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三炮 - 第7章 赵信上门拜访 镇天王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赵信脸色还有些苍白,那一场大战对他的身体造成了极大的影响,如果动作过大,身上的血口甚至还会崩裂。

    不过正常行走倒是无妨。

    苏姿言一家住在一个高档小区,赵信提前下了车,步行过去。

    第一次上苏姿言的家,赵信心中还有些紧张。

    毕竟在他们一家的心目中,自己这个宁海市的下等人可是耽误了苏姿言整整五年呢。

    他此行带了两份礼物,一份青石玉雕,古朴霸气,是他早年在战场上杀敌缴获的战利品。

    样式虽古老,但年份够久,经过鉴定是一个小国千年前王室的信物,放在宅中有辟邪镇宅的功用。

    当然,这只是迷信的说法,赵信送这个,只为让苏姿言的父亲随手把玩。

    赵信虽随意,但此物价值起码在一个亿以上。

    至于苏姿言的母亲,赵信准备了一对玉镯,上等的特种和田玉,价值也在千万以上,跟青石玉雕一起缴获的。

    赵信提着两个礼盒,因伤只能穿着宽松简朴的服装,慢慢向苏姿言家走去。

    苏姿言因为大伯苏海来家里嘲笑了家人一番,被劝动了,从房门出来,在院子里拿着花洒给花草浇水。

    她不想让父母因为自己再承受压力,决心今晚亲自过去见陈少,当面拒绝他。

    院门响起按铃声。

    “姿容,去开一下院门,可能是奶奶又叫人来了。”苏姿言温声细语说道。

    苏姿容知道姐姐不想见奶奶派来的人,穿着拖鞋就去开院门了。

    “你是谁?”苏姿容看见面前这个脸色苍白的人非常面生,问道。

    “我叫赵信。”来人道。

    苏姿容眼珠子瞪得溜圆,啊的惊叫一声之后就关上院门跑了回去。

    “谁啊?”苏姿言问。

    “见鬼了,赵信来了,脸色苍白的跟个死人一样,诈尸了!”

    这句话惊动了屋子里的苏强和林宛容,他们拦住脸色大变的苏姿容,“谁来了?”

    “他说他叫赵信!”苏姿容看到父母这才镇定了一些。

    苏强夫妇出门,此时苏姿容已经冲到了院门处,打开了院门。

    两人四目相对,苏姿言灰暗的眸子第一次有了光彩,整个人像是突然活了过来。

    赵信微微一笑,“我说秦海关事了,必定上门来娶你,我来履行诺言了。”

    苏姿言紧咬苍白嘴唇,嗯了一声,紧紧抱住了赵信。

    “我就知道,你不会死的。我就知道,我就知道!”苏姿言泪如雨下,这种失而复得的巨大喜悦胜过世间一切。

    赵信全身肌肉紧绷,苏姿言的动作让他的伤口崩开了一个小血口,不过他没推开苏姿言。

    “五年前那一晚我们都没死,没你的允许,谁也要不了我赵信这条命。”赵信温柔道。

    抬眼看,一对夫妇和苏姿容正看着自己,赵信便没有再伸手去抱苏姿言。

    “叔叔阿姨好,我是赵信,今天特来拜访。”赵信微微鞠躬说道。

    “活的啊。”苏姿容喃喃自语,上下打量了赵信一眼。

    苏强的酒劲还没下去,此刻脸色大变,“怎么回事,姿容,你不是说宁海市烈士榜上有三个叫赵信的吗?”

    苏姿容被吓住了,支支吾吾说不出话。

    是有三个叫赵信的啊,可谁知道这个赵信偏偏没死呢。

    关键是英雄榜上也没有,怪事。

    赵信略微一听就懂了,微微一笑,“那种榜单上只统计少将军衔以下的人,我不在上面很正常。”

    林宛容早就恨死了这个下等人,闻言之后冷笑着说道:“那意思是你的军衔还在少将之上?”

    赵信不卑不亢,“略有地位。”

    可以说很谦虚了。

    然而林宛容和苏强却不这么认为,只觉得赵信太不要脸了。

    “口气这么大,你莫不是镇天王吧?”林宛容阴阳怪气的说道。

    赵信微微一惊,本来第一次上门,不好这么高调,但没想到被猜到了,便顺势承认了下来。

    “是我。”赵信道。

    说完还想谦虚几句,却没想到苏强直接歪着嘴吐了口痰,“你他妈干脆直接说你是玉皇大帝好了!”

    “我算是见识了,有这么厚的脸皮,怪不得把我们家女儿哄的茶饭不思。”林宛容也翻着白眼说道。

    赵信表情尴尬,但并未动怒,只是有些僵硬的笑了笑。

    “爸妈,你们行了,赵信第一次上门,伸手不打笑脸人啊。”苏姿言皱着眉头说道。

    苏强一口火气提上来,他不仅要骂,他还准备动手呢!

