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189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书生有种 > 910 郎心似铁
    书生有种
    “怎么会这样?这不可能……”
    老御医一脸不敢相信,起身离开床头的凳子,小声滴咕着,默默退至一旁,在那怀疑人生。
    另一位御医见状,忙坐上那凳子,继续为杨功诊脉。
    “老御医,结果如何?”
    杨宗摸不着头脑,是好是坏你倒是明说啊,这算怎么回事?
    王谦、周智,以及杨家骨干等,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心中一阵阵着急。
    杨若仙藏在身后那只“作势欲挥”的小手,在老御医诊脉结束、暗暗滴咕的刹那,条件反射般往下重重一挥。
    屋外,层层叠叠的精壮护卫们,屏气凝神,等待的便是这一刻。
    眼见杨若仙的小手即将挥落,他们暗中深吸口气,握紧手中兵刃,迅速蓄力,随时准备杀入屋内……
    可是,那小手挥落到一半时,竟生生顿住,宛若机械齿轮缺了润滑油卡了壳般。
    护卫们硬是没敢乱动一步,憋得他们面色通红。
    原来,杨若仙忽然回过味来,那老御医诊脉过后,神情竟十分古怪,并不曾断言那骗子果真是一个骗子!
    向来聪明的她,断定此事尚有蹊跷,因而挥落一半的手急忙止住,最后还慢慢上升,回到原位。
    这可苦了屋外的护卫们,始终憋着一口气,紧绷着神经……
    “这不可能!”
    很快,第二位御医诊脉结束,也是一脸惊诧的表情,默默退至老御医身旁,两人一起怀疑人生。
    “结果到底如何?”
    杨宗愈发焦急,两眼死死瞪着两位御医,若不是自持身份,他早已冲过去抓住他们好好逼问一番。
    周智、杨家骨干等也十分焦急,但都保持了沉默。
    王谦轻轻摇动着手中羽毛扇,细细打量苏贤,一脸沉吟,似是已有猜测。
    杨若仙见状,心头愈发认定,此事定有蹊跷,身后那只小手也就迟迟不曾挥下。
    紧接着,第三位御医上前,为杨功诊脉,然后是第四位、第五位……直至所有御医都上前尝试了一番。
    最终结果无一例外,所有御医全都默默退至一旁,面色古怪,还不时瞟苏贤一眼,聚在那低声议论。
    杨宗多次询问结果如何,御医们非但不答,甚至还不加理会,好似不曾听见他的询问般。
    此时,就算是瞎子也已看出,情况不对。
    杨宗、王谦,还有杨家骨干等,焦急之余,心头也渐渐燃起希望。
    杨若仙心中也是一动,眼中勐地亮了一下,这个骗子莫非果真……能缓解杨功的病情?
    “装神弄鬼!原来你们是同伙!”
    周智忽然抬手,点指着那群御医,言语很不客气。
    在他看来,这世上除了他父亲以外,不可能再有第二个精通回阳九针之人!
    这群御医,诊脉后便神神叨叨的,给人一种“杨功病情好转”的假象,这不是与那个骗子是同谋是什么?
    怒斥完那批御医,周智转身又一拜:
    “杨姑娘、杨老家主,在下对杨老爷子的病症虽束手无策,但一身医术也还算尚可,就由在下来为老爷子诊脉吧,在下必定给出一个公正的说法!”
    杨若仙恍若未闻,不曾理会殷勤的周智。
    杨宗倒十分客气,拱手作揖道:“那就多谢周公子了。”
    “好说,好说。”
    周智走到床头,坐上凳子,二话不说就开始诊脉。
    霎时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身上,包括苏贤。
    一会儿后,周智诊脉的手剧烈一颤,面色骤变,忽起身气急败坏惊呼道:“怎么会这样?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周公子,结果如何?”杨宗忙问,同时,他与王谦、杨家骨干等人愈发坚定了心中的猜想。
    “叔祖他的病情究竟有没有好转?”杨若仙也忍不住开口询问,她那双丽眸异彩连连,不时瞥苏贤一眼。
    这时,第一位为杨功诊脉的老御医走上前来,回道:
    “杨老家主、杨姑娘,还有诸位,经老夫等诊断确认,杨老爷子的病情……已经得到好转!”
    话说到这里,老御医顿了顿,转身面朝苏贤,长施一礼,拜道:
    “苏公子果然精通‘回阳九针’!倒是老夫眼拙了,方才多有狂妄之语,还请苏公子不要放在心上……”
    苏贤瞥了眼这位老御医,没做理会。
    他依旧澹定。
    不过,杨家之人可就不澹定了。
    杨宗当即大喜,先是走到那病床前,看了杨功一眼,接着含笑走到苏贤身前,深施一礼拜道:
    “苏公子救命之恩,我杨家定当厚报!”
    杨家骨干等忙也跟随在后,复述道:“苏公子救命之恩,我杨家定当厚报!”
    王谦收起手中羽毛扇,上前笑道:
    “苏公子果然是年少英才,那回阳九针乃传说之中的不传之秘,由此可见,苏公子绝非凡人,幸会!”
    苏贤早已看出,王谦此人不简单,勉强应付完杨宗与杨家骨干等,便拱手回礼:
    “王先生客气了,在下只是一个游学天下的读书人而已,不值一提!”
    “……”
    另外一边,杨若仙整个人都傻了。
    通过刚才种种迹象,向来冰雪聪明的她,早已断定此事或有蹊跷。
    可是,当老御医道出实情的那一刻,她还是受到了深深的震撼,心中五味杂陈,先是狂喜,接着又是惭愧与后悔。
    狂喜,自然是因为杨功康复有望,杨功对杨家来说真的太过重要。
    惭愧与后悔,则是因为方才她的态度,对那个骗……苏公子的态度,并不太友好。
    其实,往日间登门骚扰她的人虽多,但她都是客客气气的,不曾发怒,并不如今晚这般尖酸刻薄。
    可是今晚为何会这样?
    杨若仙侧眸,冷冷瞥了眼正在房间一角怀疑人生的周智。
    就是因为这个人,先一步扰乱了她的心态,让她心烦意乱,最终才导致她对苏公子不友好!
    再联想到周智身上那熏人的脂粉味儿,杨若仙心头更是泛起一阵阵恶心。
    为了这样的人,得罪了对杨家有恩的苏公子,着实不该,她真的十分后悔……
    必须想个办法消除两人之间的不愉快才是,她心中想道。
    再回头看向苏贤,现在就顺眼多了。
    甚至于,她越看越觉得苏公子丰神俊逸、气度非凡、俊美无涛、英姿勃发!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概莫如是!
    关键一点是,人家苏公子真有本事,回阳九针那等传说之中的针法都会,岂非凡人?
    反观周智,亏他还是名医之后呢,简直丢人现眼!
    杨若仙眸光灿灿,一时竟看得呆了。
    “苏公子尽管放心,那告示上罗列的奖品,我杨家今日便可双倍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