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三炮 - 第5章 天价聘礼 镇天王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苏姿言像是暴雨下池塘里的荷叶,在连番的摧折下有些站不稳,但始终未倒地,答案依旧唯一。

    “我婆婆是赵信母亲庄雪。”

    苏姿言的妹妹苏姿容看着姐姐被这么打,急的大哭,“奶奶,求求你别打了!你不是要姐姐去相亲吗,姐姐脸都被你打烂了,还怎么相亲啊?”

    老太太有些心肌梗塞,连番用力也有些气喘,脸色苍白的坐回了座位。

    “快,老太太犯病了,送去医院!”有人大喊。

    临走之时,有人还对苏姿言放下狠话:

    “苏姿言,生在苏家,这就是你的命,你反抗不了!”

    被打的时候苏姿言没哭,但是听到这句话,眼泪却夺眶而出。

    要不是心中太过绝望,五年前她也不会独自去寻死。

    “姐姐,你好傻啊,你为了谁啊,为了那个赵信吗?”苏姿容呜呜哭了起来,抱紧了苏姿言。

    “你这五年心心念念的人就是那个宁海市的下等人赵信?”苏姿言的父亲苏强问道。

    “他的名字叫赵信,不叫下等人赵信。”苏姿言道。

    “鬼迷心窍!”苏强冷哼一声,摔门而去,他要去看老太太。

    苏姿言的母亲林宛容心疼的看着自己女儿,“到底是什么男人能让你苏姿言看上眼,变得这么死心眼儿啊!你这死丫头,你就嫁个权贵能怎么样啊,那位陈少爷条件很不错了!”

    “我是嫁人,不是嫁金银,不是嫁身份。妈,你别劝我了。”苏姿言擦了擦眼泪说道。

    林宛容唉声叹气,对苏姿言的心疼转化成对那个赵信的浓浓恨意。

    在她心中,赵信就是一个擅长蛊惑女人的混混儿,一个一辈子在社会底层混的废物,根本不配跟他们家苏姿言谈情说爱,更别说结婚了。

    此时此刻,秦海关外。

    赵信换上军装,统领三军。

    这最后一战,全球为之震动!

    胜,则炎国百世太平!

    败,则炎国水深火热!

    各种高科技装备在先前的对战中都耗尽了,这最后一次决战,没有飞机大炮,只有明晃晃的钢刀!

    赵信骑马立于阵前,镇天王的鲜红王旗猎猎作响。

    “三军听令!”

    “有!”

    “今日决战,只许前进,不许后退!国土,寸土不让!”

    “只进不退!只进不退!只进不退!”

    三军将士齐声怒吼。

    阵前,二十国联合军的将领满脸讥笑,“炎国曾经何其强大,如今不过是我等联合军脚下的蝼蚁,随时一脚踩死。”

    “不仅踩死,还得用靴子踩着搓几下。”另一个敌国将军说道。

    “挫骨扬灰?”

    “让他万劫不复!”

    “先破秦海关。”

    “再破他京都!”

    “瓜分土地,怎么分?”

    “均分?”

    “均分!哈哈哈哈哈!”

    “冲!”

    “冲!”

    众多敌国将领默契十足,哈哈大笑,谈笑间,仿佛炎国已经是他们的囊中之物。

    战鼓响,赵信执长刀进,冲锋在前!

    杀疯了!

    血战十天十夜,血流成河!

    关外平原上,十天后下起了雨。

    战事结束后,炎国第一时间来现场拍摄的随军记者冒着大雨记录:

    二十国主力战将无一幸免,全都战死!

    我军以三万众杀敌十五万众!

    ……

    通讯机器传来响动,随军记者立刻接通,准备向指挥部传达第一手消息。

    左右看了一眼,不知如何开头,突然看见一杆王旗在暴风雨下猎猎作响。

    “尸山血海中,只有一杆王旗屹立不倒,那是我们炎国镇天王的旗帜。”随军记者说道。

    这句话,成了边疆传回国内第一份战场讯息的新闻标题。

    炎国举国欢庆胜利!

    镇天王再次封神,登顶全球战神榜首!

    二十国的主力战将被证明全都是死在他的长刀之下!

    平原近战,镇天王三万精兵正面杀敌十五万,震慑天下!

    这等战功,震古烁今!

    “胜了,只是……他还活着吗?”

