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青栀 - 五十一噩梦与救赎 有效真香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土豆小说网


新海岸线文学

    

      夜风刺骨,窗外风声凌冽。

      床头温黄的夜灯发着微弱的光芒,徐楸抱膝坐在床头,谢雍则在旁边守着,手里握着一杯温水,热气从杯口袅袅升腾起来。

      半小时前,徐楸平静地拒绝了谢雍提出去看医生的建议,除此之外,她再没有开口说话。仿佛被人抽魂夺魄,她不哭也不闹,沉寂地如同一具木偶。

      周围静得掉根针都能听见,两人的呼吸和心跳声越来越清楚。

      直到不知谁的手机响了,震动声打破了这一僵局,谢雍把温水放到床头桌上,出去,关门前又看了徐楸一眼。

      她的状况很不好。

      谢雍在心理公开课上曾经有过了解,这样分离性木僵的精神状态,只怕是某种应激障碍。

      电话正是徐筱打来的。谢雍带徐楸回来前,被徐筱他们拦下,似乎是看出她不让任何人靠近,只对他还仅存最后一点信任——简单地询问后,徐筱和他互留了联系方式和地址,同意他把徐楸带走了。

      从徐筱口中,他知道了徐楸突然变成这样的根本原因,他对她的过去的了解,也一点点趋向完整。

      那些往事,早已经过去那么久,可却像利刃一样,即使穿梭了时间的长河,还是能把人刺得千疮百孔。

      到了客厅,确定卧室里听不见了,谢雍才把电话接起来。

      “……喂,小谢,我是徐阿姨。那个……小楸怎么样了……”女人慌里慌张的问着,语气里充满压抑的哭腔,和谢雍查出来的、那个潇洒干练的知名药企掌权人大相径庭。

      “她暂时没事,”谢雍回头看了一眼紧闭的主卧门,“她现在已经平静下来了,没有哭闹。阿姨,先让她静静吧,缓和一下情绪。等明天早上,我再给您回电话,看情况要不要带她去医院。”

      电话那头的女人连连答应着,很快就挂了电话。

      谢雍再推门进去,徐楸还是保持着那个姿势不动。他慢慢走过去,仔细看了看她的脸色——很平静,平静地过了头,也不看他,视线漂浮在眼前虚空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要喝水吗?”谢雍小心翼翼,语气轻柔。

      徐楸没有任何反应。

      “或者,你先躺下,好好睡一觉。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想了,都过去了。”他摸到她垂在脚边的手,有些凉。

      没人回应,谢雍就慢慢握住了徐楸那只手,帮她回暖。

      不知道过了多久——

      “……我想一个人待会儿。”徐楸终于开口,声音已经是气若游丝。

      谢雍薄唇轻抿,大概斟酌了几秒,他点点头,“好,我马上出去,就在隔壁客房,你有事随时叫我。”

      临走前,谢雍不着痕迹地环视一圈,拿走了水杯,确定窗户锁死、也没有玻璃之类的致伤尖锐物品。

      门在他身后慢慢关上。

      ………

      初夏,徐家老宅的蔷薇开的正盛。

      徐楸嗅到熟悉的花香味儿,她循着窗户往下看,本该娇艳欲滴的蔷薇园却是一片灰白。她后退一步,看到玻璃的反光中,她稚嫩幼小的身体。

      一眨眼,徐筱站在身前,她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抬手要抱,被一把推开,“……离我远点行不行,我看见你这张脸就烦!”她听到母亲尖利的斥责。

      下一秒,她又坐到了地上,不远处的徐筱发了疯一样打砸着屋里能砸的一切,有时砸到她身上,对方却像看不见一样。她听见自己嚎啕大哭着喊妈妈。

      她又忽然来到一扇门前,似乎有人被关在里面,耳边响起疯狂拍门的声音,好像在叫管家,也好像在叫妈妈,那声音委屈又癫狂,“……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她听见里面凄厉的尖叫,一回头,看见谢雍站在她身后,满脸冷漠与嫌恶,嘴里吐出两个字,“疯子。”

      徐楸猛地惊醒,黑暗中她什么也看不清,只有自己急促的呼吸声。

      她慢慢地用双手抱住头,随后无意识地撕扯头发,指甲掐进肩膀的肉里,仿佛感受不到疼痛一样,她抓挠着胳膊上的皮肤。

      不够,还是不够。

      她又开始咬手,瘫坐在床上,被子和枕头被她一应挥到地上,嘴里乱七八糟地呢喃着:

      “……假的……去死……”

      谢雍听到动静冲进房间里时,徐楸手里的台灯堪堪砸碎在他面前,就在他脚边。他开了灯,待看清了眼前这一幕,他瞳孔骤缩——

      “徐楸!”

