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青栀 - 四十五舔穴奖励(高h) 有效真香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土豆小说网


新海岸线文学

    

      徐楸对谢雍的喜欢,偶尔会掺杂着一些怜爱。

      他做的事,说的话,常常会让她有种,他是在雨里淋得湿透,却还要倔强地咬着她裤腿的小狗。但其实谢雍是个心性异于常人强大的男人,所以这种反差感更要命。

      她可怜他,可怜他傻,爱上她这样的人,撞了南墙也不舍得回头。

      她有什么好呢?她自己都不知道。

      但人在被爱着的时候,的确是会愉悦的,这些情绪支撑着她跟谢雍走到今天,这场荒唐开始的无爱的性,早在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慢慢变味儿了。

      徐楸被谢雍摁在门上亲,像是要找补这两天的隔阂似的,谢雍吻得很用力,舌尖勾着徐楸的纠缠舔咬,双臂不可撼动地紧紧搂着她。

      两人都气喘吁吁的,说不清谁身上更热一些。室内恒温的空调开的很足,玄关壁灯温黄一片。谢雍的唇齿已经开始往下攻陷,他吻向徐楸温热白皙的脖颈,对方仰起头颅,气息愈加不稳。

      徐楸把手伸向谢雍胯下,刚才亲那么久,他那儿已然硬了,把裤子顶起一个大包。隔着裤子,徐楸用手轻抚谢雍的性器,指腹在顶端打圈握紧,直弄得谢雍呼吸粗重起来,闷哼着把下体往徐楸手里送。

      徐楸擅长这个,打一巴掌就给一颗甜枣。

      谢雍喘的很好听,是那种性感的低哑,含着难耐撩人的情欲,再配上他急切痴迷的亲吻,简直是上等的春药。

      谢雍的膝盖抵在徐楸两腿之间,似有若无地摩擦没几下,她已经感觉到穴里湿腻腻的,微弱的快感不仅没有缓解欲望,反而勾得她穴里更加空虚。

      “嗯……徐楸,你摸得我好舒服……”男人喘着,埋进女人颈窝里。

      徐楸正湿的厉害,听见谢雍这么说,又去咬他耳朵,呼吸灼热:“今天那个女生,我跟她关系不好,下次她再找你,你不要理她。”

      她压低了声音:“男人不自爱,不如烂叶菜。”

      谢雍却莫名其妙的高兴起来,以为徐楸吃醋,偶尔的呻吟里夹杂着轻笑:“……我今天离她很远,她说了你坏话,我跟她就不会有下次说话的时候了。”

      徐楸当然满意,嘴角上扬着,亲了亲谢雍的眼角,“好乖,有奖励的。”

      谢雍昏昏沉沉的,被徐楸带到卧室,衣服早在刚才的亲吻纠缠中脱得七零八落。等他反应过来,已经被徐楸戴上了眼罩,还用黑色绒面的缎带把他双手反绑在背后。

      “做什么?”谢雍喉结吞咽一下,有一点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的微弱恐惧,但更多是期待。

      他已经很久没这样和徐楸玩儿过了,光裸的皮肉只是被她不经意的碰一下,酥麻的痒意就瞬间传到了全身。

      徐楸在谢雍身后,他坐着,她则双膝跪在床上,像她第一次玩弄他那样,她从后面抱住谢雍,胸乳曲线贴的紧紧的,然后一手握住那根硬的滴水儿的性器。

      “啊!”谢雍一下子没能忍住,双腿无意识哆嗦一下,最敏感最脆弱的阴茎就被摩挲撸动起来,快感如过电般,弄得他腰眼发麻。偏偏徐楸还在他身后有一下没一下的用乳房腰腹轻蹭他,他浑身都好像要烧起来,血液和欲望一同翻腾叫嚣着,被折磨、被亵弄,他发着颤拼命往身后的徐楸怀里靠。

      谢雍后颈靠在徐楸肩上,白皙骨感的脖颈高高仰起,犹如濒死的白天鹅,喘息低哑,每一声都仿佛在骚动着徐楸的心,叫得她心痒难耐。

      谢雍的阴茎在徐楸手里,就像什么色情的玩具一样,肿胀到极点,龟头泛着下流的水红色,还在往外一点点流着半透明的前精。

      徐楸空出来的手去摸谢雍下巴,摸到男人冷硬的颔骨,她轻轻掰过来,顺着下颌一路吻到嘴唇,“才摸这么几下,就受不了了?”她轻笑着嗔道。

      茎体最敏感的铃口和冠状沟都被徐楸揉弄摩挲着,时而用力,时而像羽毛般轻抚,黏腻的前精糊到手上,抹到棒身,撸动起来更是顺滑。

      谢雍爽的浑身都酥了,仿佛又回到他最初和徐楸认识那会儿。面对性爱一无所知,被她引诱着、半哄半迫地尝到情欲的味道,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到最后,谢雍全身肌肉都绷紧了,被反绑的双手青筋暴起,腰部弓起来,受不住地哀求,“用力点……我快、快射了……”

      毕竟是奖励,徐楸没打算让他难受,力道加重,还空出手揉他饱胀的卵蛋——谢雍咬着牙,一声闷哼,哆哆嗦嗦地射了徐楸一手。

      谢雍靠在徐楸怀里,不住地喘着粗气缓解高潮余韵,徐楸摸了摸他鬓角的发,语气带着纵容,“还想玩儿别的吗?”

