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三炮 - 第8章 苏姿言的遗言 镇天王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最近一段时间苏姿言都形容消瘦,脸色苍白,但是赵信一来,苏姿言就恢复了活泼。

    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后更是好看了许多,只是脸上还是没什么血色。

    吃过晚饭后,苏姿言精神彻底恢复了。

    苏姿容都惊讶了,她先前怎么劝姐姐都没用,现在苏姿言恢复这么快,看来真是把半条命放在赵信身上了。

    赵信告辞离去,苏姿言和苏姿容一起送他离开小区。

    “我约了闺蜜,先走了,你可别忘了晚上八点跟陈少的约会。”苏姿容道。

    苏姿言嘴角露出一丝笑容,“不会忘的,赵信都来了,我也不想让那个陈少继续纠缠我,我今晚就跟他说清楚。”

    苏姿容有些担心,她这几天听到了一些不好的传闻,便道:“把赵信号码给我,玉镯修好了我得通知他。”

    苏姿言把号码给她了。

    晚上八点,名为枫叶的情侣水晶饭店内,苏姿言如约而至。

    陈少梳着大背头,身上范思哲西庄三件套,打扮的一丝不苟。

    看见苏姿言进来,陈少的眼神直接火热了。

    果然是燕京有名的美女,这容貌,这身材,不知道脱光了抱在怀里是什么感觉。

    他都有些等不及了。

    “陈先生,你是不是订错饭店了,这里是情侣饭店。”

    苏姿言的开场白很简单,咬字也干脆利落,意思很明显,那就是拒绝陈少的追求。

    陈少脸色微变,亏他有一瞬间还觉得就算苏姿言去宁海市找过男人,他也愿意娶她呢。

    毕竟身子还是干净的。

    “订错了吗,我觉得没错啊。这里不仅是情侣饭店,上层还是情侣宾馆,对今晚的我们很合适。”陈少冷笑着说道。

    苏姿言俏脸微寒,既然对方都这么直白了,她也不想再委婉暗示了。

    “陈先生,感谢你的邀请,不过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我从来没有跟你见面的想法,也请你以后不要在外面说是我男朋友。”

    苏姿言说完便起身,准备离开。

    陈少看着苏姿言这一副冷若冰山的样子,感觉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本来有苏家的态度,他已经认定了苏姿言是自己的女人,这段时间都已经对很多圈内好友宣布了,大家都等着他拿下苏姿言的一血。

    毕竟苏姿言过去五年可是拒绝了无数的豪门少爷,征服这个女人对他来说会很有面子。

    但是苏姿言见面两句话就拒绝了自己?

    “等等,苏姿言,来都来了,多说两句何妨?”陈少站起来喊道。

    “还有什么没说清楚的吗?”苏姿言问道。

    陈少咬紧了牙,他是真想一巴掌扇在苏姿言脸上,然后把她按在沙发上就地正法!

    “你觉得一加一等于几?”陈少嘴角带着邪异笑容问道。

    “二,怎么了?”苏姿言感觉这问题很奇怪。

    “不,等于十!”陈少脸上的笑容渐渐下流起来。

    他从随身携带的挎包先摸出一样东西放在桌子上,“一盒杜蕾斯。”

    再摸出一盒奇怪的药,“加一盒伟哥。”

    “等于十次!”

    苏姿言眉头微皱,转身就走。

    啪!

    陈少追上去,直接一巴掌扇在苏姿言的脸上,“臭婊子,跟老子装什么冰山玉女?今晚你过来就是来陪老子睡的知道吗,老子明白告诉你,这盒杜蕾斯用不完你别想下床知道吗?”

    苏姿言捂着脸,厉声道:“陈先生,你没把我们苏家放在眼里吗?”

    陈少哈哈大笑,而且笑的愈发肆无忌惮,“苏家?你知道今晚是谁建议我直接睡了你吗,就是你苏家大伯苏海!

    “要不是苏海告诉我你去宁海市找了个废物拜天地,老子还真会娶了你!不过现在,你只配成为一个让我发泄的工具!

    “整个饭店我都包下了,你逃不出去!”

    苏姿言脸色苍白,嘴唇微微颤抖。

    怎么可能?

    大伯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不信!”苏姿言道,苏家现在是她唯一的依靠。

    如果今天连苏家都不帮自己,她能走的只有一条死路,因为她绝对不会允许自己被这种人渣轻薄!

    “不信啊,不信你打电话出去,随便一个苏家人都行。”

    看见苏姿言这种挣扎反抗的表情,陈少反而不急了,甚至坐下来喝了杯红酒。

    苏姿言越挣扎他越兴奋,越绝望就越刺激。

    苏姿言立刻打电话给大伯苏海,想问问发生了什么。

    然而电话关机。

    打给二伯苏浩,电话关机。

    打给奶奶岑太君求救,电话关机。

    关机。

    关机。

    关机。

    她能联系上的所有苏家高层全都关机,就好像所有人都在暗中看着这里一样。

    整个苏家都默许今晚她被陈少轻薄!

