划破长空 - 第四章:出手 九州封尊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土豆小说网


新海岸线文学

    

      “曹兄,走,同我去见父亲。”

      凤安城大手一挥,领着一名神色倨傲的蓝衣青年率先上了楼。

      看到那蓝衣青年,凤夫人轻轻蹙眉,随即向陈九州轻轻一瞥:“跟我上去。”

      陈九州犹豫了下低声道:“夫人,刚才谢了。”

      “不用谢,我不是帮你。”

      “凤安城是故意拿你来打我的脸,我虽然看你不顺眼,但也不会让你因为我遭受无妄之灾。”

      说话间,众人已经来到书房。

      书房大得离谱,欧式装修,奢华得完全超过陈九州的想象。

      一个瘦骨嶙峋的老人坐在落地窗前的轮椅上晒着太阳。

      看到这个老人,陈九州登时心头一震。

      他总算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对凤夫人感到熟悉了。

      船王凤山河!

      云城第一名门凤家的创始人,身家千亿,号称云城影子总督的凤山河!

      “实打实的牛人啊,难怪凤安城那么猖狂。”

      陈九州暗自苦笑。

      他已经知道凤夫人是谁了。

      凤山河五年前所娶的第九个妻子……

      因为精明能干,作风果敢,现任凤氏主事人,被誉为云城女王……

      “小九,你这么忙就不用来看我了。”

      老人显然很是喜爱凤夫人,冲她招了招手:“我的身子我知道,人啊,谁不用死?”

      “先生,你不会有事,我给你请了……”

      凤夫人上前,话没说完。

      凤安城就抢先道:“爸,你安心好了,我给你请来了曹神医,你不会有事的。”

      “噢?曹神医不是在京城吗?”

      老人略感讶异。

      凤家虽然家大业大,但曹神医作为业界北斗,地位超凡,平时医治的都是各地顶级权贵人物,自然不是谁可以随喊随到的。

      “爸,我没骗你,你看,这就是曹神医的孙子,也是我新结识的哥们。”

      凤安城介绍起身后的蓝衣青年。

      蓝衣青年当即上前两步:“凤伯伯好,小子曹东青,我爷爷让我先过来打头阵,他老人家明天早上的飞机,大概明天中午您就可以见到他了。”

      “打头阵?你会医术?”

      “我继承了我爷爷的衣钵,我虽然不及我爷爷,但也有他老人家两三成的水准。”

      曹东青话语谦虚,实则眉宇间的傲然怎么也藏不住。

      “两三成?”

      老人眼睛微亮,赞赏道:“你这么年轻,就有你爷爷两三成的水准,不错不错,后生可畏。”

      他又看向凤安城:“安城,你也不错,能够请来曹神医,可见你花了不少心思。”

      凤安城喜道:“这是安城应该做的。”

      老人大笑一声,随即挥手道:“来人,给曹小神医赐座。”

      这时陈九州忍不住劝道:“凤先生,您还是少说点话吧……”

      “混账东西,怎么跟我爸说话的?”

      凤安城当即厉喝,又扫向凤夫人:“夫人,你的人你不好好管教,我可就要替你管教了。”

      “小九,他是你的人?”

      老人的语气也带着一丝不满。

      凤夫人俏脸微变,忙恭敬解释道:“先生,陈九州是我请来给你看病的医生。”

      说完她眼神带着责备和质问看向陈九州。

      “医生?夫人,你没搞错吧,这小子哪里看上去像个医生了?”

      凤安城一下笑喷。

      曹东青也是不以为然一笑。

      凤安城戏谑地看着陈九州:“我说你小子发什么神经,原来是看我父亲给曹兄赐座,所以你心生不满,同行相轻也没你这样的吧?”

      “年轻人,你很狭隘啊。”

      “不就是要座吗,外面地板随便坐啊。”

      “放心,我们家地板比你的脸还干净。”

      陈九州皱眉,向凤夫人解释道:“夫人,凤先生情况不乐观,最好让他躺下休息,另外拿个垫子把他双脚垫高,不然很可能有生命危险。”

      “危言耸听!”

      “哗众取宠!”

      曹东青嗤笑道。

      凤安城道:“夫人,你就这么看他诅咒我爸?”

      老人的脸色也垮了下来。

      “陈九州,你给我出去!”

      凤夫人玉手往门口一指怒喝道。

      她后悔听信张医生的话请陈九州过来了。

      只是她话音才落,老人就闷哼起来,那张脸急剧变成了猪肝色,痛苦无比……

      “爸!”

      “先生!”

      在场之人神情大变。

      张医生喝道:“快,管家,取听诊器血压器来。”

      “不用!”

      曹东青已经抢先一步,闪电般探住老人的脉搏。

      半分钟后,曹东青从容道:“不用担心,凤先生只是突发急性心梗,服用硝酸甘油就可以缓解。”

      “这里有。”

      管家忙取来药瓶,倒出一小片白色药丸。

      曹东青接过后塞进老人舌下:“凤先生几分钟就会缓过来的,放心吧。”

      见他如此从容笃定,几人都长舒了口气。

      凤安城拍了拍曹东青的肩膀:“曹兄,幸亏有你。”

      曹东青傲然笑道:“凤少客气了,这只是小事。”

      他不屑地瞥了陈九州一眼。

      见自始至终陈九州一语不发,认定他是吓傻了。

      凤安城哼了一声,看向凤夫人的眼神满是幸灾乐祸。

      然而时间一点点过去,老人非但没有好转,反而脸色愈发难看,身躯也开始僵硬……

      凤安城问道:“曹兄,这是怎么回事啊?”

      曹东青也发现不对劲了。

      他再次上前给老人把脉。

      可是足足过去一分钟,他也没吱个声。

      凤夫人喝道:“曹东青,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我我……”

      曹东青有些茫然和慌张:“我也不知道啊。”

      “混账!”

      凤夫人恨不得给曹东青一枪。

      她求助般看向张医生。

      “曹少的医术不比我差,他都没办法,我……”

      张医生苦笑。

      “我来吧。”

      见众人束手无策,陈九州叹了一声,大跨步来到老人面前,看向曹东青:“帮忙把凤先生扶直起来。”

      曹东青怒道:“你凭什么使唤我?”

      “我告诉你,你逞能不要紧,但要是因为你逞能而害死凤先生,把你全家埋了都不够给凤先生偿命。”

      他看向凤安城和凤夫人:“凤先生现在的情况很危险,估计坚持不了几分钟,现在送医院是最好的方法。”

      陈九州如看白痴般扫了他一眼。

      坚持不了几分钟,还来得及送医院?

      这不是把大家当智障吗?

      果然,不等他开口,所有人都对曹东青投去充满不善和愤怒的目光。

      “那个,我只是关心则乱,没有恶意的。”

      曹东青连忙照陈九州的话把老人扶直:“不过我要提醒你们,我顶多就是抢救不力,但一会要是凤先生在这小子手中出了什么意外,那跟我可没有关系。”

      他连忙撇清责任。

      在他看来老人必死无疑了。

      然而他话音才落,就见陈九州已经捏起拳头,中指关节凸起,照着老人的胸膛就猛击过去。

      砰的一声,老人浑身一震……

      “你要杀人吗?”

      “王八蛋!”

      “来人!”

      所有人脸色狂变。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