      谢雍呼吸粗重,但还是偏头吻在徐楸耳后,“我想吃……”他声音含含糊糊的,想吃什么,却没说出来。徐楸逗他,非要逼问,谢雍眼罩下的脸涨得通红,最后咬着唇崩出两个字:“……小穴。”

      他想舔一舔、吃一吃她那儿,每次插进去,都能让他爽上天的地方,潮湿温暖,只是想想,就涩情的要命了。

      徐楸从来没有这么好说话过,几乎是在谢雍话音落下不久,她就起身,推着谢雍躺下,自然而然,他被绑着的双手只能举过头顶,整个人呈现出一种被压制的、无奈的破碎感。

      徐楸虚虚地跨在谢雍头部两边,裸露在外的阴穴早已经泥泞一片,湿的不行——她慢慢坐下去,对准谢雍的嘴。

      “嗯——”被谢雍张嘴含住穴口的一瞬间,徐楸皱着眉呻吟出声,她那儿正空虚瘙痒,被谢雍的舌头横冲直撞地侵犯肏弄着,水儿流得越发的凶。

      被谢雍尽数舔进嘴里,不知道是吞了还是怎么,总之急切又沉迷的,很是用力地抽插吸吮。

      被徐楸的呻吟声刺激到,谢雍甚至咬上了硬挺饱满的阴蒂,轻扯慢拽的,嘬咬得徐楸腿抖腰麻,撑在两边的手把床单都抓出了褶皱。

      “啊……别咬那儿,轻……轻点舔……”徐楸口交次数远不如真正的抽插多,被口又是另一种不同的、难以言喻的快感,她一时有些受不住谢雍的节奏。谢雍呢,欲望强烈起来,整个人就脱去了平日里清贵端方的样子,浑像发了情的公狗似的。

      没舔多久,徐楸就抖着腰高潮了,穴口大股大股地往外流水儿,表情微微失神,迷离着眼瘫倒在谢雍身上。

      谢雍的唇上尽是徐楸穴口流出来的透明淫液,湿淋淋的,透着暧昧下流的水光。是这时候,他才央求徐楸把眼罩摘下来——接下来就是正戏,什么姿势随她,他只想在这时隔几天的、代表着和好的温存性爱中,能够看着她的脸。

      是他这几天辗转反侧、朝思暮想的脸。

      徐楸潮红着脸,摘掉了谢雍的眼罩和手上的缎带。重见光明的这刻,谢雍看清了眼前人光裸的雪白酮体,腰肢纤细,乳球饱满,素净的黑发垂在胸前。

      被那样紧盯着看,徐楸脸上没什么羞意,只是把前面的头发慢慢拢到脑后,看着正戴套的谢雍,声音轻慢:“……慢慢做,有的是时间,还有明天一整天呢。”徐楸摸上谢雍的脸,下一秒被对方扑倒在床上。

      谢雍几乎是急不可耐的,掰开了徐楸湿淋淋的腿根,扶着早就重新硬起来的阴茎在穴口的肉缝那儿上下摩擦几下,等到龟头裹满了女人的淫水儿,他对准花穴一点点插了进去——

      穴里又湿又热,又紧又软,肉棒才陷进去一小截,谢雍就变了脸色。几天没做,只觉徐楸的小穴好像又紧了些,裹吸得他头皮发麻,里面好像有成千上万只小嘴在同时吮咬着他的性器官似的。

      “徐楸……”谢雍喘息声急促,整张脸都埋进徐楸脖子里,仔细感受着阴茎慢慢插进对方小穴深处那种递进的重迭快感,那种舒爽是让人保持不住的、无法满足的,只想挺着腰摩擦抽插,肏到更深处,好索取更多性快感。

      “好舒服……里面咬得我好舒服……”谢雍迷蒙着眼,大概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无意识下说了些什么。徐楸呻吟断断续续,随着谢雍缓慢抽送的动作起伏。

      这样抽插没一会儿,谢雍还是没忍住,猛地入到最深处,拔出半截,大开大合地肏干起来。

      这场性爱交合如同疾风骤雨一般,男女交媾的呻吟声纷乱高亢,“噗嗤噗嗤”的抽插水声更是淫秽无比。

      徐楸湿滑软嫩的阴道被一次又一次鞭挞进犯着,穴口被撑开到极致,被肏到微微外翻,还从缝儿里不住地往外淌水儿。

      谢雍的肉棍又烫又硬,每次碾过她敏感的阴道内壁,细细密密的快感就四面八方地包裹了全身,她浑身酥软,被插得一句话都说不出,只是一声接一声地呻吟叫唤。

      持续的撞击顶肏,谢雍的力道不减反增,他像是不知道累一样,还要去接吻,还要去吃乳头,鸡巴快把徐楸小穴深处捣烂了,肏熟了,还迟迟不射。

      徐楸又高潮一次,穴里正敏感,谢雍这时候插进去,内壁简直跟要了命似的疯狂挤压吮吸着肉棒,徐楸呻吟绵长,头脑都被快感烧昏了。

      她被肏的很舒服,毕竟在床上,她和谢雍的身体相性一直很合,他知道她哪里最敏感最不经肏,哪里只要一碰,没多久就会潮喷出水儿。

      徐楸那阵高潮后的快感还没彻底过去,又被谢雍肏上了新一波的小高潮,她只得夹紧了谢雍。

      果不然,对方也受不住她有意识的绞弄,马达似的加快了抽插速度,激烈地抽插几十下,最后抵到最深处微微抽搐着射了出来。

      浓白的精液,一股又一股的,一边射还一边小幅度的抽插,几乎射了小半分钟,这场射精才算真正停止。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