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英从茶楼离开后,就回到了院子里。
    下午的茶楼太吵闹了。
    偶尔就是听下消息,经常听可就有点受不了。
    茶楼的里面的小厮们,在给客人加水的时候,也会竖起耳朵。
    京师发生的一些大大小小的事情,基本上都会收录起来。
    大多数的消息,目前朱英都是交给张伯去处理。
    作为一方势力的领袖,他不可能像朱元璋那样,什么事情都去关心。
    把握一个大方向就可以了。
    有着前世的一些网络经验,对于现在的管理,朱英最初还有些陌生,几年摸索下来,已然是非常熟悉。
    书房里,张伯侯力在一旁。
    朱英没有打开情报查看,而是陷入沉思之中。
    他在思索一个问题。
    内心中,对于这个决定,也是非常的纠结。
    这是在和老爷子接触久了后,才逐渐诞生的这个想法。
    于西域那边。
    朱英有着自己的秘密基地。
    雪花盐是一部分。
    还有那从未在市面上传播的番薯,玉米,马铃薯。
    之所以能够养活这么多人,在吃食上没有紧缺。
    哪怕是大面积灾荒,朱英麾下都未受到打击,反而还能趁此机会收腹更多的势力。
    这些东西可帮了不少忙。
    不管是西域,还是大漠跟草原。
    银子虽然重要,最为关键的还是在于物资,粮食。
    尤其是大漠,草原上的冬季。
    真就是饿殍遍野。
    每一年的冬季,朱英麾下的势力,就会出现新一轮的扩张。
    不需要费尽心思去拼杀。
    只要你能让别人活下去,那就是救世主级别的存在。
    尤其是那些快要饿死的人,当朱英麾下的人员发现他们的时候。
    只需要一口热乎乎的浓粥,对于他们来说,就是全部。
    更别说,一些兵卒。
    他们的父母,妻子,孩子。
    都被朱英救下。
    当一个男人,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父母妻儿即将饿死而无能无力的时候。
    那种无力的感觉,太过于崩溃。
    甚至于饿得极致,自己的孩子不忍心下手,相互交换,出现易子而食的恐怖景象。
    当有人出现,并且拯救这一切的时候,他便是所有被拯救人的心中,活着的神明。
    其中这些番薯,玉米,马铃薯这些作物,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更何况朱英还从海外番商的手里,拿到了黑麦。
    黑麦,这是一种能够在极度贫瘠和寒冷的地方,都可以生长的农作物。
    后世的沙俄之所以能从欧洲,一路开疆扩土到白令海峡,黑麦居功至伟。
    他们走到哪里,黑麦就种到哪里,有粮食就有人,有人就有控制权。
    虽然黑麦对于大明而言,绝对多数的地区都不适宜。
    但是在西域,大漠的一些贫瘠地区,也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能够产出粮食,那就意味着不少人可以活下来。
    这些,才是朱英真正的根基所在。
    对于这些作物的隐蔽和保护,朱英极其重视。
    加上游牧民资对于农耕的兴趣不大,朱英也控制着这些作物的产量,并没有大规模的种植。
    在制作成食物的时候,也经过了粗加工,看不出原料。
    这些年下来,一直没有被传播开来。
    “传信西域,让我们的人那边调集一批番薯,马铃薯,玉米的农种过来。”
    良久,朱英悠然叹息,对着张伯吩咐道。
    他不知道自己这个决定,是正确还是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