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青栀 - 八最下流的春药 有效真香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土豆小说网


新海岸线文学

    周一中午年级大群里发布了一条关于选修课开课的公告,徐楸转而登上官网查看她的。

    上学期选课的时候,她好像就是随手点了一个,连课程名字都没看清就点了确定。

    同寝的孔梓菱经过时看见她电脑屏幕上的官网页面,随口问了一句:“徐楸,你选修选了什么啊,我是《心理学与人际关系》,课少,学分也高。”

    徐楸回头看她一眼,“我也是。”

    她最近是和心理学犯冲吗?叁不五时和一个难缠的心理医生打太极还不够,还要上这种课。

    徐楸想逃课了,这个念头没在她脑子里多过一秒,就已经成型且尘埃落定了。

    孔梓菱一边换鞋一边抬着头跟徐楸说话,蛮热络的样子:“那咱们到时候一起去阶梯教室上课吧,邬纯她们选的都是《世界文明史》,咱俩都没伴儿嘛,正好。”

    徐楸回头退出官网页面,语气淡淡:“你男朋友呢?”

    人形移动电灯泡,谁愿意当那玩意儿啊。

    “他大四实习去了,不能经常陪我。好不好嘛徐楸,你知道的,我跟邬纯她们也不是很熟,而且也不想挤进她俩之间。”听她语气,还挺真诚。

    孔梓菱长相偏甜美娇气一些,但在整个宿舍生活这么久,从来没和任何人红过脸大声说过话,而且从不看轻徐楸,对她和对其他同学都是一视同仁。

    徐楸马上脱口而出要拒绝的话噎了,她垂着眼帘,缄默两秒后点了点头,“好,那到时候开课了你叫我。”

    孔梓菱表情雀跃起来,“好嘞。”

    距离联欢晚会还有一天,大礼堂已经开始着手布置,又是开不完的例会。徐楸依然是和以前一样,对什么都提不起劲儿来,不同的是她不再是一个人了,有时候上课吃饭,孔梓菱会和她一起。

    徐楸性格寡淡,有没有朋友都一样,倒是孔梓菱这姑娘,很活泼,在徐楸身边叽叽喳喳的。徐楸偶尔会觉得烦,但还在可以忍受的范围内,她就静静地听着了。

    孔梓菱看她那么忙,又完全不用学生会干事的身份捞好处,还觉得奇怪。

    “徐楸,我在想啊,你这种性格,当初怎么会想到要去学生会面试的?”

    当初怎么会想到去学生会?因为这个问题,徐楸罕见地愣了一秒。

    她略微思索一下,实话实说,“当时学生会招新,天气挺好的吧。我经过了,季玥学姐对我笑了一下,我心情好,就过去接了她手里的表填了申请。”

    她记得她好像已经很久没有因为什么人或事开心过了,因此格外珍惜能让她愉悦的一切。她做许多事都毫无章法毫无计划,只是当下冒出来的念头,她就会付诸行动。

    就好比她想搞谢雍,也是一时兴起。

    选修课定在周叁,公教楼的阶梯大教室。

    可容纳千人的教室,徐楸被孔梓菱牵着找合适的位置,周围乱糟糟的一片嘈杂,但许多目光都聚集在后面倒数几排的一处——徐楸顺着那些人的视线看过去,就看见谢雍了。

    身姿端正地坐着,低着头写着什么,仿佛早已对周围热烈的目光习以为常。

    孔梓菱选好位置了,在倒数第二排——谢雍斜后方不远处。

    谢雍写完了下午要用的会议纪要,放在桌板左上角的的手机“嗡嗡”震动两声,他拿起来看——

    徐楸:“我看到你了。”

