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日新最为出名的学问,是相术。
    相术,便是根据人的五官、气色、骨骼、指纹等推断其寿夭、荣枯、吉凶、祸福。
    相术是刘日新的看家本事。
    尤其是在最近十多年,刘日新游走天下,见识更加广泛。
    相术于大成之上,更加精深。
    相术的特质,就是在于眼力。
    刘日新初见朱英的时候,就感受到那五官面容,卓尔不凡,便是在人群中,也犹如鹤立鸡群,十分惹眼。
    见到这般人物,尤其是宋忠只是介绍了个名字的情况下。
    刘日新职业本能,下意识的就在心中掐算。
    哪怕不知道朱英的生辰八字,以刘日新如今的境界,透过五官,气色推算命格,也能推算出一些情况。
    刘日新也没多想,暗中在衣袖里就掐算起来。
    毕竟能让锦衣卫随同护卫的人,自然是勋贵人家子嗣无疑,就是看看未来造化如何了。
    然而只是初步掐算,刘日新就心中一震,小拇指抖动极为厉害,同时更是有一股心悸的感觉。
    这种感觉,唯有在推算命格极为强劲的人。
    甚至对天地有极大影响的人,才会出现。
    上次有这种感觉,还是在给朱元璋和其麾下众多将领推算的时候。
    刘日新感受到后,立即就停止了下来。
    到了后院等待祭祀的里,这才安心在衣袖中推算起来。
    随着详细的推算进行,刘日新眉头微皱。
    “这命格,为什么有一种特别熟悉的感觉?”
    刘日新有些纳闷,他仔细回忆过,自己肯定没见过朱英,这般人物,只要一眼就终身难忘。
    绝不可能忘记。
    “最近也没给人推算,怎么就感觉这般熟悉,好像就是不久前算过一样。”
    刘日新心中嘀咕,越是推算,越发觉得熟悉感铺面而来。
    便暂时停下,仔细回想。
    “自向京师出发后,这一路上也没推算过几人。”
    “唯一推算过的,就是陛下给的两个生辰八字陛下?”
    刘日新一愣,随即马上回忆陛下给的两个生辰八字。
    那两个生辰八字他记忆犹新,毕竟过去的时间也不算太长。
    况且两个八字反差极大,且有着共同的特点,都是早夭之相。
    一个极为普通,就是寻常人家。
    另一个富贵之极,现在的刘日新也已经清楚,便是虞王殿下朱雄英。
    而他刚才推算的朱英,其命格和虞王殿下非常相似,甚至给人一种就是此人的感觉。
    “这不可能。”
    刘日新后背发凉,刚才之所以没想到这茬。
    因为一个是活生生的站在他面前的人,另一个则是已然死去十年之久,自己正在准备挖墓。
    短暂的犹豫过后,刘日新尝试着,用朱雄英的命格,套入朱英的身上进行验证。
    说来简单,但这也只有像刘日新这样的顶尖相师,才能轻而易举的做到。
    随着推算的进行。
    刘日新的身体开始哆嗦,颤抖,抽搐。
    额头上,豆大的汗珠,在不停的滚落。
    “莫非是鸠占鹊巢?”
    这是传说中,甚至带着点神话色彩的神仙手段。
    将一个人的命格瞒天过海,逆天改命,套在另一个人的身上。
    野史中的相关记载最相近的,便是东汉末期,诸葛孔明七星灯续命的传说了。
    刘日新作为如今大明玄学巅峰人物,自然明白很多野史记载,多数都是谣言吹嘘,不太尽实。
    然而今天,却是有这么一个活生生的例子,站在了他的面前。
    给他造成了极大的震撼。
    只是震撼过后,刘日新的心中,就剩下恐惧了。
    阴谋,大阴谋。
    能有如此手段,甚至于操纵这一切的人,到底想干什么。
    朱雄英,皇嫡长孙。
    难道他们,是想要窃社稷神器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