    苏姿言心中有股强烈的羞辱感和绝望感,苏家以前是她的大树,现在树倒了。

    她咬着嘴唇,看着正在淫笑的陈少,哭了。

    她一把抢过桌上的一把餐刀,比在自己脖子上,然后拨通了妹妹苏姿容的电话。

    苏姿容正在跟闺蜜聊天,突然接到苏姿言电话,但电话里响起的第一句话却是陈少的声音。

    “苏姿言,你他妈想自杀吗?”

    这句话直接把苏姿容吓的脸色苍白,她知道出事了。

    “姿容,姐姐走了。我没勇气给赵信打电话,你帮我告诉他,说我对不起他,尽管他从尸山血海中爬出来走到我面前,我却不能跟他一起走下去。告诉他,没有我,以后也要往前看。”

    苏姿言语气中充满了绝望。

    苏姿容吓哭了,“姐姐,别做傻事啊,你还有我啊,还有爸妈啊!”

    “对不起你,对不起爸妈,对不起……”

    电话里突然没声音了。

    苏姿容大哭,她的闺蜜也急了。

    “冷静!只有我能救姐姐了。”苏姿容强行镇定下来,大脑飞速运转。

    苏姿言肯定是绝望了才打给她说遗言,结合这几天她听到的传言,苏姿容知道求苏家肯定是没用的。

    那没人了啊!

    “对了,赵信!”苏姿容立刻拨通了赵信的电话,死马当活马医吧!

    赵信刚好赴一位燕京官方高层人物的宴,就在那个情侣水晶饭店附近。

    “呜呜呜,姐夫,快去救姐姐,姐姐都跟我说遗言了!”

    电话一通,赵信的脸色就变了。

    “哪里?”

    “枫叶水晶饭店。”

    “我立刻过去!”

    地方不远,赵信车都没上,直接从马路横穿过去,立刻闯进枫叶水晶饭店。

    门口有人挡,但根本拦不住赵信。

    刚进门,赵信就看到苏姿言手中的餐刀被人打落,然后拼了命用头去撞墙。

    服务员吓坏了,立刻去拉,然而苏姿言还是撞了上去。

    “姿言!”赵信大喊一声。

    “疯女人!”陈少脸色难看无比,大声吼了一句。

    赵信上前查看苏姿言,已经晕了过去,但幸好没有生命危险。

    “你他妈谁啊,苏家的?”陈少走到赵信面前,态度傲慢的说道。

    赵信将苏姿言拦腰抱起,眼神中充满杀意。

    他看了一眼桌上放着的杜蕾斯和性药,立刻明白了。

    上次在宁海市苏姿言说过,家里人逼她相亲,对方是豪门公子,姓陈。

    “老子问你话呢,是不是苏家人?是苏家人就把人送到楼上1102房,别乱摸啊,这是我女人。”

    陈少看见苏姿言这么果断的寻死,受到了冲击,想坐下来喝几杯酒平复下心情再上去睡苏姿言。

    “你姓陈?”赵信冷冷问道。

    陈少上下打量了赵信几眼,“你他妈到底是不是苏家人?苏家人会不认识我?算了,不管是不是,把人送去我开的房间,我马上要办事。”

    此时此刻,龙腾得知情况,带着五六人也冲了进来。

    “带三千兵来,今晚我要血洗陈家!”赵信怒吼道。

    龙腾都吓了一跳。

    跟随赵信多年,他自然知道赵信这种语气代表着什么。

    上次有一位敌国将军俘虏了赵信的一个亲信,在阵前当众虐杀,赵信就是这样的语气。

    后来赵信屠尽了敌军近万人,一个活口没留。

    赵信抱着昏迷的苏姿言往饭店门口走去,陈少站起来大喊:“你他妈不想活了,带老子的女人去哪儿?”

    龙腾一脚踩在陈少的胸口,皮鞋的鞋尖顶住了陈少的下巴。

    “别浪费我们时间,把你能叫的人都叫来,一次性了结!”龙腾冷声喝道。

    他知道赵信做事一向干脆,不喜欢拖拖拉拉,也不喜欢以后有苍蝇再来打扰。

    “你他妈跟老子装什么呢,又是血洗我陈家又是让老子叫人的。”陈少怒吼道。

    龙腾一刀扎穿了陈少的手掌。

    “啊!你他妈给老子等着!”陈少意识到不对,立刻打电话叫人。

    赵信抱着苏姿言走到饭店门口,苏姿容和闺蜜刚好出现,急的大哭。

    “带你姐姐去医院,等会儿我过来看她。”赵信道。

    苏姿容赶紧点头,然后立刻带着苏姿言上车赶往医院。

    赵信站在饭店门口点了根烟,一身杀气尽藏双眸之中。

    几分钟后,陈家的人先到,个个气势汹汹。

    “就他妈是你对我儿动手了?”一个中年老头儿霸气无比的对赵信吼道。

    赵信没理会,抬眼看了看他们后方,三千荷枪实弹的精锐部队已经到了。

    “进来受死!”

    赵信说完,转身进了饭店。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