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胜之所以能够担任首席大师兄的位置,最大的原因在于性格上的谨慎。
    这一点也是被朱英所认可的,所以才赋予了他首席大师兄的名义。
    就目前的刘胜看来,多半老师在京师,是找到了自己的身世,其中家族在大明,定是首屈一指的存在。
    不然也不会把马铃薯,番薯这等高产作物,都调集过去,甚至于这次传信,都没有关于安南的安排。
    足以说明老师的重心,可能会向大明这边转移,放弃安南那边的计划。
    但老话说得好,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若真是出了什么事情,该当如何?
    老师的存在,刘胜远比其他人都清楚有多么的重要,之所以自己能在群英城发号施令,还是依靠老师的威名,还有诸多人对老师从崇敬。
    若是老师不存在了,那么整个群英城都将会分崩离析,这一点从刚才有人反对自己,就不难猜出。。
    大漠,草原那就更加不用说了。
    群英商会诸多分会长,也会纷纷独立,各自经营。
    这是老师的手段,在麾下所有势力中,虽然相会之间有着紧密的联系,但是在权力方面,不存在独挡一面,都是相互掣肘为主。
    在刘胜说完之后,数人开始交头接耳,开始讨论。
    良久,江云开口说道:“老师的存在,不能有任何的闪失,哪怕就目前来说,这个可能性非常小。”
    “但是,老师曾经教导过我们,不能因为事情发生的可能小,就去忽略它的存在,有些事情,看上去非常的细微,但却极有可能,就会导致满盘皆输。”
    “所以在我看来,大师兄的谨慎,没有任何的问题,我将赞同大师兄的选择。”
    在江云说完之后,众人微微沉默后说道。
    “我赞同!”
    “我赞同!”
    刘胜见此,微微点头,而后说道:“既然大家都赞同,那么我即将启动老师预留的紧急应对策略。”
    “即日起,群英城禁止人员出入,番薯,马铃薯,玉米等作物,按照老师的吩咐,立刻筹齐,明日一早上路。”
    “有老师送来的空白文书,将作物运送至大明驿站便可。”
    “另,召集所有战士,潜入大明京师,围绕京师周围潜伏,等候老师的指令行事。”
    听到这里,江云不由问道:“我等如此多人,若是被大明警觉该当如何。”
    这确实是个问题,虽然兵卒不算多,但实际上这条指令,是包括在大明的群英商会人员,涉及到的人数,恐怕有上万之多。
    微微沉吟过后,刘胜说道:“今年不是有几个小国,得到了大明皇帝的封号嘛,让他们安排人员朝贡,以朝贡的名义,全部换上我们的人。”
    “另外,向跟我们交好的小国,提出人员的加入。”
    众人闻言,皆是点头说好。
    大明对朝贡的人员虽说有限制两百人,但若是几个小国一起,加上一些其他朝贡国的人员加入,少说几千人还是没问题的。
    几千人对抗大明,无异于鸡蛋碰石头,但大家的需求不高,只要是老师能够安全脱离京师,死上再多的人,都是值得的。
    “即刻向大漠,草原,大明内所有麾下势力传信,向大明京师集结。”
    朱英从迷迷糊糊中醒来。
    昨夜里,他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里面,自己似乎变成了一个很小的孩子,在爷爷奶奶的照顾下,慢慢的长大。
    很多情景的细节,开始逐渐的出现。
    梦里的爷爷,似乎就是老爷子,梦里的奶奶,总是将自己抱在怀里,但无论自己如何去看,都是看不清面容。
    “是因为昨夜老爷子说的那些话,还是我自身的记忆里呢。”
    朱英有些分不清楚了,因为昨夜老爷子说了很多,关于小时候的点滴事情,其中大部分,都在梦境里被重现了。
    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随着朱英的醒来,这些零碎的记忆,似乎在逐渐的消退。
    朱英想去回忆,却很快就发现自己已经想不起来了。
    只记得自己昨夜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回过神来,朱英突然发现老爷子并没有睡在自己身边,而外面的阳光,已然照入进来。
    朱英没有多想,从床上起身,或许是发出了响动,外面有人听到声响,随即推门进来。
    进来的人,正是司礼监掌印太监刘和。
    刘和进门看到长孙殿下已然起身,往后挥挥手,立即就有数名宫女太监,或是端着水盆,或是拿着衣服进来。
    “刘公公,爷爷他人呢。”朱英随口问道。
    “殿下,陛下此刻应当已经在谨身殿,准备早朝了,陛下起来的时候特意嘱咐老奴,切莫要打扰殿下睡眠。”
    刘和躬身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