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小子,见到”
    啪!
    待朱英下楼后,宋忠旁边站立的一名百户,手指朱英,就准备再度训斥一番。
    这时候的宋忠,已然是回过神来。
    当他听到旁边的声音,站起来转身就是一巴掌过去。
    那名百户,整个人都傻了,他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为什么宋镇抚使会打他。
    但是作为属下,他不敢有任何多话,只是默默的站着。
    旁边的锦衣卫上官见此,顿时一下子就熄了火,安静的待着。
    “这位公子,不知道如何称呼,在下锦衣卫北镇抚司宋忠,这番过来,多有打扰,还请见谅。”
    未等朱英说话,宋忠立刻热情的说道。
    这话一出,顿时场内的气氛就变得有些怪异起来。
    刚才还气势汹汹的锦衣卫,一下子有些不知所措了。
    朱英微微一愣,这和他设想的完全不同,本来还准备拿出朱棣当挡箭牌,没想到这锦衣卫头子一下子就变了味道。
    难不成,他都知道了?
    朱英转念一想,顿时对京师的锦衣卫感受有些悚然。
    自己到京师不过短短八天时间,初步的底细就已经被锦衣卫查到了。
    明初的锦衣卫,果然名不虚传。
    “宋镇抚使过奖了,在下姓朱,单名一个英字,若是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还望宋镇抚使见谅。”
    听到朱英姓朱,宋忠的眸子微微闪动一下,便笑着说道:“某兄弟到朱公子这买了早点,这味道简直绝了。”
    “宋某只是尝了一口,就已经无法忘记,这才特别过来想要多买上一些。”
    “只是可惜已然卖光了,倒是白跑一趟了。”
    朱英闻言笑着说道:“这倒不是问题,在下立刻让厨子们再做上一份,只需稍等片刻即可。”
    宋忠连连摆手道:“这怎么能行,茶楼自有茶楼的规矩,若是因为我等坏了规矩,这日后的生意自然就不好做了。”
    “便是这般唐突过来,多有打扰,宋某这边也是公务缠身,便就不多留了。”
    宋忠说完,也不等朱英说几句挽留的话,竟就是这般直接离开,没有丝毫拖泥带水。
    剩下的锦衣卫相互对视一眼,立即跟上。
    朱英看着宋忠离开,也未过多挽留。
    只是等锦衣卫都不见后,这才对张伯感叹道:“京师锦衣卫,果真是厉害,连我等刚入城的行踪,就已经掌控得如此清晰。”
    张伯深以为然的点点头。
    “头儿,那朱公子什么来头,怎就这般离开了。”一名宋忠的心腹手下,不由问道。
    周边一共行走的锦衣卫们,都不由竖起耳朵倾听。
    “不该你们知道的,就不要多问,小心肩膀上的家伙换了地。”宋忠冷声训斥道,顿时让众人不敢说话。
    回了锦衣卫衙门,宋忠对刚才被打到千户说道:“张千户,随本官过来。”
    被点名的张千户后背一凉,顿时感觉不妙,连忙跟上。
    到了屋里,宋忠示意张千户关上门,而后说道:“本官记得,张千户精通丹青之术,没错吧。”
    张千户闻言,顿时松了口气,忙道:“卑职对丹青却是颇为喜爱,苦研多年。”
    这话倒不是他吹,能够坐上这千户的位置,这手丹青帮了大忙。
    凡是他见过之人,都能直接绘画出来。
    便是如此,立下不少功劳,这才被提为锦衣卫千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