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青栀 - 三我答应你 有效真香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土豆小说网


新海岸线文学

    片刻的死寂过后,谢雍不敢置信的反问一遍:

    “你说……什么?”

    那是什么话?那方面很强?想试试?但凡有一次忍住不射?

    这些字眼,是能从她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女孩儿嘴里说出来的?还是在两个人如今几乎陌生的上下级关系中。

    她也并不是喜欢他,她说那些话时,脸上是显而易见的戏谑和玩弄。

    谢雍忽然有种头重脚轻的错觉,幻灭,像在做梦——眼前这个叫徐楸的女生,他以前虽然记不住名字,但偶尔跟季玥交流时对方会提起她,说虽然沉默寡言,但很温顺乖巧,从不惹事,也不像其他人那样喜欢用学生会干事的身份耀武扬威,而且工作完成的很认真,是她手下带得最省心的一个干事。

    在此之前,谢雍对徐楸的印象虽然单薄,但好歹都是正面的。

    他没想到,两个人第一次正式认识,她就说得出这种话。

    谢雍眼睁睁看着徐楸点点头对他说:“你没听错,就是你想的那样。”

    他皱着眉,声音彻底冷冽下来,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厌烦:“你疯了吧,我看你真是疯了。我不可能答应你这种无理的要求,绝不可能。”

    说完,他转身就走。

    徐楸并未阻拦,也没有开口,只是一直抬头看着谢雍远去的背影。

    谢雍没有回头,但感觉得到身后有一道诡谲专注的目光,这让他如芒在背,逃也似地加快了脚步。

    徐楸手里拿着笔记本,施施然地坐了下去,一点儿也不着急。

    阶梯会议室彻底恢复安静,她有点无聊,拿手机逛了逛学校的贴吧论坛,发现又多了很多关于谢雍和季玥的帖子,有磕cp的,有匿名表白的,贴出来的偷拍照每一张单拎出来都可以称之为神图。

    须臾,会议室忽然响起一个人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走得很慢,像是在踌躇或者纠结。徐楸笑一笑,抬头迎接她可爱的主席。

    谢雍还是回来了。她早就知道他会回来的。

    谢雍这个人吧,骨子里生来就有种清廉端正的正直感,像雪山之巅不含污渍和瑕疵的雪莲,他亦容不得自己的人生和名声有哪怕一丝丝的污点——他和徐楸这样得过且过,活着只是为了各种鬼畜乐趣的神经病是两个极端。

    其实像这种在职务范围内小小徇私的事情,大到学生会主席,小到一个班的班干部,都会做。大家也都心知肚明,也都理解——平时负责各种场地工作志愿活动,必要时候拿一些名额或者奖学金,无伤大雅。谢雍如果不放在心上,就算徐楸来日果真把他曝光了,以他的知名度和社会地位,负面的声音不会太多。

    可惜谢雍自己过不去这个坎儿。从最开始他看在往日交情帮了季玥以后,这件事就一直像根刺一样横亘在他心里,若在以前没有第叁个人知道时,他尚且还可以安慰自己,但现在徇私的污点马上面临广而告之,他终于受不了了。

    他只做过这一次,他早就后悔了。

    但是对方提了那么荒唐且无理的要求,他无法理解,也做不到,所以急匆匆的走了——可是出了会议室,站在阳光下,谢雍忽然觉得,相较于被钉在耻辱柱上,他的介怀显得那么无足轻重。

    她说只有一个月而已,她说但凡他有一次能忍住不射,就算他赢,所有事情一笔勾销。

    一笔勾销这四个字太让人心动了。

    他没有经历过男女之事,也不排斥,只是一直没有遇到喜欢的人。他也知道,要射精的话,得先勃起吧?他如果对着徐楸根本无法勃起的话,她总拿他没办法吧?

    只要赢了一次就好了,只要他不勃起就好了。

    谢雍脸上含一些屈辱的隐忍,声线压抑:“……我答应你,但你也记住你说过的话,只要我有一次……就算我赢。”

    他还是说不出口那些字眼,对着一个没什么交集的异性。

    徐楸轻笑一声,好整以暇地往后靠在椅背上,脸上状似明媚的笑越来越大:“那以后就多多关照了,谢雍同学。”

    谢雍不应声,眼睁睁看着徐楸站起来,扬长而去。

    等到人影完全消失在门外,谢雍猛地重重吸一口气,失态般颓然坐到椅子上,双手抱头,深深地埋了下去。

    ————————————————————————————————————————

    徐楸回到宿舍才发现微信有新朋友申请的验证消息,头像可不就是谢雍那张风景照。

    她没有马上同意,倒是点开对方的朋友圈,谢雍没有设置什么仅叁天可见,但发的都是些学生会官方宣传活动,徐楸翻了两下就返回去了,同意了好友申请。

    对方发来四个字,“我是谢雍。”

    隔着床帘,徐楸听见外面宿舍门被打开的声音,然后是彭瑛和邬纯的说话声。

    “……呜哇,我刚才在食堂看见谢雍了,我让你回头看,你就忙着看饭菜了,等你回头人早走了……”

    彭瑛似乎没有邬纯那么热衷,“……他是你男神又不是我的,没看到就没看到呗,反正你手机里存了那么多帅照,我想看还不是随时都可以看。”

    徐楸收回思绪,回了谢雍个“嗯”字,刚要躺下——

    “……我说,那个谁没回来吧?”听声音是邬纯。

    徐楸划拉手机屏幕的指尖一顿——虽然宿舍里还有个姑娘,叫孔梓菱。但那个女生和彭瑛她们处的还可以,而且谈了恋爱叁不五时拿男朋友送的零食礼物分给她们,这种明显不尊重的称呼,大概率是给她徐楸的。

    果不然——

    “应该没有,刚刚回来灯都没开。”

    不知道谁松了口气,然后是邬纯的声音:“还好她不在,我跟你说我真是烦死徐楸了,天天跟得了孤僻症一样,吓死个人,她是不是脑子不正常啊……也不参与咱们出去逛街唱歌的活动,平时咱们聚在一起说话玩闹她也不吭声。上次,我想着她在学生会,求她帮个小忙她都拒绝,给我无语死了……”

    徐楸听着,眼神一点点冷了下去。

    什么出去逛街唱歌的活动,难道不是拿她当免费的拎包小妹和电影午饭买单的冤大头吗?聚在一起说话玩闹,五句话四句都是没营养的意淫,还有一句是说学校哪个知名女神的坏话。最最可笑的,谁管为期一周的请假条造假叫小忙?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