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青栀 - 四十六坦白 有效真香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土豆小说网


新海岸线文学

    

      不知道昏天黑地地做了多久,徐楸偶尔力竭昏睡过去,再醒来,不是被谢雍肏醒的,就是被他抱的太紧,喘不过气来才醒的。

      直至快凌晨,徐楸意识迷蒙,感觉到谢雍把她放在浴缸里洗澡,她终于彻底睡过去。

      再次醒来就是次日下午两点多,圣诞节已过去大半了。

      家里暖融融的,紧闭的阳台窗外却是一片昏沉,在下雪,鹅毛一样的雪花纷纷扬扬地从天上洒下来,伴随着断断续续的风声。

      徐楸身上的睡衣是谢雍给她换的,她趿拉着拖鞋出卧室,开门就闻到一阵饭菜香味,灯光明亮。没走几步,看见谢雍站在半开放式的厨房那儿做饭。

      男人似乎听到动静,回头看了一眼,“醒了?要喝汤吗,鲈鱼豆腐炖的清汤。”

      徐楸点点头,看见谢雍旁边另一个小锅里还在煮热红酒,水果的果香中和了红酒的微酸,热气蒸腾的。

      “本来在外面订了餐厅,但是我醒的时候突然开始下大雪,我想着等晚上雪停了再出去。”他说。

      谢雍以前有跟徐楸提过,他父母为了培养他的独立性,在他少年时期就让他学做菜、做家务。徐楸环视一周,猜想谢雍大概不久前出去过,客厅里多了一盆挂满铃铛和蝴蝶结的圣诞树,大概一人高,厨房的吧台上还放了两袋肉菜,袋子印着商场的logo。

      浓白香醇的鱼汤被盛在瓷碗里,再递到徐楸手上。谢雍往里放了一只勺子,转身前帮徐楸把脸边的碎发撩到耳后去,“有点烫,小心点儿。”

      徐楸舀一勺鱼汤,稍微吹吹就送进嘴里——很好喝,和以前谢雍给她做过的鱼汤味道没什么两样。她喝着,视线却胶着在那锅热红酒,不知有意无意,总之就是那个方向。

      谢雍回头接水,看见徐楸盯着那锅酒。

      “热红酒只是为了烘托气氛,我喝还好,你动过手术不能喝,待会儿我用温水给你榨杯果汁。”男人手上忙碌着,背对着徐楸提醒她。

      徐楸看他,“你怎么知道,我动过手术不能喝酒?”她记得她从来没有告诉过他手术的事,而他也没问过她。

      谢雍背影一滞,良久——

      “……我知道我问你什么你都不肯说,所以我只能自己想办法,我喜欢你,当然想多了解你一些。”他没打算瞒这种迟早要摊牌的事,知道一个谎需要无数个谎来圆,也很厌恶自己亲手给自己挖坑的惶然感觉。

      他转过身,就那么看着徐楸,心里其实还是忐忑,但仍选择坦白,“我知道了,你母亲是长清药业的董事长,那天在学校那个男人,是鸿升集团的继承人。还有……你以前的病情……”

      “……”徐楸沉默着,低头把剩下小半碗汤喝光。

      她表情很平静。

      其实她早猜得到,自从上次陈默跟她提了谢雍的家世,她就知道自己隐瞒的那些东西迟早会被他知道——意料之中,从政的世家,人脉耳目众多,更何况这也不是什么藏得深沉的秘密。

      谢雍放下手中的一切,走到徐楸身边,眼帘微垂,“对不起……”

      徐楸放下瓷碗,抽了张纸巾擦嘴,没看谢雍,“无所谓,你用不着跟我道歉。”

      “你能查的到,那是你的本事。”她看着眼前虚空处,目光没有焦距,“就像我知道你家背景深厚,也没有跟你明说一样。因为你和我只需要知道一点,”

      她终于看向他,眼里像蒙了一层霜。

      “我们两个之间,是没有未来的。”

      她可怜他,所以叁番五次的提醒他,不要陷得太深了,到头来,孤孤单单的落得一个千疮百孔的下场。他们两个也算有点微薄情分,她不想到最后闹得太难看。

      用情太重了,那些情意会变成利刃反杀自己的。

      “……”谢雍眼眸黯然,表情有些微的复杂,眼里极快地闪过一丝痛意,他和徐楸对视,深吸一口气。

      他正欲开口,放在吧台边缘的手机突然响了,是谢雍的。徐楸于是站起来,来到离厨房不远的客厅飘窗上。

      那飘窗铺了白色的毛毯和绒垫,她抱膝靠在靠枕上,看窗外愈下愈大的风雪。

      远远地,传来谢雍的打电话的声音——

      “……爸,节日快乐……跨年晚上学校有晚会……好,那我中午回家吃饭……帮我给妈问声好……嗯,再见。”

      挂了电话,徐楸听见脚步声,她没回头看,而是一直看着窗外。

      谢雍坐到她身边,语气温柔,

      “徐楸,你说什么都伤不到我的。有没有未来不是你说了算,不到缘分已尽的那天,谁都说不好会怎么样。”

      “我父母都是很开明和善的人,他们会支持我的。日后如果有机会,我带你见见他们。不过现在说这个还太早,饭菜好了,先吃饭吧。”

      他说完,握住徐楸的脚腕儿,稍稍抬起帮她穿上棉拖。

      他抱她下来,吻了吻她的嘴唇,“我们不纠结以后,就像你说的,当下行乐就好。”

      徐楸彻底沉默,她深深地看了谢雍一眼,说不清那一眼到底是什么样的情绪,然后她便把头埋进谢雍的怀里,攀附他脖子的右手,也死死地抓住他外套的后领口。

      “……你说的再好听,我也不会动摇。”她声音闷闷的。

      “绝对不会。”她又强调一遍。

      谢雍把人放到餐桌椅上,昨天新买的花开的正盛,被他摆到餐桌正中间,他倒好红酒,把切好的水果丢进榨汁机。

      “徐楸,”他顿一顿,看她的眼神有些深邃,仿佛要透过她的皮囊看进她心里去——

      “你随便说,反正我也离不开你。”

      徐楸眼睫颤了一下,她紧了紧睡衣,低下头不看谢雍了。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