    燕京苏家之中,这些天一直守着电视新闻的苏姿言紧紧的捏着拳头,玉白修长的手指被捏的毫无血色。

    苏姿容在家里蹦蹦跳跳的举着小国旗欢呼,看着姐姐这么紧张,停了下来,她知道姐姐在想那个宁海市大头兵赵信的死活呢。

    说实话,苏姿容认为赵信死了。

    三万人杀敌十五万已经是逆天战绩,要想在这么惨烈的战斗中活下来,个个都得是上天眷顾的神人吧?

    苏姿言觉得赵信好,苏姿容可不觉得那个人有什么特殊的。

    “姐姐,明天军方会统计伤亡名单,然后在各省市张榜公示的,要我去帮你看看吗?”苏姿容说道。

    “明天我亲自去。”苏姿言说道。

    第二天一早,苏姿言又去了一趟宁海市。

    此次名单不在网上公示,只按籍贯在对应省市张贴,苏姿言要第一时间得知赵信的消息。

    苏姿容担心姐姐,就一起跟去了。

    宁海市共有二十处贴榜的地方,全都围满了人。

    榜单分两边,一边是英雄榜,一边是烈士榜。

    英雄榜上是生还者,烈士榜上不必多说,是为国捐躯者。

    苏姿言先看英雄榜,心提到了嗓子了,怕失望。

    赵信榜上无名。

    苏姿言的心脏咯噔紧缩了一下。

    “肯定是没统计到。”苏姿言暗自说道,咬着牙看了烈士榜。

    榜单上至少有三名烈士叫赵信。

    “啊!为什么!为什么!啊……”

    苏姿言身子一软,蹲在地上嚎啕大哭。

    苏姿容搀扶着恸哭的苏姿言,表情复杂。

    她看了眼烈士榜单,足够赵信死三次了。

    “唉,姐姐,节哀顺变吧,他毕竟只是个普通人。”苏姿容说道。

    周围人看见苏姿言这么年轻,纷纷上前安慰,唏嘘不已。

    苏姿言和苏姿容当天就回了燕京,苏姿言把自己关在房门里,不吃不喝。

    “贵贱不分,我怎么养了这么个东西!”苏强怒道。

    林宛容揪心的来回踱步,很担心苏姿言的身体。

    苏姿容端着饭菜,试探性的敲了敲苏姿言的房门。

    与此同时,某军区医院之中,一个昏迷近一周的男人醒来。

    “咳咳……”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声,带着血迹。

    “镇天王已醒!”一直在床边守候的护士激动的喊道。

    整个秦海关为之震动,全体军中高层全都前来参拜!

    赵信随手拿过一份报告,稍微看了几眼便放了下去。

    他胜了!

    “请镇天王安心静养半月,二十国受降仪式即将开始,届时二十国代表将跪拜在您面前,亲手递交降书,并与我炎国签订战后协议!”

    赵信手下四大天王之一的龙腾少将说道。

    “我昏迷多久了?”赵信问。

    “一周有余。”

    “安排一下,我要去燕京一趟。”赵信起身,又咳嗽了几声。

    “将军,您最好还是……”龙腾紧张万分的说道。

    就算是神,经历这么一场大战也需要修养吧?

    “受降仪式我不参加了,至于修养,我回去修养也是一样的。我答应过一个人,秦海关事了,回去下聘娶她。”赵信道。

    龙腾不再多言。

    “末将遵命,这就安排回国行程。为了您的身体尽快恢复,请允许我将军区这十八位国医带上随行。”

    赵信深吸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出发之前,给燕京那边通知一下,让他们替我备一份聘礼送往苏家。聘礼丰厚一些,那位苏小姐值得我给她所有。”赵信道。

    龙腾领命,立刻联系燕京巡抚司。

    得知是镇天王亲自下聘,燕京最高官方机构内所有官员全都不敢懈怠。

    当天,苏家收到一份神秘人送来的天价聘礼。

    “现金十个亿!”

    “金条一千三百一十四根!”

    “十大珠宝奢侈品牌卡地亚、蒂芬尼、enzo、oxette、宝诗龙、bulgari、御木本、graff、gejensen、波米雷特最热款各一套。”

    “名酒若干。”

    “全球限量20辆豪车迈巴赫landaulet一辆。”

    ……

    就算苏家在燕京算是豪门,此刻也受到震动了!

    堪称恐怖!

    何人能下如此聘礼,又是要娶谁?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