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三炮 - 第4章 新娘换人 镇天王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苏姿言这才看出庄雪脸色很差,看她向自己走过来,急忙扶住了老人。

    “能不能等我几分钟,我跟我儿子说说话,你等我们出来再走好吗?”庄雪道。

    苏姿言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跟我进来!”庄雪把赵信喊回了屋子。

    苏姿言独自留在院子中收拾东西,招来柳欣一家白眼。

    “哪里来的贱女人,竟然上门找男人,没看到别人都要结婚了吗,你爸妈怎么教你的?”李萍不客气的骂道。

    柳欣也一脸怨恨,就差一步啊!

    苏姿言不了解情况,心中愧疚,没敢还嘴。

    “我怎么看她有点眼熟啊,好像在网上见过。”围观的人群中响起一道声音。

    “啊,我想起来了,燕京苏家的千金!豪门之女啊,经常在各种商业活动上亮相呢!”有人认了出来。

    柳欣一家十分惊讶,燕京苏家,那可是大豪门,这个女人竟然是苏家千金?

    柳欣感觉到了危机,论容貌和家世她都远远比不上苏姿言,万一真被抢走了怎么办?

    “你好贱啊,来跟我抢老公,你赶紧滚啊!我婆婆都要病逝了,我跟我老公是在完成她临死前的愿望,你留在这里是想让老人走的不安生吗?”

    柳欣恶狠狠的说道,还扇了苏姿言一巴掌。

    苏姿言本来就自觉理亏,知道庄雪的病情后更是惶恐不安,原来自己闯了这么大祸?

    “对不起,我不知道,我马上走。”苏姿言含着眼泪,准备出门。

    “混账东西!”

    此刻屋子里忽然响起庄雪的骂声和一道巴掌声,紧接着门打开,赵信脸上挂着五道指印,对着已经走到门口的苏姿言喊道:“苏小姐,可以进来一下吗,我娘想见见你。”

    苏姿言看了一眼柳欣,顶着他们一家的白眼,最终还是点了头。

    赵信站在门外,冷眼看着柳欣一家人,这让他们一家极为不安。

    五六分钟后,门再次打开,苏姿言满脸通红,“赵信,阿姨让你也进来。”

    小院中,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儿。

    尤其是柳欣一家,他们心中有股十分不好的预感。

    如果不是最后一丝攀附权贵的心作祟,他们都想直接逃走了。

    再过十分钟,赵信搀扶着庄雪出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庄雪身上。

    “妈。”

    “亲家母。”

    “亲家母。”

    柳欣一家喊道。

    庄雪颤抖的指着柳欣,对赵信说道:“刚才她打了小苏一巴掌,你给我打回来!”

    “妈,你在说什么啊?”柳欣急了。

    啪!

    赵信一巴掌扇在柳欣脸上。

    庄雪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围观众人唏嘘不已。

    此时,穿着另一套新娘服的苏姿言局促不安的从门内走出,粉面含羞,美如画卷。

    这一套,是庄雪这几年自己做的,也许是天意吧。

    “重新拜天地,这次总不能再骗我了吧?”庄雪问道。

    赵信看了羞怯的苏姿言一眼,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儿子不敢。”

    苏姿言脑子里天旋地转,虽然感觉这样很仓促,但是她知道如果这时候不拜堂,自己会后悔一辈子。

    “一拜天地!”

    ……

    柳欣一家站在那里眼睁睁看着新娘换人,个个呆若木鸡,心中满是绝望。

    尤其是柳欣,脸上的巴掌印依旧火辣辣的疼。

    礼还没成,他们一家就跑了。

    一天后,庄雪病重去世,临终前拉着赵信和苏姿言的手放在一起,是带着笑去的。

    宁海市全城挂了三天白绫。

    “娘的后事已经料理完了,我还要去秦海关一趟。从秦海关回来,我就上苏家正式提亲。亏欠你苏家的礼数,我会一一弥补。”赵信道。

    苏姿言并不知赵信身份,心中有些担心,但还是点了点头。

    赵信走后,宁海市恢复正常,各种新闻开始重新正常播报,其中最令人关注的便是秦海关那场世纪决战了!

    柳军想着赵信,看到这种新闻就想关电视,但突然从电视中得到一个消息,那就是这几日镇天王并未离开秦海关!

    “妈的,被那个狗日的骗了,他不是镇天王!”柳军怒道。

    李萍和柳欣赶紧凑过来看新闻,果然,新闻里说镇天王根本没离开秦海关,还亲自部署战斗呢!

