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青栀 - 四就像拆一个珍贵无比的礼物 有效真香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土豆小说网


新海岸线文学

    徐楸听得烦,直接坐起来,“唰——”地一下拉开了床帘。下面两个人登时吓了一跳,下一秒双双脸色古怪地撇开了脸,不知道是心虚还是怎么。

    宿舍里的气氛一时安静地有些尴尬。

    徐楸表情平静,看着彭瑛邬纯她俩,眼神倒没有生气之类的情绪,只是那两人回了自己的位置默不作声以后,徐楸又把床帘重新拉回去。

    还是很安静——不过想也知道,那俩人肯定建群开始骂她了。

    手机顶部推送新消息,徐楸点开,还是谢雍——

    “什么时候开始?你说的一个月,具体从哪一天开始?”

    徐楸:“从今天开始,至于什么时候开始研究,看心情。”

    那头儿秒回:“那就今天吧,我在外面酒店订房间,大二没有晚自习,你应该有空吧?”

    这么急?是急着早点结束好摆脱她吧。

    ——反正她也是一时兴起,无所谓。

    “可以,你订好酒店位置发给我。”

    徐楸阅片无数,也承认自己是个脱离了高级趣味的人,但说实话,玩真人她还是第一次。

    还是个男神级别的处男——真·想想就兴奋。

    下午学生会还要组织新生的安全教育座谈会,不轮徐楸的班,又没课,她戴着耳机,躺在床上复习了一下几部经典av。

    不经意间刷到入学生会时关注的官博,发布了一个大约二十多分钟视频,封面赫然就是谢雍穿着正装代表大二演讲的抓拍,别人穿着像房地产中介的统一正装,穿在他身上凛然高级地像国务会谈演讲人。

    谢雍办事效率高,下午不到四点就把定位发给徐楸了。本市市中心一家五星级酒店,徐楸闲得慌去搜了一下那家酒店的配置,贵到让人咋舌——看来谢雍还真是温室里长大的花朵,家境看起来很不错的样子,也没怎么吃过人心险恶的苦吧?

    她都这样对他了,他还跟她开五星级酒店的房呢。

    傻子吧。

    晚上徐楸打车到那家酒店门口的时候,距离她和谢雍约好的时间刚过五分钟,上电梯,敲门,两下门就从里面开了——谢雍站玄关,长身玉立地。

    “进来吧。”他侧身让出地方,虽然表情极力装作平静,但徐楸注意到谢雍通红的耳根以及频繁闪躲的眼神——他们曾经上下级共事一年多,知道他真正云淡风轻是什么样子的,现在这样,明显就是紧张了。

    站在几千几万人的校级大会高台上都不紧张的人,被她搞到紧张了吗?

    徐楸不由得心里失笑——她还没干什么呢。

    谢雍垂着眼帘,余光看着徐楸放包换拖鞋,“这房间有两个浴室,一大一小。你是女孩儿,去大浴室吧。早点结束,我晚上回去还有别的事。”

    徐楸点头,“嗯,谢谢。”

    大概没有人像他们这样来开房的,既不是情侣,也不是炮友,刚认识就来了酒店,但都不是奔着那事儿——男方还是被迫的那个。

    进浴室之前,谢雍站在门口,又回头问坐在床上的徐楸,声音微微有些冷然:“只有这一次,如果我没有射……你以后就不能再提这些事,我也当从来没有发生过,是吗?”

    徐楸颔首:“你放心,我不会纠缠的,只要你做到了,到时候不用你赶,我自己就会走。”

    “你最好说到做到。”谢雍丢下这么一句,推开浴室的磨砂玻璃门进去。徒留徐楸一个人在外面,饶有兴致地看着刚关上的浴室门。

    寂静的室内很快响起哗哗的水声,空气中隐隐泛起一丝微潮的味道。

    谢雍大概洗了二十分钟,出来看见徐楸正坐在床边,用目光打量着他,从头到脚——那种目光让他很不适,甚至有些厌恶。

    谢雍换了浴室提供的一次性浴袍,但徐楸还是穿的她自己的衣服,她拍拍她旁边的位置,示意谢雍过去,“来,坐。”

    床很软,谢雍一坐过来,徐楸就感觉到旁边塌陷下去,她没有出手,一五一十地和对方摆阵:“只是肢体接触,不会上你的。如果中途你不想我再碰你了,随时可以叫停,这是你的权利,咱们就算交易失败。”

    她停顿两秒,“还有,虽然我知道你大概率不会强奸我,但我还是要说一下,你最好克制一下你的某些情绪,毕竟咱们两个有体力差异,我也怕你恼羞成怒。同意的话就点个头?”

    谢雍撇过脸去另一边,不知道是不是赌气,不点头,只不情不愿地“嗯”一声。

    徐楸心大,“那我就当你同意了啊,我开始了。”

    谢雍很白,虽然是个男的,但和徐楸一个女孩儿比也不逞多让。不过徐楸是那种白过头的冷白,谢雍却是比较正常比较健康的那种白。徐楸解开他的浴袍腰带,从肩膀处往下轻轻一拉,浴袍受重力驱使就往后落下去,半脱不脱的。

    徐楸看见谢雍皱了皱眉,但一脸隐忍,没作声。

    徐楸是俗人,免不得也会喜欢长得好看的脸和紧致漂亮的腹肌,她说要研究谢雍,一是好奇,二是真的想摸。

    她以前在某个会所见过一个男人,是个还没伺候过人的雏鸭,外貌配置在谢雍之下,但也是中上等的货色。徐楸就想摸摸看,一问价格,初夜一晚上叁万六,想要人还要先开一瓶一万二的酒作礼物。

    金子做的屌都不敢卖这么贵。徐楸就放弃了,但这事也成了她一个小小的执念——就是好奇,这种肉摸起来是有多舒服,才能卖到那个价,还那么多人争抢的?

    然后谢雍这时候就撞上来了,徐楸不搞他搞谁?

    就像拆一个珍贵无比的礼物,徐楸脱谢雍的浴袍脱的要多慢就有多慢,谢雍的表情也从一开始的眉头紧锁的忍耐,到后面越来越阴沉。

    终于在徐楸的手拽着浴袍边角脱到谢雍小臂曲肘处时,他忍无可忍地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儿。

    男生深深皱眉,语气有种微微屈辱的怒气:“我说……能不能麻利点儿,要脱就全部脱了,不要这样,搞得我像个……像个……”

    几次欲言又止,那两个字眼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来,谢雍抿着唇,另一只手青筋隐起,慢慢攥成一个拳头。

    谢雍放开徐楸的手,站起来,抽出浴袍腰带,叁两下就脱光了,手一抬衣服扔到不远处的沙发上,浑身上下只剩一个平角内裤,然后重重坐了回去。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