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十名火铳手的前面,大约二十步,三十步分别挂着白布。
    这是为了测试火铳的威力。
    明初的火铳的威力,比想象的中还要差上许多。
    当‘点火’令下的时候,十名火铳手迅速点火。
    轰!轰!轰!
    声音还是挺大的。
    当火铳手打完之后,迅速有太监上去监察白布受到的伤害。
    明初的火铳,是以火药为发射药,然后装填铁弹,形成伤害。
    其伤害,大约在二十步,大约三十米出头。
    过了这个距离,基本上就没啥用的。
    “陛下,大喜,大喜啊,殿下指导所制出的颗粒火药,使得火铳的威能,足足提升了十步。”
    太监从三十步的地方取下数块白布,小跑到朱元璋面前道喜。
    朱元璋对于火器极为熟悉,见此大喜。
    “立即测验火炮的威能。”
    “臣遵旨。”
    随着轰轰轰之中,十架大将军炮被点燃,填充的石块,铁弹,依次轰击而出。
    一片烟雾缭绕后,太监们连忙测算距离。
    “陛下,一百四十步,提升了二十步。”
    朱元璋闻言,不由起身喝道:“好!”
    随即转身对朱英说道:“好个大孙,只是这般改良一番,竟是让火药的威能,足足提升了两成有余。”
    朱元璋的眼睛里,全是惊喜和震撼。
    其实他这次过来,并没有对此抱有多大的期待,然而事实证明,他再次小看了大孙。
    “爷爷过奖了,火药的威能,如若炼制一番,应当还可以再次提升。”朱英笑着说道。
    “大孙竟是对火药这般熟悉。”朱元璋问道,他没想到大孙还能提升威能。
    目前的火铳,在战争中的使用虽然广泛,但论伤害的话,比弓弩要差上太多。
    受到黑火药威力的限制,哪怕是颗粒化的黑火药,对于骑兵的板甲的来说,都是无法洞穿的。
    在战场上最大的杀伤还是以火炮为主,火铳难以打死人,不过对于骑兵来说,主要的作用还是在于惊马。
    若是对上步兵,重复的打击,可以让对方的士兵抱头乱窜,起到影响对方冲锋阵容的作用。
    朱英听到老爷子的夸奖,并没有立即回答,而是在沉思一番后说道:
    “爷爷,刚才我观火铳手时,福至心灵,突然想到一种新火铳的制作方式。”
    “我想尝试制作一番。”朱英开口说道。
    刚刚火铳手的速度,实在是太感人了,朱英在心中计算时间。
    从装药,压实,填弹,瞄准,点燃,大概用了二十个呼吸,也就是大约一分钟左右的时间。
    这样的速度在战场上,尤其是骑兵冲击的时候,就很难受。
    所以目前明初的火铳,火炮主要还是以辅助为主,尤其在野战的时候。
    攻城战,水战,就用得比较多了。
    朱元璋听到大孙的想法,稍加思索就同意了。
    在朱元璋的谕旨下,朱英就成为了火药司的最高长官。
    朱元璋倒是没有太多的想法,主要还是支持大孙。
    朱英直接就留在了火药司,朱元璋则回皇宫去了。
    “殿下。”数位火药司的太监向朱英行礼。
    朱英点点头,直接吩咐道:“我需要手艺上佳的木匠,还有铁匠,把顶尖的大师傅召集过来。”
    “遵令。”
    朱英现在想要做的事情,就是先将火绳枪给发明出来。
    明初现在的工艺,完全可以纯手工打造火绳枪了,这只是一个思路理念的问题。
    火绳枪的下一步,就是遂发枪。
    其实火绳枪和燧发枪的区别并不是很大,简单一点说,就是火绳点燃和燧石点燃的区别。
    燧石这里自然是有的,这般看来好像是可以直接跳过火绳枪,直接研发出燧发枪来。
    毕竟燧发枪不会受到下雨等天气的干扰,而且还可以夜间作战。
    其实不然。
    这种不是一块燧石的问题,主要还是遂发的精密装置的问题。
    稳定的遂发枪出现,是在西方文艺复兴后,从钟表里面联想出来。
    其中的精密度极高,不需要太大的力气。
    在明末的时候,就已经有人设计制造出燧发枪,俗称自生火铳,但这样的生产成本极高。
    其中最大的阻碍就是弹簧。
    古代手工制作的弹簧比较粗糙,为了保证遂发能够打出火花,点燃火药室,所以力度很大,使用起来并不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