划破长空 - 第八章:逐客令 九州封尊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土豆小说网


新海岸线文学

    

      陈九州和凤夫人逛了小半个云城,终于采购齐所需药材,外加一套银针。

      随后,陈九州在家附近的酒店开了间房。

      他先是冲了个澡,然后给父母打了通电话,交代他们暂时先帮忙接送安安上学。

      离婚的事他并没有提,电话里说了怕他们担心,过些天再找个机会跟他们好好坐下坦白吧。

      挂断电话后,陈九州一人躺在酒店大床上怔怔出神。

      一天的工夫,老婆没了,房子没了,公司也没了,奋斗这么多年的成果全没了。

      当然,绝症也没了。

      还收获了不可思议的神医传承。

      这一天,简直比人生过去近三十年加起来都要精彩。

      却也让陈九州身心俱疲……

      第二天早上,急促的来电铃声吵醒了熟睡中的陈九州。

      “哥,你在哪里,公司出大事了,你快过来吧。”

      电话那头的年轻女声透着哭腔。

      花梦凡。

      陈九州的养妹妹。

      花梦凡跟陈九州是一个地方的人,年少时父母意外遭遇车祸去世。

      因为两家交好,陈九州的父母领养了花梦凡。

      陈九州一下坐了起来:“怎么回事?”

      “呜呜呜,嫂子把我踢出公司了。”

      “……”

      陈九州叹了口气:“回家休息一段时间吧,回头我给你找份更好的工作。”

      “不是啊,哥,我想知道你跟我嫂子怎么回事啊。”

      “你是不知道…刚才开会的时候,她太过分了,居然还带了一个别的男人……”

      陈九州叹息道:“我昨天跟她离婚了,忘记跟你说了,房子公司都给她了。”

      “她出轨了?就那个周龙?”

      “嗯。”

      “死绿茶,我去撕了她!”

      “别乱来。”

      “不行,我咽不下这口气。”

      “梦凡。”

      陈九州声音严肃:“林舒雪已经不是从前那个林舒雪了,现在你要是被她逮着机会,她绝对会毫不留情把你送进警局,而且她现在有周龙撑腰。”

      “坐牢就坐牢,我才不怕他们呢。”

      “傻丫头,忘记我们手里握着什么吗?”

      “你是说……那一味药?”

      “不错,你要真想给你哥我出气,就去帮我找一间厂房,合作收购都行,谈好价格告诉我,钱我来想办法。”

      “哥,你不会是想跟周家打擂台吧?”

      “怎么,不行吗?”

      “行行行,当然行,我哥天下无敌。你等着,我这就去给你找。”

      挂断电话后,陈九州狠狠攥紧了手机。

      林舒雪啊林舒雪。

      想不到你无情到这个地步。

      刚执掌公司,就把梦凡给炒了鱿鱼。

      你这是要把我们一家往死里逼啊。

      既然这样,你做初一,就别怪我做十五了。

      素来性情温润的陈九州,双眼罕见的流露出一抹狠辣和果决。

      云城的养生酒市场,近十年来一直被周家所垄断。

      直至今年年初,陈九州的康健酒业横空出世,以悍然之姿,强势打破了周家的垄断局面。

      甚至不出意外,五年内,康健酒业有希望取代周家。

      所以周家几次三番提出要收购公司。

      其目的,除了要维护周家对养生酒市场的垄断局面外,还有就是打康健酒业养生酒配方的主意。

      只是他们不知道,公司的养生酒配方,其中最关键的一味药,只掌握在陈九州和花梦凡手里。

      包括公司研发部门的人也不知道那味药是什么。

      甚至,林舒雪也不知道这件事!

      本来说离婚就离婚,看在过往情面上,陈九州也没打算让花梦凡离开公司。

      而且,他对公司也有感情。

      但现在,林舒雪和周龙,这对狗男女居然赶尽杀绝。

      虽说炒花梦凡鱿鱼这件事,林舒雪和周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但陈九州咽不下这口恶气!

      砸烂脚算什么,还要砸烂他们的脑袋才解恨!

      有了决定后,陈九州收敛心神,起床洗漱。

      眼下最重要的是医治好凤山河,然后才有东山再起的本钱。

      十点钟,凤夫人开车过来,接上陈九州去了凤家花园。

      与此同时,凤家花园,还是那间书房。

      凤安城弯着腰,恭敬地向坐在轮椅上的老人做汇报。

      “平民出身?工商管理专业?身患绝症?”

      “今年新冒头的康健酒业是他的公司?”

      “妻子出轨,出轨对象是周家的后生周龙,公司被他俩合伙算计,现在成为了周家的囊中之物?”

      “昨天下午刚办理了离婚手续,陈九州一无所有?”

      “这么说,这陈九州不懂医术了?”

      听完汇报,老人不由皱起眉头。

      “爸,那小子何止不懂医术,他压根连医生都不是啊,我看他就是想浑水摸鱼巴结我们凤家。”

      凤安城笑容戏谑:“小妈作为凤家主事人,居然做出这么不靠谱的事,爸,这主事人的位置,您恐怕得重新考量啊。”

      老人摇头道:“我知道你的心思,主事人的位置,你有机会,我也乐意看见你和你小妈正当竞争,但这件事不能怪你小妈。”

      “从昨天的事来看,陈九州应该是懂些医术,只是没有我们期望的那么高明罢了,昨天救我大概率是误打误撞……你小妈应该也是受了他的蒙蔽。”

      说到这里,老人冷哼一声:“不过我们凤家也不是那么好巴结的,只是他一个将死之人,我们也犯不着过分计较,一会留他吃顿午饭,拿点好处打发他走。”

      “是。”

      凤安城笑容诡异。

      陈九州跟着凤夫人抵达凤家花园时,老人和凤安城已经坐在餐桌边。

      看见陈九州,老人和蔼地招了招手:“陈九州是吧,来,坐,一起吃顿便饭。”

      “谢谢凤先生。”

      陈九州客气落座。

      老人亲自给他倒了杯酒:“昨天你救了我一命,我身体不好,以茶代酒,敬你一杯。”

      陈九州忙端杯道:“凤先生不用这么客气。”

      “这不叫客气,这叫知恩图报。”

      “我凤山河虽已经年老糊涂,但是非恩仇还是分得清楚的。”

      老人笑了笑,随即看了眼凤安城。

      凤安城当即把一张银行卡推到陈九州面前。

      老人淡淡笑道:“卡里有一千万,是你昨日出手的报酬,来,吃饭,吃完饭我安排司机送你回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