    林宛容看了眼苏姿言的病容,终究还是心疼自己女儿,拉着苏强说道:“算了算了,我们苏家毕竟是大户人家,姿言说的有道理,伸手不打笑脸人。再说了,这件事你还想不想解决?在自家解决总比在外面解决好多了啊,出去聊多丢人啊。”

    苏强觉得有道理,让赵信进门了。

    看赵信手上拿着东西,林宛容表情不屑的笑了笑,“还挺懂事,知道买东西过来。”

    赵信回过神,立刻将送给林宛容玉镯子双手送到她面前,“这是送给阿姨的。”

    而后又将装着青玉石雕的盒子送到苏强面前,“这是送给叔叔的。”

    “我呢?”苏姿容嘟囔着说道。

    赵信表情尴尬,“我不知道姿言还有个妹妹,不好意思,下次肯定补上。”

    苏姿言瞪了苏姿容一眼。

    苏姿容撇了撇嘴,不过看在赵信态度这么好,她就不计较了。

    赵信亲手送礼,然而林宛容和苏强却连打开看一眼的想法都没有。

    苏姿容好奇,先打开了林宛容面前的礼盒。

    苏强开始点烟。

    啪!

    苏强把打火机往桌子里一撂,“你直说吧,这次上门要多少钱。”

    “啊?”赵信有些疑惑。

    “啊什么啊,你不会真以为凭你这个废物能娶我们家姿言吧?现在我还能跟你谈钱,等会儿我不高兴了,直接让人废了你!”苏强恶狠狠的说道。

    林宛容也冷着脸看着赵信,“我老公年轻时候可是跟地下圈子各路大佬都打过交道,你别觉得我们在吓你。姿言是什么身份相信你知道了,你配不配得上心里应该有数。报个数吧,大家脸上都好看。”

    苏姿言紧紧攥着裙角,她想为赵信说句话,但是身体太虚弱了,有心无力。

    只能偷偷内疚。

    上次她去宁海市大闹婚礼,庄雪都病成那样了,可是待自己却那般好,赵信上门却连一个正眼都没得来。

    “叔叔阿姨,我想你们误会了,我今天来是先拜访一下你们二老,明天我会在万福楼正式下聘迎娶姿言。”赵信道。

    “嚯,你他娘连万福楼你都打听到了,谁告诉你明天有人在万福楼宴请我们苏家的?是你吗苏姿容?”苏强吼道。

    苏姿容被吓了一跳,手中的特种和田玉手镯掉落在地,摔碎了一只。

    “不是我,我也是刚刚见到姐夫。”苏姿容说道。

    “瞎说什么,谁是你姐夫?这个废物也配?”林宛容使劲儿掐了苏姿容一把。

    苏姿容吃痛,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赶紧低头去捡碎掉了的玉镯。

    “捡什么捡,等会直接扫进垃圾桶,也不是什么稀罕东西。”林宛容没好气的说道。

    赵信看了一眼碎掉的玉镯,目光跟苏姿容对上片刻,苏姿容眼神抱歉。

    赵信意识到今天上门可能不太合适,气氛太僵了,便起身准备离开。

    明天万福楼见,一切就都明白了。

    苏姿言忍了很久了,看到赵信起身准备走,终于忍不住了,“爸,妈,赵信特意上门,还带了礼物,总该吃个饭再走吧?”

    “吃什么吃,让他滚!留他多待片刻我都觉晦气!”苏强吼道。

    “那我也不吃,反正快饿死了,今晚哪儿也去不成!”苏姿言倔强的说道。

    苏强和林婉容都知道苏姿言是在用今晚跟陈少的约会来威胁他们,想了想,还是先稳住苏姿言吧。

    晚上见了陈少,她就知道这个赵信有多不值一提!

    “我去做饭。”林宛容起身去做饭。

    赵信一直很尴尬,也趁机去院子里点了根烟,苏姿言则是去洗澡换衣服了。

    她还叮嘱苏姿容看住赵信,别让爸妈把他赶走了。

    苏姿容跟着来到院中,紧紧看着赵信,手里拿着碎掉的玉镯拼凑。

    “不好意思啊,把你送的东西弄碎了。”苏姿容找了句话聊。

    她对赵信的印象不好不坏,但起码不是街上那种流氓痞子,算是超过自己的预期。

    “没关系,也不是很值钱。”赵信淡淡道。

    在他看来,几千万的确是小钱。

    “我给你找人把它粘好,我可不想欠你什么。”苏姿容撇着嘴说道。

    她拍了张碎掉玉镯的图片给自己一个好闺蜜,那个闺蜜家里是做玉石生意,能修这个。

    不一会儿,那个闺蜜发来回复信息:“姿容,你这个手镯哪里得到的?我给我爷爷看了,他说从断口的纹理看这很有可能是产自异域的一种特种和田玉,现在这种玉石世上已经没有了,这可能是稀世珍品!”

    苏姿容愣了一下,而后淡淡一笑,回了条信息过去:晚上拿给你,不过要让你爷爷失望了,这是地摊货。

    要是稀世珍品,赵信能这么淡定?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