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三炮 - 第9章 遇他也须尽低眉 镇天王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赵信因伤而穿着简朴布衣,但却隐藏不住身上那股霸气。

    不过在陈家家主陈百世的眼中,赵信只不过是在装腔作势罢了。

    一个布衣废物,也敢对他们陈家嚣张?

    陈家众人跟了进去,拖在后面的人有些疑惑,上前对陈百世说道:“家主,你看后面那些拿枪的军人怎么跟过来了啊?”

    陈百世也正奇怪呢,闹市之中可从来没见过这么多荷枪实弹的军人集体出现啊。

    “不清楚,最近刚打完仗,可能是哪位军方大人物荣归故里吧,我们不要惹他们就行了。”陈百世说道。

    陈家众人点了点头,默默收敛了几分气势。

    “爸,救我啊,他们拿刀扎我的手!”

    一看见陈百世带人进来,陈少就发了疯一样大喊。

    他从小到大都没受过什么伤,更没被人踩在脚下过。

    陈百世看见儿子受伤,震怒不已,“敢动我陈百世的儿子,我看你是不想活了!敢报姓名吗?”

    “秦海关镇天王!”龙腾冷哼一声,怒道。

    陈百世愣了一下,然后大笑,“你说他是关外那位传奇战神?”

    陈家众人也都哈哈大笑,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

    “关外战神就这啊?就一身布衣,脸色苍白如鬼啊?但凡长了双眼睛都能看出这人是个啥吧,这不是病狗吗?”陈家一个小辈大笑着嘲讽。

    龙腾眉头微皱,腰间佩刀刷的拔出,一刀划过,收刀时刀尖上已经带上了点点血迹。

    那个大笑着嘲讽的年轻人哀嚎一声,双目滚烫,立刻痛苦的跪在地上。

    “我眼瞎了,我眼睛被划瞎了!”他哀嚎着。

    “有眼无珠,不如废掉!”龙腾冷冷说道。

    这一刀将陈家众人激怒了,尤其是陈百世!

    “我陈百世纵横燕京半辈子,结交权贵无数,你们敢当着我的面对我陈家人出手?”陈百世怒吼!

    赵信沉默不语,轻刮茶杯。

    龙腾冷笑,持刀上前一步,“权贵?你可知镇天王三字在当今世上作何解?”

    陈百世表情微微抽搐,对方竟然没被自己镇住?

    “天下权贵三千万,遇他也须尽低眉!莫说你结交权贵无数,就算你陈家子弟个个如龙,他一句话也能让你陈家万劫不复!”

    陈百世不信,刚要反驳,三千精锐已到。

    “拜见镇天王!”

    三千人一起对那位略带病容的布衣男子下跪。

    陈百世大惊!

    离近了他才发现这三千人身上穿的军装袖口处都绣了飞龙穿云的纹路,这是秦海关那位镇天王专属王旗上的图案!

    “莫非……莫非真是镇天王?”陈百世慌了。

    仔细一想,闹市集结三千人众,燕京巡抚司的人为何不动?

    “你结交权贵无数,有谁与你有过命的交情,你死之后必定会为你报仇的吗?”

    赵信抿了一口茶,淡淡问道。

    “什么意思?”陈百世吞了口唾沫,眼皮狂跳。

    “有就叫来,一次性解决所有恩怨。”赵信道。

    平平淡淡一句话,却让陈百世感觉到了浓浓的死亡危机!

    陈百世嘭的跪地,咚咚咚先磕了三个响头,“我陈某微末贱民一个,求镇天王饶命啊!”

    陈家众人纷纷跪地。

    赵信眼眸微凝,“那是有,还是没有?”

    “不知我儿犯了什么错,请镇天王明示!”陈百世心理防线被击溃了。

    龙腾冷哼一声,上前说道:“苏姿言小姐认得吗?”

    陈百世立刻懂了,他看了眼自己的儿子陈杰,他面前的桌子上还放着一盒杜蕾斯和一盒性药。

    “不知苏小姐跟镇天王的关系是……”陈百世问道。

    “苏小姐是将军夫人。”龙腾冷漠道。

    陈百世的耳光仿佛响起炸雷,人直接懵了。

    怪不得苏姿言前五年拒绝权贵无数,原来她竟是镇天王的女人!

    陈少也慌了,大喊:“爸,救我啊爸!我不想死啊,你快多磕几个头,快求情啊!你认识什么大官吗,都叫来啊!”

    陈少根本不自己去求赵信,因为他知道赵信绝不会饶过他。

    他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自己亲爹身上。

    然而陈百世也捶胸顿足,毫无办法。

    “刀来!”赵信淡淡说道。

    锵!

    龙腾拔出佩刀。

    “啊!饶命,镇天王饶我一条狗命吧,我再不敢冒犯苏小姐了。”

    陈少跪在地上疯狂磕头,整个人已经癫狂了。

    赵信举刀,充耳不闻。

    “报告将军,苏家岑老太君带着苏家众人来了!”有人前来报信。

    赵信愣了一下,苏家人到了?

