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朱英准备去燕王府想点法子的时候。
    茶楼大门口,
    朱高炽还有几个侍卫一同进来。
    其实朱高炽早就到了,来的时候,刚好看到刘和过来。
    便就在旁边的一个小酒楼里一直等着。
    作为皇孙,他当然认识皇爷爷身边的这个宦官。
    能够让司礼监掌印亲自出宫过来,自然是奉了皇爷爷的谕旨。
    这个时候参与进去,怕不是一件好事情。
    待看到刘和带着人离开后,朱高炽这才转身进来。
    好家伙,还真是说曹操到曹操就到。
    朱英还在心中准备着去燕王府的说辞,这才一转身,朱高炽就出现了。
    一番客气寒暄后,朱英请朱高炽到二楼详谈。
    “英哥儿,你上次教我的法子,真就是不错。我按你给的法子,让皇爷爷看了,大为赞赏。”
    “现在皇爷爷已经给了谕旨,允我明日兵仗局,火药司通行。”
    “便是明日一早,咱们就共同出发吧。”
    朱高炽有些兴奋的说道。
    其中得到通行许可是一方面,最主要的是皇爷爷似乎更为看重了。
    父王朱棣不想册封自己为世子的事情。
    朱高炽也有所耳闻。
    他知道自己比起能文能武的二弟,没有任何的优势可言。
    唯一的出路,就是在皇爷爷那里。
    有些东西,作为皇室成员,哪怕他才十几岁,心中也很是清楚。
    看似不争,实则必争。
    皇爷爷对二弟不喜,就是他的机会。
    所以现在的他,对于朱英心中很是感激。
    至于父王的一些想法或者谋划,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朱英听到朱高炽这话,有些苦涩。
    好不容易盼到了兵仗局这边,没成想遇到了去孝陵送祭品的事情。
    朱英有些唏嘘的说道:“这有些不巧了,方才宫里的宦官前来通知,在茶楼下了大量的早点订单。”
    “用来祭祀孝陵,太子殿下。还要备上一些,给大内的皇子皇孙们尝尝。”
    早点的生意,对百姓乃至于勋贵看来,赚取的银子可不少。
    但朱英的心思根本就不在这上面。
    他跟随朱棣来京师,首先是来见识一番大明国都。
    最为主要的,还是在这火器上面。
    火器制作的大致流程,或者一些火器工匠的住所和情况。
    没想到如今,被茶楼给坑了一波。
    要知道当初就不弄这个茶楼,干点别的生意了。
    朱高炽闻言,脸上闪过一丝为不可查的异色。
    以祭品祭祀的名义,让朱英去孝陵参与祭祀。
    还是刘和来通知。
    这分明就是皇爷爷的意思。
    想起之前在皇爷爷那里,自己说出茶楼东家朱英的名字。
    皇爷爷当时好像反应不是很大。
    朱高炽自小就在宫里读书,清楚皇爷爷的脾性。
    对于人才,皇爷爷一直都非常的重视,不可能那般淡定。
    这足以说明,朱英和皇爷爷早就见过了。
    甚至
    这其中,和父王会不会有些关联?
    朱高炽不由有些沉思。
    朱英看到朱高炽沉思的神态,心中了然,看来祭祀的事情,果然是有人暗中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