酌青栀 - 二真正经还是假正经 有效真香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土豆小说网


新海岸线文学

    彭瑛她们说完了才转头和徐楸打招呼:“回来啦。”

    徐楸住的混寝,跟邬纯她们同系不同班,平时除非上几百人的公开课时一起,大部分时间她都是自己一个人。

    她“嗯”一声就坐下了,彭瑛她们早就习惯她的寡言,就扭头继续说她们的了。

    “……你们说像谢雍这么优质的男生,谈恋爱的时候会怎么样呢?会不会和女朋友婚前那个……”

    “……你们有没有发现谢雍喉结特别大,我听说喉结大手长的男生那方面也很强的……”

    后面的徐楸就听不到了,她戴上了耳机,吃饭的时候要看剧。

    下午叁点徐楸午休睡醒,手机刚打开就疯了似的弹出一连串推送消息,但基本都是营销号或者app,再不然就是群通知。

    校学生会总群发布了一则群公告,通知晚上做迎新报告总结会,顺便安排一下过几天的迎新晚会工作,每个人都要去,有特殊情况提前请假。

    徐楸看着群主的头像,一张绿树成荫的风景照,土的要命,猛地一看根本不像是一个年轻人会用的头像。他发布群公告以后又发一条:“无需回复,晚上准时到行知楼会议厅。”

    隔着屏幕,徐楸都能想象到那张端庄清正的脸,会摆一副多么无趣的表情。

    生活已经这么无聊了,还要叁不五时地面对这么一个更加无聊的主席。徐楸咬咬后牙槽,心尖儿忽然开始泛一丝丝麻痒。

    她下床收拾的时候其他人还在床上,下面只有一个彭瑛在看书。彭瑛每学期都拿奖学金,是个勤奋型的学生。

    但彭瑛比徐楸稍微外向一点儿,最起码拥有自己正常的交际,徐楸则完全像个寡王,五米之内,男女不近。

    安分守己地过头了,就像个怪胎。

    徐楸拿着新买的笔记本到会议厅的时候,距离开始会议还有二十分钟,才来了不到一半的人。她就坐在阶梯教室的中间一排,从她那个角度,正好可以看见演讲台旁边坐着,正微垂着头和旁边的部长说些什么的谢雍。

    穿的很干净,是种明朗的帅气,微微一笑的时候,额前鸦黑的短发乖顺地垂着。

    会议开始以后,一般由主席做开场演讲和结语,一堆人说一堆不知所云的话,过个场。徐楸一个字也记不住,过后还要去群里看文字版的工作分配。

    会议结束以后,各干事可以陆续离场了,徐楸看见季玥被谢雍叫过去,说了什么,然后季玥就在满场环视一圈,指了指她的方向。

    其他人都在往外走,谢雍逆着人流走上阶梯,往徐楸这个方向来——她周围已经没剩几个人了,等到谢雍走到她身边,那一大片就只剩下她一个。

    贴吧和论坛提起谢雍其人,夸赞最多的是他平易近人的性格和让人如沐春风的笑——而现在,他就是这样地对徐楸笑着。

    他把笔记本还给徐楸,“……你就是徐楸?这是写了你名字的笔记本,上次拉在会议室了。”

    ——共事一年,他连她叫什么都不知道,也不认得她的脸,还要通过她的部长才能找到她。

    徐楸心里明白,谢雍或许仅凭良好的记忆力,看过他们所有人的分部名单,知道这个叫徐楸的女生在季玥手下而已。

    也是,这辈子注定不会有太大交集的人,搁在徐楸身上,她也不会费心想去认识。

    不过太可惜了,也算谢雍倒霉吧,那么重要的、见不得人的事情,被徐楸这么个闲到蛋疼的恶趣味爱好者知道了。

    徐楸的恶趣味,不多不少,越莫名其妙的东西她越觉得好玩儿,禁欲者高潮,守德者悖伦;高高在上的人卑贱如尘埃,或卑贱如尘埃的人一朝得势……

    总之是个讨人嫌的怪胎——不过现下还没人知道而已。

    她从谢雍手里接过笔记本,低眉顺眼地:“谢谢主席。”

    谢雍回一个和善的笑,刚想说不客气,却见面前寡言沉静的女孩儿出声,声音没什么起伏,“主席,那天傍晚,我都听到了。”

    谢雍微怔一下,“什么?”

    徐楸不紧不慢,在手机上划了几下,屏幕亮给谢雍看——下一秒谢雍瞳孔微缩,带着些讶异地微微后退一步。

    “你、你拍这个干什么?”

    手机屏幕上的照片,赫然就是面对面站着的谢雍和季玥,离得不算远,但也在正常同学的接触范围内。只不过季玥低着头,面露难色,再加上徐楸偷拍的角度有些刁钻,照片上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微妙了。

    但谢雍的失态只有半秒,他似乎一派行得正坐的直似的,正了正脸色:“徐楸同学,偷拍是不礼貌不道德的,况且我和季玥只是正常交际,请你立刻删除,不要给你我造成困扰。”

    真正经还是假正经啊?徐楸心里兴味更浓,但脸上不显,她看着会议厅的人都走光了,才压低了声音:“可是主席,你是不是忘了那天你和季玥学姐说了什么了,这个照片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录音了。”

    “我也没听很清楚,大概就是保送啊……名额啦……破格添加到名单上了之类的……”她笑一笑,“请问主席,这也是正常交际吗?利用学生会职位之便给心仪的女生徇私,这合理吗?”

    谢雍还算镇定,只是皱了皱眉:“你别胡说,我不是心仪季玥,我们只是普通上下级和同学关系。她成绩一向不错,只不过上学期期末有一门发挥失常没有考好才没有入选举荐。”

    “而且我只是把她添到名单里,这项工作本来就是我的职务之内,我也没有损害其他任何同学的利益。”

    徐楸敛了笑意:“漂亮话谁不会说,可就算季玥学姐有难处,你也没有损害到其他人的利益,可说到底你还是徇私了啊。既然你觉得合理的话,明年岂不是任何人求到你头上,你都能破格把他们添加到名单里,否则,不就是区别对待?”

    谢雍深吸一口凉气,这时候他看徐楸的眼神不像最开始那样和善,变得有些冷:“那你想怎么样?”

    他听出来了,她有目的,有私心。抓住了他的把柄没有立刻公之于众,而是过来跟他对峙。

    想升职吗,想要奖学金,还是明年也像帮季玥那样帮她?谢雍心里猜测着,没有注意到徐楸眼里一闪而过的戏谑。

    “我想研究研究像主席你这么优质的男人,平时没机会。”

    “她们都说你那方面很强,但是你看起来又那么正经清高。我早就想试试——最多一个月,但凡你有一次能忍住不射,就算你赢。那些东西一笔勾销哦,我也不会再找你麻烦。”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