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三,
    在如今的大明,很寻常的一个名字。
    或许张姓里面,叫张三没有上千也有大几百个。
    就是同村都有好几个张三。
    姓张,排行老三,这就是他的大名。
    别人不会叫他张三,这是用在户籍里的名字。
    一般都是二狗子,三狗子,狗蛋,狗剩,驴崽子这样的称呼。
    现在的张三,坐在锦衣卫的大牢里,目不斜视,没有丝毫的表情。
    他是被抓进来这个七人小队的队长。
    此刻的他,已然做好了时刻赴死的准备。
    其他的六人,并非全是大明人,有西域的,高丽的,小国的。
    长久以来的一起训练配合,几个眼神大家就知道应该怎样做了。
    百户慌了,这些个刁民不出来的话,再拖延些时候,等蒋指挥使回来了,他可就完蛋了。
    很快百户就注意到,隐约中间那个年轻人,就是几人的头领。
    他几步过去,一把抓住张三的衣襟,就朝着牢房外拖拽。
    “赶紧给本官滚,快滚啊!别人想走都走不了,你们几个是脑子被驴踢了吗,让你们出去,还不出去。”
    张三没有反抗,面无表情的任由百户拖出去。
    而后也不走,就在大牢门口站着。
    百户也失了顾忌,一下子冲进了牢房,一个个拖拽。
    浑然不觉的百户,已然独自进了你七人中间,余下几人微微挪动,隐约间就将百户包围了起来。
    有人眼神看向张三,示意要不要将其制服。
    张三却是微微摇头。
    这般闹事,只会让东家更难离开,他们需要做的,就是尽可能的拖延时间。
    现在天色已暗,只要明天拖到明天早上东家离开。
    到时候,他们也可以直接赴死了。
    就在这个时候,牢房尽头传来一声大喝:“放肆。”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本来还在气急败坏到处拖人的百户,身体一下子就僵住了。
    他如何听不出,那是宋忠镇抚使的声音。
    很快,宋忠就走了过来。
    先是看了下面前的局面,这等情况,显然也是猜到了一些可能。
    “谁让你用强的,这点事情都办不好,要你何用。”
    宋忠过来便是一顿训斥。
    “宋大人,我”百户想解释,不过马上被宋忠打断。
    “跟蒋指挥使解释去吧。”宋忠冷声说道。
    听到蒋指挥使的名字,百户一个哆嗦。
    果然,蒋指挥使还是回来知道这个事情了。
    宋忠也不管害怕到颤抖的百户,对着几人温和的说道。
    “几位兄弟真是对不住,我是锦衣卫衙门镇抚使宋忠,这其中可能我们衙门内出了些差错,导致抓错了人。”
    “我知道此事后,立即通知麾下过来放几位离开。”
    说完,宋忠又对着百户呵斥道:“你这家伙,本官让你请几位兄弟离开,你就是这么给本官请人的吗?”
    “还不赶紧给几位兄弟道歉。”
    百户闻言,哪还有什么其他想法,立刻躬身抱拳道:“此事是某做错了,让几位兄弟受累,特此赔个不是,望几位兄弟海涵见谅。”
    百户深深鞠躬,语气诚恳,久久不平身,好像众人不说话,就一直鞠躬着。
    牢中的几人,下意识的看向张三。
    张三眼中闪过一丝疑虑,随后沉声说道:“宋大人,还请勿要戏耍我等。”
    宋忠闻言,顿时就明白这其中,估计是产生了误会。
    面前的张三,其实他也认识,就是茶楼的小厮,上次去茶楼的时候见过。
    张三自然也是认出了宋忠。
    这下子,宋忠就有些纠结了。
    外面蒋指挥使还在等着,不方便露面,要是自己这点事情都办不好,说不准日后位置就要挪一挪了。
    想到这里,宋忠不由认真的说道:“几位兄弟,在下别无他意,确实是我们衙门搞错了,不知几位兄弟有何需求,但凡能办到的,在下绝不推迟。”
    宋忠将姿态放得很低,对张三等人,自称‘我’‘在下’。
    是很客气的称呼。
    作为镇抚使的宋忠,可是从四品,身穿斗牛服。
    而且还是锦衣卫衙门的实权人物,都算得上位高权重了。
    这般作态,极为不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