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青栀 - 九口是心非 有效真香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土豆小说网


新海岸线文学

    “……要是让人看见你这副样子,谢雍,你在这学校都待不下去了吧?”

    徐楸说这话的时候,眼里含着淡淡的笑意,但看着并不害怕的样子,脸上带着让谢雍意想不到的从容。

    她总是能让他惊诧到,每一次。

    头顶的脚步声渐渐远了,两个人缩在一楼楼梯间的窄小杂物间里,平时都用来放扫把拖把的地方,空间只能容下两个人。

    那样的逼仄,以至于两个人面对面紧紧地贴着,谢雍又闻到那个似曾相识的香味儿,从徐楸身上散发出来,淡淡的。他也能清晰的感受到彼此之间交缠的呼吸声,尤其在对方话音落下以后,他甚至隐约听到自己的心跳。

    很急促,一如他平稳不下来的呼吸。

    “他们走了,出去吧。”他竭力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避开了徐楸的问题。

    却在下一刻被徐楸抓住了一只手腕儿推到墙上——

    然后是门把“咔哒”一声落锁的声音,徐楸的语气一如平常:“你下面翘着就出去,想从今天开始登上西大头条吗?”

    谢雍猛地垂眼,这才想起来自己刚才差点被徐楸拉开了拉链,那处半开着,能隐约看见里面的内裤。

    徐楸轻笑,笑声带着些微的蛊惑,在谢雍还没想到要怎么结束眼前难堪的场面时,冷不丁地,对方已经把手伸进他内裤里——

    谢雍下意识往后躲了一下,然后想到他和徐楸那个荒唐的“约定”。

    他不动了,紧抿着唇,任由她顺着内裤边缘整只手都伸进去,然后握住了他的阴茎。

    “嗯……”谢雍眉头微不可察地轻蹙一下,声音压得很低,不知道徐楸听到了没有。

    他垂在身体两侧的手无措的握紧了些,已经完全没有刚才在众人面前那副从容不迫的清正姿态——他像一块儿砧板上的鱼肉,任由徐楸握在手里把玩、亵弄。

    欲望一点点苏醒,快感一点点攀升。谢雍青涩的身体慢慢忘记了尊严为何物,只是所有的思绪都跟随着眼前女孩儿的手移动着。

    她手心摩擦着棒身,酥麻的快感就从性器传到了头顶;她指甲不小心剐蹭到敏感的铃口,他哆嗦一下,腰眼发麻地挤出几滴前精;甚至她因为手酸撸动的慢了一点,他还会不自觉地动一下腰。

    谢雍只是在迷离和清醒的边缘挣扎试探着,甫一睁眼,看见徐楸嘴角似兴味似轻蔑的笑——像一盆兜头浇下来的凉水,谢雍浑身快要沸腾的温度陡地冷却了下来。

    他的理智和羞耻感,虽迟但到。

    在徐楸试图伸另一只手隔着衣服摸上谢雍的阴茎根部时,谢雍一把推开了她——瘙痒酥麻的快感也在这刻停止,谢雍强忍着心底的留恋,声音微冷:“别弄了,一点也不舒服。”

    话音落下,他闭了闭眼——似乎又忽然之间恢复了往日那种清贵的人设,如果忽略掉他脸上和脖颈未退的潮红的话。

    徐楸眼里残留的一点温度消失了——慢慢变成平日里那种要死不活的沉寂。

    她没有一丝丝的犹豫,似乎对谢雍身体的“研究”已经完全失去了兴趣似的,小小后退半步。

    “……好吧,这次你没射,算你赢了。”一个多余的字都没有,徐楸用另一只手拿出手机,当着谢雍的面儿解锁,偷拍的照片,录音,全部一一删除。

    毫不拖泥带水地,“放心,我说话算话,没有备份。”

    说完,徐楸转身就走,开门关门,没有回头看谢雍哪怕一眼。

    谢雍站在原地不动,他微微怔着,心脏开始沉沉地涌起一些说不清的感觉。

    ——————————————————————————

    谢雍从梦里醒来,才下午四点半。

    因为下午没课,他中午就回家了。喝了一点酒,一觉睡到现在。

    房间的空调早在定好的一个小时前就自动关了,空气里浮动着淡淡的凉意,但谢雍的薄被里却很热,燥热,仿佛血液都焦灼起来——他猛地掀开被子,赤着脚踩在冰凉的木地板上。

    他尝试了一下深呼吸,喝加了冰块的啤酒,身体的热散去了,但还有某处泛着说不出的感觉,是那种灵魂的焦渴,无法靠外力挥散。

    他那会儿没能射出来,是在楼梯杂物间里待了很久等到性器冷静下来才出去的。

    好比子弹上膛,再硬生生堵回去。

    他拿着干净的衣服和毛巾去浴室洗澡,脱了睡衣的男性肉体让人血脉偾张。水流从头顶淋下,谢雍浑身湿透,鸦黑的湿发被他全部往后拢,热水划过他深邃的五官,长睫承受着几滴水珠,谢雍眼里闪过一丝烦躁。

    他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了。

    想了一圈儿,可能是因为那会儿没射,所以才一直这么难受?

    他低头摸了摸两腿之间的肉柱,还软着,耻毛都被打湿了——莫名地,谢雍想起他第一次被徐楸摸射那晚,她就在他身后,贴着他的背,他可以清楚地感受到她柔软的乳球和腰腹。她扣挖着他冠状龟头的铃口时,不小心扯到哪里,刺痛和即将射精的快感逼得他头皮发麻。

    他是爽快的,被她摸,他每次都很舒服。

    他口是心非了,而撒谎的结果他已经尝到。

    虽然是他想要的结果。

    虽然也没什么好说的。

    虽然。

    徐楸的名字和脸又一次不受控制地出现在谢雍的脑海里,他那样不知所谓的幻想着,身体好似察觉到什么,忽然涌起一股熟悉地、只有徐楸摸他的时候才会有的那种微妙感觉。

    他想着她,很快就硬了,是连他自己都不可思议的快,在此之前他一直以为自己不算重欲的人。

    这几天却频繁地被性欲操纵。

    谢雍本想放任不管的——似乎他潜意识里觉得,因为想着徐楸而生出的欲望,如果他再想着她射出来,任由那些莫名其妙的感觉继续猖獗下去的话,他会更难受的。

    他隐隐有那种让他惶恐不安的直觉。

    他的理智告诉他不能再想下去了。

    谢雍调了一下淋浴温度,水温慢慢变凉,让人战栗的温度浇在身上,谢雍强忍着,眼看下身硬挺起来的阴茎被刺激得慢慢软下去。

    他浅浅地松了口气。

    还好,一切都来得及,他可以恢复正常的。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