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冯胜,拜见陛下。”
    华盖殿中,冯胜跪拜,两手拱合,叩头至地。
    在礼节上,冯胜完全跳不出任何毛病,从这点上来说,可以看出目前的冯胜谨小慎微。
    冯胜这此人,军事能力不比徐达等人差,性格不像蓝玉那般张狂。
    按理说冯胜功劳不少,又是开国六公,为人比较低调,应该是可以得以善终的。
    事实上朱元璋一开始对冯胜确实信任以及重用。
    尤其是现在,徐达和常遇春去世,虽然蓝玉也大胜之后,也成功挤入一代名将的行列,但若是比起资历来,冯胜显然更高。
    而且累积的功劳,也是远超蓝玉,包括各方面的名声,完全碾压蓝玉。
    冯胜也是淮西勋贵,但他爱惜羽毛,刻意疏远淮西武将集团,所以目前蓝玉才是淮西勋贵的领头羊。
    目前的大明,相当于军政一体的概念。
    练兵屯田的时候,地方上也受到冯胜的管辖。
    冯胜在当地的名望很高,不仅练出来的兵员素质很高,就连地方上也是治理得井井有条。
    然而也就是因为这般,所以朱元璋对其就猜忌多疑起来。
    别的武将,或多或少都有弱点可言,这冯胜过于完美了些。
    在朱元璋的安排下,锦衣卫对冯胜的监视力度很大。
    洪武二十二年,锦衣卫密保,周王朱橚擅自离开封地到凤阳和冯胜见面。
    得到这个消息的朱元璋,顿时大怒。
    藩王未经允许,不得擅自离开封地,这是朱元璋为了江山稳固定下的铁律。
    关键是朱橚去见的人,还是一直被朱元璋忌惮的冯胜。
    不用多说。
    周王朱橚直接被流放云南,朱元璋要把他丢到沐英那里去。
    只是没过多久,朱元璋就改变了主意,将他召集回京师。
    朱橚作为第五子,虽是继在马皇后下位嫡子,但实际上皇位跟他半点关系也无,他也没想过这事。
    他刚刚出生的时候,就体弱多病,险些夭折,还是一位老太医救活了朱橚。
    不过即便如此,朱橚调理到了十几岁身体才像健康人一般。
    也正是因为有这些遭遇,朱橚从小对于医术学问极为痴迷。
    洪武九年的时候,朱橚,朱棣,朱棡,朱樉等皇子,在就藩前,朱元璋带着他们去了安徽凤阳老家。
    在这个朱元璋长大生活过的地方,对儿子们进行教育,培养。以便就藩后能够拱卫大明江山。
    这个时候的朱橚,可以说是第一次离开京师,来到一个比较荒凉的地方。
    然而在凤阳这里,当时虽然穷苦,可是却被朱橚发现,这里生长着大量的医书中才有的珍贵草药。
    三年多的时间,其他的兄弟们都是在学习如何治理地方,唯有朱橚经常跑到外面,四处采摘草药。
    朱元璋当时已然离开,留下来的先生们对于皇室亲王,自然也不会多说。
    也就是这般,朱橚在这里渡过了最为愉快的三年多的时间。
    后来便是在朱元璋的安排下,和冯胜的女儿冯氏成婚,就藩开封。
    开封的周王府可是在宋金故宫的基础上修建的,富丽堂皇,规模宏大。
    这个时期的朱橚,对于治理藩地没有任何心思,每天都是在研究医术,很少参与外界的交流,地方政务也不管。
    除了研究医术外,空余的时间,也就是造娃了。
    所以朱橚后来有子十五人,女十二人,也算是枝繁叶茂了。
    直到洪武二十二年的时候,长子朱有炖已经长大成人,朱橚干脆就把藩地的事务交给长子。
    因为一些草药用完,朱橚记得曾经在凤阳见过,反正藩地也没啥事,毕竟开封在经济上还是不错的,长子也在管着。
    思索一番后,朱橚带了两个贴身侍卫,连夜跑路,甚至没走驿站,四处采集药草,然后到了凤阳。
    王爷失踪,这在藩地可不是小事,立即就传到了朱元璋这里。
    自己儿子在藩地失踪?这还了得,朱元璋也没多想,直接安排人开始寻找起来。
    朱橚和妻子冯氏的关系很好,到了凤阳后采集到需要的药草,准备回去的时候。
    想着来都来了,那就去拜见一下岳父。
    这个时候的冯胜,刚好在老家凤阳这边。
    朱橚也知道,直接从开封跑过来和岳父见面这事影响不好,于是便趁着夜色去见岳父。
    然而他并不知道,朱元璋因为忌惮冯胜,早就安排了锦衣卫严密监视。
    朱橚就直接暴露了出来。
    冯胜在晚上见到朱橚这个女婿的时候,整个人都懵了。
    朱橚以为带给岳父的是惊喜,冯胜感觉到的唯有惊吓。
    对于被锦衣卫监视这样的事情,冯胜早就知道了,这点管控能力还是有的。
    这下子,冯胜就知道自己可能要完。
    朱元璋很快就得到了这个消息。
    好家伙,终于抓到你个老小子的把柄了,那还说啥?
    直接将冯胜的兵权给卸了,以涉嫌谋反的名义。
    只是朱元璋心中也知道,朱橚这小子没有谋反的可能,考虑到儿子的名分,将冯胜收了兵权,训斥一番,也就作罢。
    就这事,冯胜欲哭无泪,真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
    冯胜是武将,更是一个读书人,所以很早就猜到了朱元璋的心思,和淮西同乡蓝玉等人,保持着距离。
    这也是在蓝玉案发生的时候,死了那么多淮西勋贵武将,却没有连累到冯胜身上的原因。
    朱元璋也没办法,毕竟冯胜太过于干净了,锦衣卫都搜查不到任何的证据,可以证明冯胜和蓝玉等人有任何的勾结。
    不过后来的冯胜,还是被朱元璋赐死了。
    蓝玉案爆发后,冯胜更加谨慎了。
    蓝玉案爆发次年,朱元璋就将冯胜召到京师来,好方便就近监视。
    冯胜整日闭门读书,也不参与任何事情。
    足足过了两年,锦衣卫都没有任何证据。
    锦衣卫也很无奈,敌人太狡猾,我等也没办法啊。
    终于,因为太过于无聊,或许是静极思动,冯胜就在自家们前修了个稻场,然后下面埋上一些瓶瓶罐罐,上面铺上木板做成走廊。
    自己就骑马在上面踩踏,发出轰隆隆的响声,就好像曾经在驰聘沙场一般。
    这也是冯胜对于曾经往事的回忆。
    锦衣卫眼泪都出来了,守了这么久,终于能有点东西禀告上去了。
    于是就上奏,说是冯胜造的稻场下,可能藏匿有大量武器,更有战马奔腾声,可能是在训练兵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