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三炮 - 第2章 封城大婚 镇天王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1g小说网读者排名榜

    看到赵信回来,李萍脸色大变。

    “李阿姨,看来你每个月都来的很准时啊。”赵信冷笑着说道。

    如果不是怕母亲庄雪担心,赵信会立刻一掌劈死李萍!

    李萍意识到自己已经无法狡辩,干脆豁出去了,“来的准时怎么了,又不是我要来的,是你娘求我来的。”

    “求你?”赵信眼眸中透出杀意。

    庄雪咳出一大口血,用哀求的语气说道:“李萍,你知道我的情况,可能没几天了。赵信好不容易回来一趟,这婚事就别拖了吧。”

    赵信心有不忍,他知道自己母亲可能也就这几天的寿命了。

    她为这桩婚事委屈了自己好几年,为了让她无所遗憾,赵信就算是按着柳欣的头,这个婚礼也要举行。

    李萍却冷笑一声,“想要娶我女儿,你儿子也配?”

    庄雪表情茫然,“李萍,你怎么能反悔!我把儿子寄回来所有的钱都给你了,你怎么能够出尔反尔!”

    “我出尔反尔?我们家当初说的是你儿子如果能拿出一百五十万彩礼,婚约才作数,你们拿的出来吗?”李萍翻着白眼说道。

    “可是我已经给了你们家一百多万了啊!”

    “谁看见了?有字据吗?”李萍表情得意,逼问道。

    庄雪被气的大声咳嗽,又吐出一大口血,颤抖着手指向李萍,当即昏死了过去。

    “娘!”赵信目眦欲裂。

    将庄雪扶进屋子之后,赵信掐着李萍的脖子顶在门上。

    “我娘身体已经这么差了,你们一家还要骗她的钱,我本该灭你一族!不过看在我娘那么喜欢柳欣的份儿上,我可以给你们家一个机会!

    “明天举办婚礼,如果能哄我娘开心,我可以从轻处置你们一家人。如果你们不识抬举,等我娘百年之后,我要你全族陪葬!”

    脖子传来窒息感,李萍慌了,赶紧答应,“好好好,你先放开我。”

    嘭!

    赵信松手,李萍重重跌倒在地上。

    “今夜我会布置全城,明天举办婚礼!婚礼若不成,我给你们全家准备灵堂!”赵信怒道。

    李萍吓的脸色苍白,赶紧往门外跑,嘴里喊着赵信是个疯子!

    李萍走后,赵信立刻联系宁海市巡抚司。

    “封城七日,全城挂红!无我命令,街上不能有一车一人。沿街设万座酒席,明日我大婚!”

    宁海市巡抚李建民大惊,竟然是那位镇天王亲自下令!

    一令能动百万师,边境封神,如今更是亲自主宰着炎国最后一次世纪决战胜利的关键人物。

    他要大婚?

    “下官必定办到,明日,宁海市万民同庆!”

    是夜,宁海市灯火通明,全城轰动!

    柳家之中,李萍惊慌失措的跑回家,跟丈夫柳军和女儿柳欣说了在赵信家里发生的事。

    “什么,那个丧家之犬回来了?还要逼婚?”柳军大惊,更是大怒!

    “爸,妈,我死也不嫁那条丧家之犬。再说我已经有男朋友了,身价上亿,你们给我摆平!”柳欣极为嫌弃的说道。

    “他赵信算个什么东西,本以为他会死在战场上,没想到他竟然当逃兵回来了!明天他如果逼婚,我找人将他乱棍打死!”柳军怒道。

    柳欣闻言这才露出几分笑容,“那我也打电话通知秦江,让他明天来接我。我要让那条丧家之犬看看,我柳欣找的男人比他优秀千万倍!跟他的婚约,是我一生的耻辱!”

    “我也通知赵信他父亲赵全,当年婚约是我跟他立下的。今日赵信回归,我让他亲自处置一下他这个逆子!”柳军道。

    一家人商量完,彼此一笑,开始上桌吃饭,提前庆祝解决赵信和庄雪这桩麻烦。

    电视打开,全是紧急通知,吸引了一家人的注意。

    “封城七日,万民同庆!”

    “明早六点之前,所有人家必须贴喜字喜联!”

    “所有私人活动全都禁止,家中停火,沿街设万民宴,共贺大喜!”