      谢雍几乎是用跑的,拖鞋踩在台灯碎片上,他猛地把人揽到怀里,把徐楸的手从她嘴边拽开,然后牢牢握在手中。

      徐楸却在这时激烈反抗起来,她用力去推打谢雍,嘴里诅咒一样的低喃伴随着精神崩溃的哭声陡然拔高“……你们都是假的,假的!都恨不得我死是不是,都讨厌我是不是……你也是假的,你也是……”

      谢雍第一次如此用力地用胳膊箍住徐楸的身体,他表情悲痛、眼神苦涩,却还是紧紧搂住怀里的人,“没事了,我在这儿,你睁开眼看看我,我是真的……”

      已经猜到徐楸是做了噩梦,谢雍哄慰的声音急促但温和,直到徐楸没有力气撕扯,捶打他身体的动作一点点慢下来,眼神也逐渐恢复清明。

      她终于从那场噩梦里醒了过来。

      “是梦,别怕,”谢雍轻拍徐楸的背,惊魂未定,他呼吸也是勉强沉稳下来,“过去了,都过去了……”

      自从他们认识,徐楸从来没有因为伤心难过在他面前哭过。此刻却哽咽着,喉咙里发出困兽一样无助的呜咽声,死死地抓住谢雍的衣服,终于就那么哭了出来。

      谢雍垂眼,看到徐楸胳膊和指尖触目惊心的血痕。

      良久,徐楸的哭声一点点停了,她瘫软在谢雍怀里。再开口,声音空寂平静——第一次跟他提起她的过往,仿佛在说一个遥远的故事:

      “……我四岁那年,我妈的产后抑郁还没好。她很讨厌我。身边的人都说,我和我爸长得那么像,是我克死了我爸,借他的命才来到这世上。……她信了。‘要是你死了,把你爸爸换回来就好了’,她这样说。”

      谢雍眉头紧皱,听她一字一句的讲,心里疼的厉害。

      “……那天是我爸的祭日,我妈穿了一件黑色的裙子,站在楼梯转角。我抱着祭拜的花束上楼梯,扑到她腿上,仅仅因为年幼无知笑了一下,她生气了,我被她一把推开。从楼梯上滚下去,摔得头破血流,闭上眼前的最后一刻,我看到她表情冷漠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眼里都是恨。”

      谢雍怀里的徐楸轻微的颤抖起来——

      “……好疼啊,谢雍,我好疼。”

      她声音轻的快要听不见,眼里的泪落下来,“啪嗒——”,轻轻地砸在谢雍手腕上,仿佛在他心口滴穿了一个洞。

      “我一直觉得,我恨她是理所应当。她所有的痛苦不是因为我造成的,而是为了那个死去的男人。但我所有的痛苦都是因她而起,我没办法再把她当成一个母亲。这些年,她一直想办法弥补我,我看着她懊悔,看着她在我面前小心谨慎;我既痛快,又怨恨,靠着这些恨支撑着,我勉强从以前的噩梦里逃脱出来。二十年啊,整整二十年,我没有释怀过哪怕一天。”

      这痛苦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如同钝刀慢剐般的凌迟,时间越久,割得越疼。

      “可是现在,他们说,给我捐肝、救了我一命的人,是我最恨的人;说我发疯、得精神病,也是她费尽心思找人治好我;告诉我说,这么多年,我都恨错了人。”

      “……”谢雍咬牙,他闭了闭眼,想说什么,却又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是我错了吗?可是谢雍,我的人生已经被毁了。终其一生,我都不可能恢复成一个人格完整的正常人,那些痛苦永远存在,我也失去了,作为一个正常人被爱的的资格。”

      就连他的陪伴和爱,也是她性格极端卑劣的产物。她做噩梦,她恐惧,害怕总有一天,连谢雍也会厌恶她。

      他要怎么把她从深渊里拉出来呢?在黑暗里待的太久了,阳光刺得她好疼。

      谢雍深吸一口气,眼眶发红,他低垂着头,脸颊和徐楸的额头相贴,眼泪从眼尾滑落。

      像是想起以前,他嘴角扯出一个笑,再开口,语速很慢,但很坚定:

      “……你知道吗,我第一次认识你的时候,心里就在想,怎么会有这么古怪的女生?可是后来,我那么快喜欢上你,连我自己都觉得很不可思议。”

      “……爱上你以后,我从来没有后悔过。我向你表白,你说很难听的话拒绝我,那种姿态和表情,仿佛在告诉全世界,说你不需要别人的爱,你不稀罕。可是徐楸,我心里却在固执的想,这世上有那么多人被爱,那个人为什么不能是你。”

      “我就要爱你。”

      他不怕苦,不怕难,不怕被她拒绝。千辛万苦又怎样,他就是要走到她身边去。

      “就算他们所有人都是假的,我永远是真的。你不用恢复成正常人,至少在我这儿,你永远有被爱的资格。”

      “你信我。”

      ————————————————————

      免费精彩在线:「po1⒏υip」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