    “昏了头了,这种时候镇天王哪有时间回乡啊!退一万步说,但凡他是个排长连长,那也不可能在这种决战时刻回乡啊!赵信就是个废物大头兵,还是个逃兵!”李萍赶紧说道,顿时念头通达。

    柳欣也突然笑了,幸好自己没嫁给赵信,原来是假货啊。

    “肯定是那个赵信不知道用什么方式得到了苏家千金的青睐,是苏家动用关系封了全城,配合那个废物演戏,给他争面子呢!”

    柳欣说道。

    一切谜团都解开了!

    赵信做这出戏,就是为了羞辱自己一家!

    柳欣眼神阴寒,她要报复!

    信息时代,网上查信息很方便,苏姿言是燕京豪门苏家的人,网上信息很多,柳欣很轻易的就查到了。

    在知道苏家一直让苏姿言去相亲拯救家族这个信息后,柳欣大喜,立刻匿名通知了苏家。

    苏家全族大惊!

    “苏姿言这个混账东西,竟然送上门去跟一个废物拜堂成亲了!”

    “立刻派人去接把她带回来,上次她放了陈少爷鸽子,幸好陈少爷没放在心上。这次就算是故技重施,再次下药,也要让她妥协!”

    “享受了二十多年家族带给她的利益,现在也该是时候让她回报家族了!”

    苏家高层立刻达成一致,立刻下令让人火速赶往宁海市!

    苏姿言亲自送走赵信之后,将庄雪生前的小院里外打理了一下,然后悄悄回了燕京。

    回家的时候她还是拉着自己的行李箱,不过里面比来的时候已经多了一样东西,一套庄雪亲自做的新娘服。

    她跟苏家的人错过了。

    回到家中,苏姿言风尘仆仆,却不知苏家最高掌权者岑太君已经带着一众高层在她家里等待了。

    苏家是燕京的老牌豪门,是苏姿言的爷爷亲自创立的,当年苏老爷子在燕京名头很响,甚至挂了不小的官职。

    只可惜,苏老爷子英年早逝,苏家如今只是表面光鲜,实际上已经在一流豪门的队伍中快待不下去了。

    岑氏是苏老爷子的原配,现在已经快八十了,燕京有头有脸的人都喊她一声岑太君。

    啪!

    “贱人,还笑的出来,要不是有人打匿名电话通知我们苏家,我还不知道你这小贱人竟然上门去找男人!”

    岑太君一巴掌狠狠扇在苏姿言脸上,怒道。

    岑太君旁边站满了苏姿言的其他长辈,叔伯婶姨,个个看罪人一样看着苏姿言。

    “确实够贱的,老太太在燕京给你找了多少豪门贵公子你不要,反而千里迢迢赶去一个小地方找男人,还拜天地了?”

    “老太太,你可得好好问问,这苏姿言的处女之身还在不在。要是不在了,可就成了不折不扣的贱货了。”

    两位卷发的中年妇女摆着臭脸对老太太说道。

    老太太脸上满是震怒,对苏姿言质问道:“你们洞房了没?”

    苏姿言紧咬着嘴唇,她很想反抗,负气的说一句洞房了!

    既然嫁给了赵信,身子给他也是很正常。而且只要这么说了,老太太等人就会觉得她失去价值,不会再逼迫她了。

    只是……

    庄雪刚刚过世,如果传出赵信在母亲过世的时候竟然跟新婚妻子洞房享乐,对赵信名声不好。

    赵信是孝子,不能让他受到世人指点。

    “婆婆刚刚去世,我跟赵信守礼,没有洞房。”苏姿言说道。

    老太太嘴角露出微笑,“这还差不多。”

    旋即脸立刻板起来,“以后注意改口,那样的下等人你也心甘情愿叫婆婆?记住,你的婆婆只能是陈少爷的母亲!这几天你必须给我打扮的漂漂亮亮的,陈少爷对你很感兴趣!”

    苏姿言抬起了头,美目之中满是倔强,“奶奶,我嫁人了,我婆婆是赵信的母亲庄雪。”

    “贱货,还敢顶嘴?说,你婆婆是谁!”岑太君一巴掌狠狠扇在苏姿言脸上。

    苏姿言嘴角渗出一丝血迹,双目晶莹,但还是很倔强,“我婆婆是赵信母亲,庄雪!”

    啪!

    啪!

    啪!

    “是谁?”

    岑太君愤怒的连扇苏姿言巴掌,怒不可遏的问道。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