    ……

    电视台循环报道,每家每户更是受到巡抚司专线电话通知,强制执行。

    柳军喝了一口小酒,啧啧感叹,“好大的排场啊,不知是哪位高官大喜!”

    “封城贺喜,万民同庆,我若能嫁这等人物,这辈子死而无憾。”柳欣冲到门外看千家万户张灯结彩,眼中异彩连连,暗自说道。

    可惜,她知道自己这辈子没这个福气。

    如果不是这两年从庄雪那里搜刮来一百来万去整了个容,混进一个高档酒会结识了现在的男友,她恐怕真的会嫁给如赵信那般的无名之辈。

    求上得中,柳欣心中也满足了,只要不是赵信这种下等人就好了。

    翌日清晨,千家百户的人都走上街头,站在街道红线之外,准备看看是谁结婚能弄出这么大的排场。

    柳家门外,柳欣一家三口等的分外焦急,害怕赵信比秦江和赵全等人先到。

    幸好,秦江先露头。

    “亲爱的,你怎么不把你九百多万的豪车开过来啊。”柳欣娇嗔道。

    秦江哈哈一笑,“不敢啊,昨夜有人封城,命令所有车辆今天不准上路,我们这些有钱人更是被重点通知。这次的人物不简单,还是谨慎点好。”

    柳军听完赶紧点头,“所谓民不与官斗,除开官家人物,秦江在宁海市已经是人中龙凤。谨慎没有错,秦江未来必成大事!”

    秦江得意,柳欣亦是心喜。

    李萍左右看了一眼,她现在倒是有些期待赵信那个丧家之犬赶紧来了。

    “哟,赵信他亲爹赵全来了!”柳军大喜。

    赵全脸色阴沉,但在看到柳军一家后还是微笑打了招呼。

    “我一封书信送到边境,让他返乡替母收尸,没想到他竟然还心心念念你们家柳欣。这逆子虽然早就被我赶出家门,但给你们家造成这么大的困扰,实在是抱歉啊。”赵全叹息道。

    柳军淡淡一笑,“赵全兄弟客气了,你我多年兄弟,我怎么会怪你呢?只要你等会儿亲自打断赵信的腿,让他给我们家欣儿磕头道歉就行了。”

    “不在话下!”赵全立刻应下。

    众人进屋等候,刚一坐下,门口开来一辆喜车。

    赵信西装笔挺,皮鞋锃亮,破门而入。

    “那个丧家之犬来了,竟然还敢开车,不知道巡抚司的铁令吗,简直不要命了!”柳军惊呼道。

    其他人也都纷纷站起来,赵全在前,第一个冲出门去。

    “逆子,还不跪下道歉!”赵全怒道。

    赵信双拳紧握,没想到七年的时间竟然没让他有丝毫内疚。如今母亲病重,随时可能离世,他竟然还在这里阻拦自己完成母亲最后的愿望!

    柳欣也走上前,冷冷一笑,“赵信,你就不要做白日梦了。我早就有男朋友了。秦江可是宁海市首屈一指的权贵,我们下个月就要结婚了,我劝你死了这条心吧。”

    赵信眼眸中透出杀意,“既然早就有男朋友了,为何还要收我的娘的钱?我远在关外,你难道不知那些钱是给她养身体用的吗?”

    “你娘那身体还用养吗?早该死了的人了!再说了,那钱是她自己送上门来的,谁也没逼她。”李萍翻着白眼说道。

    赵信闻言,最后一次强压住心头的怒火,“若不是我娘为了这桩婚事筹划已久,我岂会上门来娶柳欣这等女人?最后问你们一句,是要进喜堂,还是进灵堂!”

    “赵信,你好大的口气,竟敢对我准丈母娘这么说话,是没把我秦江放在眼里吗?”一旁的秦江大怒。

    一声令下,数十人冲上前,围住了赵信!

    赵信深吸了一口气,“我给足各位机会,既然不领情,休怪今日红绸换白绫!”

    众人冷笑,就凭一条丧家之犬,也敢大放厥词?

    然而就在秦江的人要对赵信出手的时候,门口一阵脚步声响起,数百个荷枪实弹的武警冲了进来。

    众人大惊,全都不敢动!

    就在赵信要动手的时候,一人冲进喊道:“报告将军,您母亲病危,召你速回!”

    赵信脸色一变,再顾不得其他,夺门而出。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