    谢雍瞳孔微缩,颇有些慌乱地四处环顾着,很快在转头的一瞬捕捉到那个身影。徐楸看着他笑了笑,眼神带着深意。

    谢雍不再看她,兀自镇定下来。但不知道为什么,他眼神控制不住地去看静置在一边的手机,脑子里也不由自主地浮现那天晚上的场景。

    徐楸觉得谢雍现在心里肯定在骂她,阴魂不散之类的,但她原本觉得无聊的公开课忽然变得有趣起来——因为谢雍。

    他耳朵尖红了,和那晚一样。徐楸舔了舔唇,心头忽然涌起焦渴感。

    谢雍是在公开课快下课的时候收到徐楸的消息的。只有简短的几个字,“下课别走,等我。”

    还是来了。

    仿佛悬顶之剑终究落了下来,谢雍不知道是松了一口气,还是期待或惶恐这一刻的到来。

    他知道徐楸不会轻易放过他的,经过短暂的这几次相处,他察觉到对方性格的古怪无常,不能用寻常思维去考虑——这些猜想让他越来越不对劲起来,他根本无法把她和她做的那些事抛诸脑后。

    铃声响起,整点过十分,讲台上的教授关了话筒,前排陆陆续续有人站起来。

    孔梓菱收拾了一下包,习惯性就要拉徐楸的手,忽然发现她还坐的好好儿的,一点儿要站起来的意思都没有。

    “走啊,还没到饭点儿,回寝室歇一会儿。”她拍拍徐楸的肩膀。

    徐楸抬眼看看她,余光一直注意着前面不远处同样一动不动的谢雍,声音含着一丝淡淡的笑意:“我肚子疼,走不了了,你先回去吧。”

    “………”

    孔梓菱站直了身子,抿唇:“你当我瞎吗?我拜托你装也装得像一点好不好,你这个样子哪里像肚子疼啦……”

    徐楸刚才还微微笑着的眉眼冷淡下来了,也不是凶,就是很平静的看着孔梓菱,对方被她没什么温度的眼神一看,瞬间住嘴。

    “……ok,我先回去,中午一起吃饭哦宝贝。”

    徐楸就又笑了,“好。”

    这时候阶梯教室里的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前面零零散散几个人。孔梓菱曾参加过学生会组织的青志部活动,和谢雍也算有过交集,碍于对方的身份特殊,她从他那排经过的时候,礼貌性打了个招呼。

    谢雍微笑着颔首,看起来还是平常那副温雅疏离的样子。

    但是一转眼,这个在学校里名声大噪的堂堂学生会主席,竟然躲在没什么人经过的楼梯拐角,闭着眼睛双手扶墙,任由身后的女生伸着手,隔着裤子揉弄他的裆部。

    徐楸以前看av的时候,就发现她有个小小的性癖是喜欢听男人叫。但很多男优的特性是忍耐,不会像女优那样随心所欲地出声,至多在最后快射的时候,表情才会实在忍不住地欲仙欲死一会儿,在射精那刻哑着嗓子短促地叫一声。

    但谢雍这个雏儿不会忍,他也忍不住。

    在徐楸一手隔着衬衣揉捏他的乳头,另一手覆在他下体磨蹭揉搓时,这个尚未经历过什么情事的男生,呼吸粗重,忽快忽慢,情欲的潮红从眼尾蔓延到脖领,落在徐楸眼里——

    实在是太色情了。

    欲,不一定要通过脱光来体现的。

    而谢雍这种极品的肉体,就算裹很多层衣服,单是站在那里,喉结滚动着,脖子里隐忍的青筋若隐若现,再配上一声压抑的低喘,

    就已经是最下流的春药了。

    更色的是,谢雍这次硬得比上次还快。

    徐楸抬眼环视了一下顶上,没有发现摄像头。她这才勾着谢雍裤子的拉链下移,一点一点,要把那根半硬的肉棒释放出来。

    这时候,从他们上空,楼上的楼梯传来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还有断断续续的说话声。徐楸察觉到谢雍身体一僵,从刚才还隐约迷离的状态抽身出来,表情有一瞬间的惊惶。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