划破长空 - 第三章:冲突 九州封尊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土豆小说网


新海岸线文学

    

      “凤夫人你好。”

      豪车启动后,陈九州主动伸出手。

      只不过凤夫人并没有动作,只是简单打量了陈九州两眼。

      看到陈九州这么年轻,心中顿时有些失落,不过她还是声音清冷道:“我听张医生说,你治好了自己的癌症?晚期?”

      陈九州看了眼满脸期冀的张医生,沉吟道:“算是吧。”

      “不过这东西有运气成分……”

      他故意把话说得模棱两可,给自己留一些退路。

      一个癌症晚期的病人一夜之间恢复健康,这太匪夷所思了。

      只不过他的谦逊,落在凤夫人眼中就成了底气不足。

      她轻轻蹙眉,不满地看向张医生。

      不等张医生开口,陈九州淡淡道:“凤夫人,安塔拉最新推出的咖啡虽然口感上佳香醇怡人,但喝多了容易过度兴奋,导致内分泌失调,就跟服用亢奋物一样,夫人还是少喝为好。”

      他刚被女人伤透了心,现在又冒出一个牛哄哄的女人,自然懒得给脸,所以说话也就没什么顾忌。

      凤夫人俏脸微变。

      陈九州继续道:“夫人先别急着发火,听我说完。”

      “你最近几个月,是不是月经不调?”

      “即便不是例假期,吃东西也感觉干涩无味,每天晚上难以入睡,好不容易睡下了,大脑也在时刻高速运转,噩梦连连,无论睡多久,都感觉睡不够?”

      凤夫人下意识脱口惊呼:“你怎么知道?”

      这无形间证实了陈九州的判断。

      紧接着凤夫人怒道:“你调查我?”

      陈九州冷声道:“我连自己老婆都没时间调查,我还调查你?”

      “两位,消消火,消消火啊。”

      张医生适时当起老好人。

      “夫人,你误会了,陈先生不可能调查你,他连我要过来找他都不知道。”

      凤夫人没说话。

      刚才只是感觉自己的权威受到冒犯,所以一时冲动,冷静下来后也清楚调查是无稽之谈。

      她的那些情况,除了她自己之外,没有第二个人知道。

      见凤夫人稍微消火,张医生心头松了口气,这才看向陈九州:“陈先生,夫人没有看不起你的意思,她只是不了解你……”

      陈九州呼出一口浊气:“我知道。”

      张医生小心翼翼问道:“那不知道夫人的情况,应该怎么医治?”

      “多休息。”

      “啊?”

      “吃点降火食物。”

      “这么简单?”

      “还有就要从夫人的爱人身上入手了,若我猜的没错,夫人的爱人不能行房事?”

      张医生顿时脸色古怪。

      凤夫人也是俏脸难看,冷冷扫了陈九州一眼:“跟我去看一个病人。”

      “不管事情成不成,我都会给你二十万辛苦费。”

      “当然,你最好希望事情能成。”

      “因为这会是你一个腾飞的机会。”

      说完便是牛哄哄闭上好看的双眸。

      张医生脸上浮现一抹尴尬,忙低声打圆场:“夫人就是这个性子,陈先生千万别见怪。”

      陈九州没计较,直接道:“有没有病人资料,我看一眼。”

      “有有。”

      张医生马上从公文包中掏出病案。

      这显然是一份经过特殊处理的病案,上面没有病人的个人信息。

      这让陈九州有些好奇。

      不过他很快就把注意力放在病案上,同时大脑飞速运转,不断根据记忆进行推演验证。

      五分钟后,他确定有十足把握,便放下档案道:“我可以出手,不过有一个要求,有关我癌症痊愈的事情,你们保证不要外传出去,如果做不到就此事作罢。”

      张医生一愣,随即发誓道:“陈先生放心,这事目前就只有你我和凤夫人知道,从现在开始,绝不会有第四个人知道这件事。”

      陈九州看了眼闭目养神的女人,见她没有异议,也就点了点头。

      一行人很快抵达一处豪华庄园,走进居间一栋别墅楼。

      陈九州的目光立马就被偏厅中央的一台水晶钢琴吸引住了。

      此时一个华衣青年坐在钢琴前,女人般的纤长十指在键盘上灵活跃动着,琴声如小溪潺潺,悦耳动听。

      待琴音落下,青年高高在上地瞥了陈九州一眼,喝斥道:“乡巴佬,你看什么看,看得懂吗你?”

      他认为自己的演出,只有上流社会的人才有资格欣赏,像陈九州这种货色,连出现在他面前的资格都没有。

      其实陈九州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只是他曾经的那点成就,在生活在这座顶级豪华庄园里的人面前,确实有些不够看。

      陈九州淡淡道:“看人还是看琴?”

      “看人的话,你印堂发黑,戾气凝聚,近期有血光之灾。”

      “你——”

      不等青年发火,陈九州继续道:“至于看琴,这是霍普金森去年推出的限量款水晶三角钢琴,琴身线条优美,晶莹通透,其上镶嵌着九十九颗心钻,绚烂奢华,全球限量三台。”

      说起这些,陈九州心中生出一丝惆怅。

      他之所以知道这台钢琴,是因为林舒雪喜欢钢琴。

      为此他还忙中偷闲刻意学习钢琴,只可惜所有的付出都已经毫无意义,都成过去式了。

      “咦?有点意思啊。”

      青年略感惊讶,随即嗤笑道:“那你知道这玩意值多少钱吗?”

      “这样一台钢琴,用金钱来形容你不觉得是落了下乘吗?它更多的是浪漫和情怀的象征。”

      落了下乘四个字,陈九州刻意加重了语气。

      青年脸色微变。

      “可以啊小子,连我都敢教训。”

      “你爹给你生了两个脑袋?”

      狂。

      猖狂无比。

      “可以啊凤安城,连我的人都敢教训。”

      “先生给你生了两个脑袋?”

      一直旁观的凤夫人冷笑开口。

      凤安城语气不善:“你的人?夫人身边什么时候收了这种乡巴佬?”

      凤夫人毫不给脸:“我收人还需要跟你打报告吗?”

      凤安城脸色变了又变,随即指着陈九州冷哼道:“小子,这次看在夫人的面子上,我放你一马,下次眼睛擦亮点,小人物就要有小人物的觉悟。”

      “再这么不长眼,别哪天脑袋搬家了都不知道。”

      陈九州不卑不亢:“谢谢凤少提醒。”

      “不过我的眼睛或许瞎过,但从一个小时前开始,一直都很亮敞。”

      一小时前的一幕,刻骨铭心!

      凤安城气笑了,阴恻恻竖起大拇指:“有种!”

      这时管家从楼下走下,弯腰道:“夫人,少爷,先生让你们上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