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手中的新型火铳,这是朱元璋第一次接触到‘小’的概念。
    在之前,朱元璋对于火器这一块的思路,就是‘大’。
    火炮威能不够怎么办。
    那就造更大的火炮,用更多的火药,自然威能就上来了。
    朱元璋能够取得天下,火器上的威能,功不可没。
    尤其是对于蒙元骑兵,虽然是残余势力,但朱元璋的军队,也是以农民军为主。
    能够屡战屡胜的关系,就是在于火炮镇压骑兵。
    大量的火炮轮番倾泻,巨大的声响溅射的伤害,都能让骑兵的骏马受到极大的干扰,从而一举歼灭敌军。
    火药司对于火器的研究,也只是一直按照朱元璋的思路往这方面走。
    火铳的构造完全就是火炮的构造,只是为了更加方便携带。
    但这火绳枪,尤其是在火药司的太监讲解完后,让朱元璋意识到,如果这火绳枪真的能造出来,说不准可以完全代替弓弩手的存在。
    敏队的战争意识让朱元璋知道火绳枪的重要性。
    “传咱的谕旨,吩咐所有的工匠,必须在最短的天数内,将这火绳枪给咱造出来。”朱元璋沉声吩咐道。
    “臣遵旨。”
    这一刻的朱元璋,突然理解了大孙,为何总是想要打这打那的冲动。
    因为现在的朱元璋,同样也有这般冲动。
    如此利器,如若真有大孙讲述的那般威能。
    还有什么敌军,能够阻挡得了?
    攻城有大炮,野战有火绳枪,朱元璋已经感觉到,当这些火绳枪出现在战场上的时候,将会给敌人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京师秦王府。
    朱樉正在院子,看着面前的小池塘作画。
    自从邓氏被赐死后,朱樉经历过最初的悲伤,就跟完全换了一个人般。
    甚至开始修身养性起来。
    不管如何,他终究是皇嫡次子,心中也明白,只要安安静静的等着,终究有出现的那一天。
    甚至于就在昨天,父皇还传旨过来,准备给自己再选一个妃子。
    至于朱樉正妃王氏,其实两人间并没有什么感情存在。
    王氏由于年纪较小,没有跟哥哥河南王扩廓帖木儿即王保保的部队中去。
    明军占领了河南后,她也身不由己地成为了明朝的子民。
    对王保保招降的失败让朱元璋更加敬重保保的为人了。
    所以后来,朱元璋作主:把保保的妹妹王氏嫁给了自己的第二子秦王朱樉。
    于洪武四年九月,册封王保保女弟为秦王妃。
    王氏性格刚烈,保持着其政治上的反对派立场,对这门婚事进行了坚决的扺制和反抗。
    但在铁血朱元璋面前这般没有任何意义,和尚乞丐出身的朱元璋本就是是视人命如草芥,开国功臣都能大肆屠戳,更别说王氏了。
    而秦王朱樉,显然对王氏也不满意,这其中也可能存在审美的问题,毕竟王氏的颜值,就中原人看来,可能并不是很高。
    所以这关系就不用说了。
    朱元璋也不管这些,只是没想到后面安排的邓愈之女邓氏,却是个蛇蝎美人。
    所以这次准备给老二朱樉,再安排一个贤良淑德的妃子过来。
    朱樉伤心过后,也没啥意见,毕竟从小自军营长大,生离死别这种比较容易看得开。
    甚至有时候还会有些小小的期待,希望父皇能够安排一个好看的妃子。
    就身份地位上来说,秦王朱樉已然是达到了整个大明的顶尖层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