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的想法真是秒啊,长孙殿下亲自过去,臣觉得自然是万无一失。”
    刘和立马奉承说道。只是说完后嘴角有些抽动。
    朱元璋越想越是觉得这个注意相当不错。
    “现在大孙的身份还不宜公开,刘和你帮咱想个法子,安排大孙前去。”
    “今日可能有些来不及,便通知孝陵那边,明日再动工吧。”
    朱元璋笑呵呵的吩咐道,脸上的皱纹都挤在一起了。
    “臣遵旨。”
    刘和躬身回道,脑子里在转圈,要想个什么法子才能让长孙殿下过去,又跟陛下关系不大呢。
    在宫里讨生活,脑子一定要灵活。
    只是沉吟片刻,刘和就说道:“陛下,臣倒有个法子,只是可能会有些委屈长孙殿下。”
    朱元璋闻言,道:“你先说来听听。”
    刘和躬身道:“陛下,长孙殿下目前不是在秦淮河畔那开茶楼嘛,早点的名气很大,便是老奴都时常在宫里听到。”
    “老奴虽未尝过,但想来味道绝对非同凡响。”
    听到这里,朱元璋不由有些得意的说道:“咱大孙的早点,那真就是一绝,这天下的山珍海味在咱看来,还真就比不上大孙的早点。”
    听到这话,刘和脑海中的想法顿时就敲定了下来,说道:“陛下,既是如此,那么老奴通知神宫监。”
    “以皇家祭奠为由,让长孙殿下安置一批早点过去。这般说法,长孙殿下自然不会怀疑。”
    朱元璋听到这话,哈哈大笑道:“好你个刘和,真有你的,让咱大孙送早点给咱大孙去祭奠,不错,不错,哈哈!”
    看到陛下龙颜大悦,刘和知道自己这番话是说到陛下心坎里出去,眼珠子一转,又说道:
    “陛下,或许可以多购置一些,便是,便是娘娘那里,也可送上一些,品尝一番。”
    朱元璋闻言,笑容戛然而止。
    一抹悲伤浮现于脸上。
    刘和见此,心中咯噔一下,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
    真是嘴贱,提谁不好,提皇后娘娘,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么。
    然后朱元璋却是悠然一叹:“刘和,你是个好样的。能够帮咱记着大妹子。”
    “便是咱都忘记了这茬,就顾着自己享受去了。”
    “还好你提醒了我,这要是哪天到下下去,见着大妹子,跟她聊起咱大孙的事。”
    “她要是问咱,大孙做的早点是个什么味道,咱都不知道该要如何回答。”
    “咱真是不该啊,天天嘴里念叨着他。却把这等事情都给忘记了。”
    “刘和,你有心了。”
    听到这话,刘和顿时就放下心来。
    在朱英没有出现之前。皇后娘娘在宫里就是一个禁忌。
    谁若是提到,保不准陛下就容易癫狂。
    自从朱英出现后,刘和也能感受到,陛下的心已经稳固了许多。
    “这是臣的本分。”
    刘和躬身说道。
    朱元璋微微点头,深思片刻而后吩咐道:“你得跟咱大孙交代一声,还得送一份到宫里来,给他亲爹也尝尝。”
    犹豫了下,朱元璋似乎是想到了当初,正好在仁智殿看到的朱允熥还有孙女朱明月。
    补充道:“多弄一点,给他的弟弟妹妹也带点过来。”
    “咱大孙离宫早,这些弟弟妹妹们,想必对他这个大哥都没啥印象了。”
    刘和闻言忙道:“臣遵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