    陈百世大喜,岑太君来了,他儿子有救了!

    赵信是苏姿言的老公,那在岑太君面前也是晚辈啊。他在岑太君那里还是有点人情的,刚好能用上。

    “请他们进来!”赵信道。

    陈百世更是大喜,陈少也大喜,得救了!

    刷!

    赵信手起刀落,一刀封喉,然后将刀丢给龙腾。

    龙腾收刀,冷笑一声,按赵信的性格,苏姿言受如此委屈,他肯息事宁人?

    陈家父子有些愚蠢了。

    陈百世回头再看陈杰,已经是一具尸体,跪地哀嚎。

    岑太君带着苏家众人来了,一来便看见了躺在地上的陈少,个个脸色大变。

    岑太君做梦都没想到陈少今天会死。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陈百世,你怎么跪在地上?还有他们是谁?”岑太君问道。

    “赵信?你怎么会在这里的?”苏强和林宛容也来了,一眼看到了人群中身穿布衣的赵信。

    “赵信?就是那个苏姿言特意跑到宁海市找的下等人?”岑太君看了赵信一眼,声色俱厉的说道。

    苏姿言发遗言的事情他们都知道了,既然赵信在此,那么此事肯定跟他脱不了关系。

    “叔叔,阿姨,我是接到苏姿容的电话,特意过来救姿言的。”赵信对苏强林宛容夫妇客气说道。

    对岑太君等苏家一众高层,他视若不见。

    “混账,你算个什么东西,就凭你也敢说什么救苏姿言?苏姿言需要你救吗?她今晚就是过来跟陈少相亲的,是不是你逞凶打死了人?今天这里这么多军爷,请各位做主,将这个贱民当场正法!”

    岑老太君宝刀不老,拿出了豪门苏家之主的气势,义正辞严的喝道。

    龙腾眉头微皱,刚要开口,赵信却给了他一个眼神。

    此次突然上门提亲,赵信对苏家认识不够,凡事都还是想遵从苏姿言的意思。

    今天不宜处置苏家人,自己也不宜暴露身份。

    他也想看看苏家众人的嘴脸。

    岑老太君本以为自己一番话会引来众人附和,但现场却鸦鹊无声,没人理她,让她有些尴尬。

    赵信上前,微微躬身,“老太君误会了,不是我逞凶杀人,是陈家少爷在这里想对姿言行不轨之事,被这位将军撞见。陈家少爷顶撞这位将军,还要动手,这才招来杀身之祸。”

    苏家众人一惊,还有这种事?

    岑太君看了一眼龙腾,的确仪表堂堂,一身威严。

    “唉,肯定是陈少太心急了,让这位将军看不过眼。这位将军穿着便服,陈少怎么能认得身份,平日里横行无忌惯了,今天是阎王要收他啊。”岑太君低声叹道。

    苏家众人深以为然,应该就是这样了。

    “这位将军,小孩子犯的错,麻烦将军不要株连他父亲陈百世了。陈百世是我们燕京有名的大善人,老身愿为他担保,这次的事件绝对跟他无关。”

    岑太君走到龙腾面前欠身说道。

    旁边的赵信脸色一凝,急忙上前说道:“老太君,姿言今天可是差点死在这里啊!”

    “下贱东西,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吗?苏姿言是我苏家人,是死是活与你何干?她跟陈少本来两情相悦,若不是受了你这下等贱民的蛊惑,今天怎么会有这种悲剧?”

    岑太君冷冷骂道。

    龙腾脸色一沉,拇指将佩刀抵出刀鞘,杀意涌现。

    岑太君感觉到一股寒意,急忙跪在龙腾面前,“老身放肆了,怎能在将军面前大呼小叫,请将军恕罪。”

    苏家众人也跟着下跪。

    龙腾看了赵信一眼,赵信摇了摇头,然后伸手掸灰一般晃了晃。

    龙腾会意,脸色阴沉的说道:“撤!”

    陈百世跪在地上,体若筛糠,逃过一劫了?

    刚刚都给他听懵了,岑太君是怎么敢对镇天王大呼小叫的啊,难道他们苏家人不知镇天王身份?

    镇天王似乎也有意隐瞒,那自己肯定不能暴露他的身份。

    “今日事忙,过几日处分你们陈家。”龙腾临走时说道。

    陈百世心中一凉,磕头送行。

    龙腾带着三千精锐走后,陈百世也站了起来。

    苏家众人的目光则是聚集到了赵信身上,冷漠无比,尤其是岑太君。

    赵信跟苏姿言有那种关系,今日又出现在陈少惨死现场,岑太君感觉自己必须要代表苏家给出一个态度,否则他日陈家若是安然无恙,岂不是要找他们苏家算账?

    “赵信,跪下!”岑太君吼道。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