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青栀 - 四十七暖暖身子 有效真香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土豆小说网


新海岸线文学

    

      下午四点多,雪停了。

      乌云散开,天光大亮,白茫茫的一片,从玻璃窗看出去,白到晃眼。

      徐楸摁停了谢雍放了半天的英文情歌,伴奏的大提琴声马上到高潮,却戛然而止,谢雍从书里抬头,看了过来。

      “你让我陪你过圣诞节,就是这样过得?”徐楸敲敲窗玻璃,扭头看谢雍,“有人下楼堆雪人了。”言外之意,她也想堆。

      “本来计划的是带你出去玩儿,但是天气预报不准,临时下雪。”谢雍走过来,略宽松的家居服衬得他越发温润,“你要是觉得无聊,那我们接着昨晚的做也可以……”

      说着,伸手就要来捞徐楸,被对方一把打开,“啪”的一声,打在皮肉上的闷响,“我要堆个雪人去,你继续看你的书吧。”

      徐楸还没爬下飘窗,被谢雍一把抱住,又推回去,“外面冷得要命,你穿的这么薄,怎么出去?”

      这次降温来的突然,徐楸没什么厚衣服放在谢雍家里,她以前每次来过夜,家里都是恒温,也不需要穿太厚。

      “我去吧,你就坐在这儿看着,待会儿我堆好了抱上来,正好阳台是露天的,可以放在阳台,你就可以隔着玻璃门看雪人了。”

      听谢雍那么说,徐楸就觉得外面可能真的很冷了。下楼的那些人个个都把自己裹得只露出一双眼睛,穿的圆滚滚的,再反观她自己,毛衣,下面一条针织的宽松直筒裤。

      徐楸同意了,看谢雍穿上大衣和棉服,把自己裹得只剩一双眼睛。她双手比划了一下,“要这么大的就可以,”想了想,她又开口:“注意安全。”

      谢雍下楼以后,没多久就到楼下那片空地了,从徐楸的角度,正好可以看得清楚。她要的雪人不大,半条胳膊那么高的。

      徐楸贴的近,呼吸的热气哈到玻璃上,谢雍的身影便雾蒙蒙的,看不太清楚了。

      手机振动两声,开始响起来电提示音。徐楸低头看,是徐筱。

      她接起来,出乎意料的,那边是个男声:

      “小楸,是我。”

      徐楸因为谢雍和雪人刚刚扬起的笑意一点点凝固了,她面无表情地调整了下姿势,语气微微冷然,“陈默,你真行。”

      能拿到徐筱的手机给她打电话,看来这位已经很得信任了。那头的陈默像听不出徐楸的暗讽似的,还笑了笑:

      “我也是不得已,徐阿姨她不敢给你打电话。上次你说,要想元旦团聚,要她亲自找你说,她在微信跟你提了,但是到现在你还没回话。阿姨料想着,或许你生她什么气了,这才让我代她传话。”

      徐楸眉眼涌起几分烦躁,“知道了,吃饭的地址发我,到时候我会去的。”

      话音才落,徐楸已经把电话挂断了,她再转头,谢雍已经堆了两个雪球,一大一小摞在一起,比周围人的雪人都小好几个尺寸。

      徐楸不太喜欢冬天,却挺喜欢下雪。她想起很小的时候,外公外婆还没去世,每每她在徐筱那儿受了委屈,至少还可以找他们聊天诉苦。

      外公总会在每年初雪的时候,在楼下空地为她堆一个雪人,从她的房间正好能看见正面,那雪人又大又漂亮,每次都能争气地存活几天。

      大概又过了没几分钟的光景,玄关传来动静,谢雍用一片不知道哪儿捡来的硬纸壳,托着一个小小的雪人进来了。那雪人做的有些粗陋,眼睛是石子,鼻子和胳膊是树枝,却很是圆润,憨态可掬的。

      谢雍冻得鼻子和脸颊通红,身上还落了点碎雪,多少有些狼狈。徐楸和他对视几秒,两个人都不约而同的撇过脸笑了。

      雪人被安置在阳台,谢雍回卧室换衣服。徐楸是叁分钟热度,看了放在阳台的雪人一会儿又觉得没意思,转身回卧室。

      推开门,谢雍脱得只剩裤子,正裸着上半身拿衣服,挑选衣柜里的家居服。看见徐楸进来,他脸上一丝异色也没有,继续做他自己的事。

      徐楸坐床上,视线流连在谢雍紧致漂亮的腹肌和小臂上,“谢谢啊。”是指那个雪人。

      谢雍头也不回,“别跟我说谢,真要有诚意的话,你知道我想听的是什么。”

      徐楸听他这话里话外,明明自己心里明镜似的,还是微笑着扯开话题:“……要不别穿衣服了,我给你暖暖身子?”

      谢雍刚穿了一半的套头卫衣,被他又脱拽下来,他转身看徐楸,知道她是随口开玩笑,心里却还是因为她那散漫的笑意中掺杂的一点点勾引而荡起涟漪。

      徐楸往前倾了倾身子,去牵谢雍的手腕儿,对方很听话地被她带着,直到被摁坐在床边——徐楸自己则反身跨坐到谢雍身上,他眼疾手快,自然而然地就用双臂环住了徐楸的腰。

      “你要怎么帮我暖身子?”谢雍抬着眼皮,呼吸稍稍紊乱,话音落下,就想往徐楸的嘴唇上凑。徐楸便低头迎合,双唇相贴,她温热的吐息突然就多了几分魅惑:

      “当然是……用我身上最热最舒服的地方。”

      谢雍身体一僵,似乎是没想到徐楸会说出这样的话,事实上她也的确很少说这种骚话。这话简直如同一把火,腾的一下就点燃了他沉寂蛰伏的爱欲。

      谢雍舔了舔嘴角,喉间凸起急促地吞咽一下,然后吮上了她白嫩细腻的颈窝。他吻得很用力,有些毫无章法,最爱的去处就是爱人的脖颈和嘴唇,湿热柔软的舌头每过一处,暧昧的吮舔水声就缠绕在两人周围。

      偶尔也会照顾到她敏感的耳后和锁骨,舔咬耳朵时,徐楸会轻轻地抖,像过电一样,伏在他身上无意识的蹭,直把他包在裤子里的性器蹭的火热肿胀,硬生生地挤在两具年轻的肉体中间。

      徐楸居高临下地看着谢雍动情,她摸上他的脸,还残留着外头的凉意。她一只手胡乱摸索着,在谢雍伸着舌头勾她舌尖时,一把捏住了他情欲迭起下胸前硬挺的乳头。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