划破长空 - 第九章:验证医术 九州封尊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土豆小说网


新海岸线文学

    

      这是在赶人啊。

      凤夫人俏脸微变:“先生,你……”

      老人摆手打断:“小九,你安静待着,这事对事不对人,没有针对你的意思,也没有针对陈九州。”

      凤夫人急道:“可是先生,陈九州可以治好你的病。”

      “小妈,你差不多得了。”

      凤安城哼道:“这小子根本就不是医生,而且他自己都快死了,还医人?”

      “你调查他?”

      凤夫人的语气浮现一丝愠怒。

      “不错,我调查他了。”

      “我除了知道他不懂医术身患绝症,还知道他刚被老婆戴了绿帽,就连公司也被他老婆和竞争对手抢走,他现在可以说是一无所有。”

      “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啊。”

      “这样的人我调查了又怎样?有忌讳吗?”

      凤安城一脸的无所谓。

      凤夫人怒道:“陈九州是我带来的人,就算是要调查他,那也是由我来调查,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插手了?”

      凤安城摊了摊手,露出一副欠揍的笑脸:“小妈,你这可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我这可是为你好啊。”

      “你受小人蒙蔽,我虽说不是你亲生,但好歹喊你一声妈,总不能看着你犯下大错吧?”

      他指了指陈九州,冷哼道:“这小子就是不知从哪学到点三脚猫的医术,想要浑水摸鱼从我们凤家讨些好处,这样的人每年都有不少,我见多了。”

      “要不是看在小妈你的面子上,别说一千万,十万块他都拿不到。”

      老人插声道:“好了,安城,少说两句。”

      “陈先生是客人,昨天还救了我,你不该无礼,一千万是陈先生应得的。”

      凤安城忙谦逊道:“爸,我听你的,是我上头了。”

      老人接着朝凤夫人开口:“小九,是我叫安城调查陈先生的,你不要怪他。”

      他又看向陈九州,苍老的脸上依旧挂着恬淡的笑容:“不好意思,我风风雨雨这么多年,好不容易打下这份家业,难免比平常人惜命了一些,陈先生应该能理解吧?”

      语气,带着强大的威势,不容置疑。

      “理解,正如凤先生方才所说,对事不对人。”

      陈九州一双手在桌底下攥紧拳头,随后起身挤出一丝牵强的笑容,“我吃饱了,谢谢凤先生款待。”

      说完收起银行卡走人。

      人家都差点指着他的鼻子大骂骗子了,他也没脸继续待着。

      其实他刚才就发觉不对劲,也想过很多种可能,唯独没想到凤山河会直接下达逐客令。

      看他那谈笑间赶人的样子,姜还是老的辣啊。

      “爸,看到没,这小子太不识趣了。”

      凤安城指了指陈九州位置上的饭菜,一口都没动。

      在他看来。

      他们要陈九州吃完饭再走,陈九州就应该吃得干干净净一点不剩再走,否则就是大逆不道。

      凤夫人冷冷扫了他一眼,便是起身追了出去:“我送送他。”

      “爸……”

      “吃饭。”

      老人打断凤安城的话,慢条斯理吃了起来。

      他同样不满陈九州的态度。

      “安城,我们是人上人。”

      “有些人值得我们动气,有些人却是不值得。”

      “如果每一个人都要去计较,那我们的生活还有什么品质可言?”

      凤安城微微一怔,随即受教道:“明白了。”

      花园门口。

      看到凤夫人开着车追出来,陈九州不由苦笑:“夫人有心了,只是你现在跟我走得太近可不是什么明智的行为。”

      “废话少说,上车。”

      这女人……

      明明是出来表示歉意的,却还是一副孤傲的样子,偏偏又让人生不出怨恨。

      这时一辆豪华商务车缓缓驶到陈九州旁边停下。

      车窗摇下,露出曹东青戏谑的面容:“哟,这不是陈先生吗?怎么,凤先生没留你吃午饭?”

      坐在他旁边的是一位戴着金丝框眼镜的斯文老者。

      此时皱眉开口:“东青,别胡闹,正事要紧。”

      “爷爷您不知道,他可是个神医啊。”

      “他也是个医生?”

