次的早朝。
    但是想到大孙提出的一些建议,朱元璋还是觉得应该和大臣们商议一下。
    无论是军政分离的政策,还是关于科举的建议,这对于如今的大明来说,都是非常的重要。
    科举的事情,还是可以延后,毕竟教案的编撰也需要时间,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搞定的。
    但是关于军政分离,委实非常重要,直指权力的核心。
    从起兵到建国的朱元璋非常明白兵权的重要性,若是能让子孙后代的皇帝,都能对大明的兵权,都很强的掌控力。
    那么无论遇到什么问题,都是不需要担忧,就像是大孙所说的,大不了将文臣换一轮就是了。
    这样的治国思想传承下去,大明将会得到极为久远的传承。
    当早朝差不多要开始的时候,朱元璋再次得到消息,大孙准备前往天界寺,让人备车。
    “大孙出行,就坐咱的那个马车吧,坐着也舒坦些。”
    “让刘和快些给咱大孙挑选一个好的闺女,咱大孙昨日还怪咱,说是找媳妇的事情,应该是咱这个爷爷的事情。”
    “最好就是在近几日内,将名单给咱列出来,咱到时候给大孙看看,看是哪家的闺女他最为喜欢。”
    “臣遵旨。”
    朱英向乾清门走去,马车已经在门前等候。
    “蒋瓛,你要跟我一起过去嘛。”朱英看着蒋瓛一直跟随在身边,不由随口问道。
    “殿下,陛下谕旨让臣伺候在殿下身边。”蒋瓛躬身回道。
    现在的蒋瓛几乎一门心思都在朱英身上了,虽说还未正名,但瞎子都能看出,长孙殿下丁定然就是未来的大明皇帝,毫无疑问。
    朱英也不意外,很快就到了乾清门前。
    然而看着停在下方的马车,整个人都有些懵逼了。
    只见在乾清门前,有锦衣侍卫三十名,前后各有四名缇骑。
    这点人数不算什么,算起来还算比较少的,其中的关键在于马车。
    这哪是什么马车啊,这分明就是房车。
    这是一辆四轮马车,通体铜铸,车顶有龙凤,通体还有各类雕纹,如同两个小房子,周边一圈还有围栏。
    前架八马,八匹高头骏马通体雪白无一杂色。
    从外看去,车内两部分,前方如同茶室,熏香已经点燃,后方有着床榻,上面垫着床垫。
    在马车的四周,还有垂蔓,可以遮挡。
    这等座驾,大概便是大明最为顶尖的奢华了吧。
    朱英足足看了半晌,这才回过神来。
    “这是陛下出行马车,陛下此刻正在谨身殿准备早朝,知道殿下要去天界寺,特意嘱咐臣安排过来。”
    在马车前的,是司礼监秉笔太监郭忠,也算是朱英的老熟人了。
    之前朱英在秦淮河畔宅院批阅奏章时,一直都是郭忠在旁边伺候。
    朱英沉默。
    好家伙,你管这玩意,叫马车?
    不过在反应过来后,朱英有些跃跃欲试。
    毕竟这马房车,就如今的全世界来说,都算得上顶尖座驾了吧,这是足够奢华。
    朱英从容的走了上去,郭忠跟随在一旁,蒋瓛则翻身上马。
    “殿下,是否现在出发。”蒋瓛在马上低头问道。
    朱英微微点头。
    随即在蒋瓛的吩咐下,马房车缓缓动了起来。
    一旁的郭忠,开始为朱英泡茶,在桌面上,甚至还有各式各样的点心。
    然而就在朱英准备享受的时候,郭忠从马车里拿出一堆奏章,诚惶诚恐的说道:
    “殿下,这是陛下带给殿下,路上所看的消遣物。”
    朱英拿着点心的手,一下子就顿住了。
    好个老爷子,这是时刻都要让我分担奏章啊。
    点心加茶水的组合,便算是早点了,不过对于糕点的问道,朱英并不满意。
    便对着外面的骑马跟随在一旁的蒋瓛吩咐道:“蒋瓛,派人去我宅院通知张伯,让他给我准备早点送来。”
    “遵令。”蒋瓛回完,立即上前对前方缇骑吩咐道。
    在蒋瓛的安排下,立即有两名缇骑离开队伍,开始加速,纵马朝着前方奔驰而去。
    朱英是个会享受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