      老者一愣,好奇打量起陈九州。

      “是啊,昨天他可是救了凤先生呢。”

      曹东青当即把昨天的事描述了一遍,只不过省去了自己无能差点害死凤山河的环节。

      接着他冷笑道:“爷爷,他就是瞎猫碰上死耗子罢了,可笑的是他居然还说有七成把握医治好凤先生。”

      老者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神医,于他们医学界的人而言,无异于是一个至高无上的尊称。

      九州大地,能够被冠以神医名头的医生,一只手都数得过来,但没有哪一个是如此年轻。

      在医学界,年龄通常代表资历,代表医术的深浅。

      “年轻人贪图名利可以理解,但切莫为了名利,连做人的道德良心都忘了。”

      “记住一句话,害人的同时,也是在害自己。”

      老者显然就是曹神医了。

      医学界实打实的北斗级人物。

      至今多项研发成果被大规模推向市场,被誉为二十一世纪医学界里程碑式的牛人。

      “哈哈哈,曹神医来了,抱歉抱歉,有失远迎。”

      这时凤山河出来了。

      凤安城就在后面推着轮椅。

      曹神医摆手道:“无妨,说好的下午,我提前了两个小时来的,怪不得凤先生。”

      “凤先生,我明早还要飞京城,时间紧迫,我们直接进屋办正事吧。”

      凤山河笑着拱手:“那就有劳曹神医了。”

      曹东青忽然瞥了陈九州一眼,目中闪过一抹阴险,插声道:“爷爷,要不就让这小子进去旁观吧,让他见识见识你的医术,也好教教他怎么做人。”

      “免得某人懂点三脚猫的医术,就跑出来到处招摇撞骗,骗财倒是小事,哪天害了人命才是社会的悲哀。”

      曹神医略一思索,便是向陈九州淡声道:“既然这样,你就随我进去吧,好好在旁看着,不要说话。”

      陈九州皱起眉头。

      他没想到,曹神医那么大的名气,作为曹神医孙子的曹东青,居然这么小心眼。

      不过正好,他可以借此机会,通过曹神医来验证自己的医术究竟是怎样一个水准。

      一行人来到书房。

      曹神医看完老人的病案后,便是开始给老人把脉,最后又检查了一番老人的双腿。

      做完这些,他缓缓摇头:“凤先生,你的问题主要在心脏上,若你年轻个十来岁,问题倒是不大,但关键你已经上了年纪,身体各器官衰老退化,难啊。”

      听到这话,众人心里咯噔一声,连曹神医都没办法吗?

      老人的脸上也是闪过一抹黯然。

      曹神医轻轻拍了拍老人的肩膀,叹息道:“你的心脏问题我倒是可以搞定,只是这么做最多只能减轻你的痛苦,让你生活得有质量一些,但再怎么做,你最多都只有一年的时间了。”

      “什么?”

      闻言老人那黯然的神色流露出些许激动:“曹神医当真能减轻我的痛苦,让我像正常人一样再撑一年?”

      初始他还以为曹神医的意思是他只能每天饱受病痛,然后煎熬个两三月就撒手人寰。

      没想到啊。

      一年啊。

      像正常老人一样生活一年,这简直不敢相信。

      “如果这样,我就有充足的时间安排后事了。”

      老人心里想着。

      他最放不下的就是这偌大家业。

      凤夫人固然能干,但在他心中始终不是最理想的人选……

      曹神医一愣,随即点头道:“不错,一年时间是没问题的。”

      “好,太好了。”

      老人激动地握住曹神医的手:“就是不知曹神医有几分把握?”

      “七成!”

      曹神医胸有成竹应道。

      只是这话一出,书房里的人,齐齐向陈九州投去诡异的目光。

      好几双神采各异的眼睛里,不是古怪,就是嘲讽和鄙视。

      昨天,也是在这里,陈九州说的也是七成。

      连人家曹神医都只有七成把握,你一个连正儿八经的医学院都没上过的人,凭什么也说七成?

      曹东青信步走到陈九州面前,神色傲然道:“看到没有,这就是给你上的第一课,做人要懂得实事求是。”

      “还有我告诉你,我爷爷说七成还是谦虚的,实际上,他最少有八成甚至九成的把握。”

      老人笑赞道:“曹神医作为我国医学界的北斗级人物,说话做事还这般严谨谦逊,实在是令人敬佩。”

      曹神医被说的老脸一红,摆手道:“凤先生谬赞了,我还是先给你施针吧。”

      实际上他就是只有七成把握啊。

      而且这还是稍稍往高了说……

      “好,那就有劳曹神医了。”

      老人点点头,示意管家把他弄到沙发上躺下。

      曹神医取出银针,进行消毒等准备工作。

      陈九州默然看着这一切,内心陷入沉思,以至于连刚才曹东青的挑衅都没工夫在意。

      他觉得自己能让凤山河再活五年。

      可曹神医说一年。

      他觉得自己有十成把握。

      可曹神医说七成。

      难道真如曹东青所说,曹神医是在谦虚?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